生活保健室:任何人都能創造社區的幸福

2020-05-04・為媽媽上菜

文‧攝影/李宜芸‧財團法人好家宅共生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

編按:互助福址委員會2020年預計與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合作,培訓「生活保健室」種子老師。期待透過本文介紹日本「生活保健室」的案例,找到更多與社區連結的可能性。

崛田先生因被富山縣眾多先行者的實踐感動,開了二手書店「古本なるや」。
生活保健室(暮らしの保健室)是日本居家護理師秋山正子女士以英國瑪姬癌症關懷中心為目標,在2011年於東京新宿區商店街中的一間空屋,開辦居家醫療、癌症諮詢業務,希望居民可以在沒有心理負擔的情況下,隨時走入諮詢。生活保健室除了提供講座、諮詢服務外,也是公部門、居家醫療據點與社區間的「橋梁」,更重要的是希望培養社區居民互助的力量。

「透過聚集在此的人,彼此互相協助,從中培養自立能力。」秋山女士在《居家照護孕育的力量》中說道。不同於以往醫療、公部門機構單向的知識傳遞,生活保健室則透過傾聽,了解社區長輩生命故事後,鼓勵並協助他們規畫未來生活及資源運用。自2011年後,生活保健室在日本各地遍地開花。

休息聊天的咖啡店 也是長照醫療據點
我在3年前造訪了神戶的和諧咖啡(なごみカフェ),親身體認到生活保健室在社區中的意義。

和諧咖啡招待來客的地方,就是屋主的客廳,中間兩張大桌,一角是廚房。屋主是黑田女士,擁有照顧管理專員的資格,6年前開放了自家客廳,並與經營Home Hospice的松本京子女士共同營運這個空間。

她們的生活保健室以咖啡廳的樣貌出現,任何人都可以造訪,減輕居民造訪的心理負擔,只要發現居民有需求,就能馬上補足,不受規範限制。例如鄰居家裡臨時有事,需要臨托長輩怎麼辦?「讓長輩來這兒喝咖啡就好了呀!」松本女士特別提到,「照顧是日常生活中的事!」

來到和諧咖啡的客人是社區中的長輩,也有居家護理師、在宅醫療醫師、物理治療師等,他們時常在訪視的過程中,經過生活保健室休息。這裡儼然成為一個醫療、長照與社區的據點。

一位奶奶坦言,雖然住在社區數十年,但直到和諧咖啡開了後,她才有機會認識身旁這些鄰居,「獨居後,很需要這樣的空間能夠聊聊天、交換資訊。」若有生活、醫療、照顧上的煩惱,好像都能在這裡輕鬆地提出,而黑田、松本女士,甚至常常到訪的護理師、醫師,都能協助解答。而且長輩為了來咖啡廳見見朋友,還需要畫淡妝塗口紅,要互動也要動腦、動嘴,更能避免衰弱、老化。

產生互助共生的「心力量」
在日本,有不少像這樣提供自己的空間讓周圍鄰居聚集休閒的案例。這些據點未必使用「生活保健室」的名稱,開放的空間不盡相同,卻擁有同樣的核心精神--希望重新找回鄰里間互助關懷的力量,幫助有困擾的人們解決問題

我原以為,這些解決煩惱的「解憂咖啡店」是不是一定要有「專業背景」才能夠經營?後來又認識了把自己家中閒置的會議室空間開放給社區居民聚會的中山女士。常說自己只是歐巴桑的她,因為照顧父母覺得孤單,退休後創造了「暖心南礪」,許多社區居民在這裡上課、互動,聊聊生活上的煩惱,彼此支援。小小的空間卻發揮了極大連結的力量,甚至上達醫院院長、市長,讓人們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創造社區幸福的。
 
基金會董事們拜訪暖心南礪。 

我去年造訪位於富山縣的濱海小鎮。店主崛田先生自職場退休後開了二手書店「古本なるや」,開放讓需要的人每天來這裡傾訴煩惱。他認為,如果像這樣的「居場所」(註1)四處都有,大家可以去的地方變多了,似乎很好。

不管是生活保健室還是各種形式的居場所,這些體制內外實踐都是希望促成社區間人與人的連結,透過彼此支持的力量,來解決居民的各式煩惱。從這幾個案例可以看到,「生活保健」未必是重點,而是有個讓任何人都能造訪的空間(不管是自宅或者小店),友善、雞婆的靈魂人物,才是讓社區開始產生連結的關鍵。

2019年再次造訪富山,為是宮森咖啡的新書發表會。新書發表會上滿滿都是宮森咖啡的「粉絲們」。其中一個粉絲回饋:「一起連結人與人。雖然有技術與知識的人很厲害,但是比起任何事,更重要的還是人跟心吧。」

註1  日本社區互助網絡據點,如咖啡館 、餐廳、單純的民宅等,凡願意提供社區 居民照護、交流、活動等功能的地方,均可稱為「居場所」。

和諧咖啡隱身在住宅區一幢極為普通的民宅中,外頭只有一個木牌標示「暮らしの保健室」。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