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遊菜菜子

2014-02-01・生活提案

文.圖/菜好

說來真要感謝與主婦聯盟的因緣,讓我在一年半前踏入菜菜子實驗農園這個小具規模的種菜學園。在接觸農作之前,從未想到自己在中年之際會變身成為一名手戴白手套、頭戴斗笠,身穿百花服隱身在草菜之間,頂著寒風烈日,揮舞著鋤頭或是耙子、鏟子之類的小工具,享受著自我與大自然之間學習與探索身心靈的饗宴。

仔細想一想種菜的好處,以身體健康來看,文靜的我平日並不會主動積極的鍛鍊體能,但是因為種菜的關係,無形之中磨鍊健壯的體質,健保卡早已久未動用。另外身為家中食材把關者的我,從第一年只是不敢在市場中買菜,到第二年漸漸「看」得出蔬菜種植過程添加了什麼,不論賣家說得天花亂墜都沒有用,因為答案就是長在它臉上啊!

除了個人生活上有形的影響,我覺得菜菜子的兩位老師在課程上的彈性自由,以及由淺入深的方式,都讓我這個重新做學生的人感覺自在快樂。前陣子邀請友人來我的田畦參觀玩耍時,朋友在小小的田畦間來回穿梭,自然而然也看了一下左右前後同學的園地,然後不斷的問我:「這個XX,為什麼這鄰居這樣種?」連發好幾問,這些問題本來都是我習以為常的,一時之間竟無法回答。同時也讓我思考到,為人父母的,我有沒有尊重到孩子的學習呢?從外而內層層蛻變,大地孕育萬物,同時也隱含了許多的人生道理,觀察植物的一生,他讓我反思人的一生,很多以前認知的大道理,好像都不斷重新定義。莫非這就是淵明之樂啊!

事實上,種菜也有世俗的一面,那就是口腹之慾。沒有吃過自己種的菜,還不知道青菜的真滋味啊!再加上進入菜菜子的魔女練功坊之後,利用課間的午餐共食時間,老師、學姊們各個身懷絕技,看來隨意的小品料理,都讓我讚歎不已。寫到這裡,忽然想到,我是不是該追上進度,來去做刈包了?每年冬天我們都會用自己種的大芥菜做酸菜,做了酸菜就想吃刈包,尾牙有自製酸菜和刈包可以吃,真是太幸福了!(作者:北南分社社員,菜菜子學員)
 

原刊登於2014年2月125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