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的家,共同努力

2014-08-06・生活提案

文/王瑞聰 圖/李欣倫

▲餵妹妹喝奶餵到爸爸睡著了。

一般而言,對於家事多少帶有性別意識的區分,但在不同的家庭裡,重新依實際生活需求分工,而有了新的想像。

如果把「家事」定義為所有在家裡面必須處理的那些大小雜事,那在我們家只要是和錢相關的由太太處理,其他都是身為家庭主夫的我的責任。當日文老師的太太賺取絕大部分家用,而我負責其他所有的家事,包括孩子們的所有事。

從五年前開始,我成為家庭主夫,現在哥哥(兒子)將上小學一年級,而妹妹(女兒)將上幼稚園大班。因為哥哥之前得到異位性皮膚炎需要照顧,加上妹妹出生,本來想創業的我就先留在家裡照顧兩個孩子了。

責任的實踐不分性別

M-201408-131-p2703-400

▲有了揹巾,抱著孩子還是能做家事。

當妹妹還小時,總是一邊用揹巾晃著妹妹入睡,一邊拖地或摺衣服。妹妹睡了放在床上後,就陪剛剛自己在玩的哥哥讀書。下午就帶兩個孩子去公園或小學操場或爬或跑。兩個孩子同時在睡覺時,就趕快跟著一起睡,或撐著做一些必須做的事。等孩子大到能一起玩了,我的角色除了全時間的保母,更多時間是擔任孩子的「成就的欣賞者、規矩的制定者與仲裁者」。與兩個孩子長時間相處的好處是我變得更有耐心,也更會用簡單的話說大道理。

周遭對我有其他積極想像的人們,以言語或眼神表達了對我的選擇的不認同。但是也有不少朋友,尤其是也曾擔任家庭主婦一職的朋友們,能夠認同一個有孩子的家庭需要有人照顧孩子,而那個在家的人是爸爸或媽媽都好。不論別人怎麼說,我只有一個要負責的對象,也就是我的太太。

M-201408-131-p2704-600x450

▲王瑞聰在雙和站為入社說明會解說。(圖/王慧玲)

如果說我能夠在家庭主夫這個位置上為家人做出貢獻,並且能抽出時間擔任主婦聯盟合作社的理事,為更大的夢想盡一份力,是因為太太能給我肯定與支持,與適時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她相信我能給孩子正確的教育、要求生活規矩、照顧他們的健康與安全。

而在一般家事上就是重點性的要求,例如有朋友來訪前,家裡一定要乾淨整潔,其他時間只要不要太糟就好。在不影響孩子並且能照顧到她的心情、陪她聊聊天的前提下,她期待我能夠為這世界做些好的貢獻,當然啦,如果能賺點收入養活自己更好。不只是作為回報的心情,我其實一點都不希望讓她擔憂家事,並支持她在上課、備課之餘發展興趣,希望她能漂亮、快樂且均衡地活著。

M-201408-131-p2702-600x450

▲一次抱著兩個孩子。

有些朋友生了孩子後,猶豫或煎熬在「自己的孩子想要自己帶,但是又覺得經濟負擔不了,或者個人發展受限」之間。真的很遺憾,現今的經濟情勢,或者社會發展,並不友善想要生孩子的家庭,更不友善想要自己帶孩子的家庭。誤打誤撞的我們,經濟上仍是拮据,但是我們相信會越來越好,孩子也跟著我們一起生活。希望有一天我們的社會能夠支持父母陪伴孩子長大。

家庭主夫日記

暑假的第一天,家庭主夫的早晨到中午是這麼開始的。

一、「爸爸我肚子餓!」「好,我起來了。妹妹,今天開始放暑假,妳還是要這麼早起床嗎?」早餐是把冷凍的吐司拿出來蒸了一些,塗上花生醬、草莓醬,用果汁機打了一大杯豆漿,用八顆蛋做了一盤醬油炒蛋。

二、好像好久沒換床單、被套了,雖然不知道下午會不會又下大雨,還是拆一拆去洗吧。

三、用我的光腳丫確認後,兩個孩子的房間混雜著皮屑、頭髮、食物碎屑的地面鋪層有點太厚了,要拖地了。

四、「昨天買了洋蔥,冰箱有絞肉,剛好有番茄罐頭,我們中午來吃義大利麵吧。」

五、「兩個小朋友,你們吃完早餐後,把這些晾好的衣服衣架子拆好收整齊,然後開始摺衣服。」

六、「啊!是誰把積木放在這裡,踩到很痛耶,說好要物歸原位的,給你們十分鐘,把客廳地板上的玩具全部收到箱子裡去,不然我就拿掃把來掃。」

七、「要聽我讀書可以,要等我把碗洗完,你們先玩一下玩具,等等,你們先把衣服摺好。」

八、「好,星期五我們去自來水園區玩,媽媽昨天說她那天有空可以一起。」

九、「義大利麵醬太酸嗎?嗯,我覺得還好啊,不然你們就把給你們的那份吃完,我不會再加了。木瓜吃光,那沒得選。」

十、「你們現在自己玩一下,我答應人家要寫一篇文章,給我一點時間,否則我就麻煩了。」

他們還要在家裡待一整個暑假呢。(作者:第五屆理事)

原刊登於2014年8月131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