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進一步減少農藥─巡訪生活俱樂部稻米產地

2014-08-11・芋頭田裡的一日

文/日本生活俱樂部生協連合會 譯者/溫慧雯 圖/張雅雲

▲遊佐町JA庄內綠農協農友7月時拜訪宜蘭稻鴨米農友,了解台灣稻榖收成後進倉烘乾儲存作業。由左至右為施宏昇、佐藤秀彰、陳晉恭、佐藤一之、那須芳文、陳文連。

回到二○○八年,日本生活俱樂部生協連合會早在此前發生的平成稻米騷動時,面臨全國性的缺米危機(註1),當時僅有一個稻米產地─遊佐町,事件之後拓展為六個產地,也透過當地農民的努力朝向更艱難的減農藥栽培標準,以實現區域整體的環保農法。

終於,又到了秋意盛濃的時節,來自千葉縣旭市農田的新米已經送到。十一月份開始,生活俱樂部的稻米就要全部換成新米。超市裡也供應標示著有機、減農藥等文字的稻米。以此文向社員報告生活俱樂部目前稻米供應的狀況。

生活俱樂部六大稻米產地

按照生活俱樂部自主標準規範確實生產的稻米。

生活俱樂部的稻田遍布在山形縣遊佐町、岩手縣一關市、栃木縣黑磯市、長野縣伊那市、千葉縣旭市以及北海道潼川市。為什麼需要六個產地?這源於十三年前發生的「平成稻米騷動」。

當時,生活俱樂部的稻米產地是以山形縣遊佐町為中心。那年的冷夏造成全國稻米欠收,米糧從超市、零售店失去蹤影,到處是想要買米的人潮。那時,生活俱樂部多年來已表明要持續食用遊佐的稻米,社員也曾到遊佐參與插秧、割稻等產地交流活動,與遊佐町農協(現經合併改名為JA庄內綠遊佐分店 ,註2)建立了深厚緊密的連結,也長期供應了一定量的稻米。但令人遺憾的是,供應量未能滿足社員的需求。

氣候異常與暖化已是全球性議題,因為冷夏、集中性豪雨、乾旱及病蟲害而導致稻米欠收,不再是令人驚訝的事。因此生活俱樂部重新檢討集中於一個產地的合作關係,決定擴展為全日本六個產地,在確實掌握稻米的產時、產地、生產者、栽培方式、碾米處、裝袋與運送方式之後,進行共同購買。無論哪一個產地,所選擇的農家都以生活俱樂部所訂定的「自主標準」為基礎農法,並且呼籲周圍農家也參與這樣的形式,以此達成區域整體(地域ぐるみ)的環境保護。

山形縣遊佐町(JA庄內綠)─共同開發米部會

當地農家有一千二百戶,其中五百戶是生活俱樂部的生產者。農藥使用為一般標準的一半以下是理所當然的,更有以無農藥栽培為目標,使用一般標準的五分之一而種植的稻米。

生活俱樂部與山形縣的合作始於一九七一年。一九九二年,由生活俱樂部的「遊YOU米」生產農家組成共同開發米部會(註3),並在區域整體的層次上致力提倡減少農藥與化學肥料的種植方式。遊佐町農家戶數為一千二百戶,其中五百戶是生活俱樂部稻米的生產者。

這五百戶農家,全數達到嚴苛標準,種植稻米時僅使用山形縣許可的「一般栽培標準農藥用量」的一半以下(註4)。進而在二○○二年,部分農家以此標準為基礎,挑戰三年內持續堅持無農藥栽培。這種以區域整體為形式的環保農法實踐,刺激了許多農家;致力於以一般農藥使用次數(十六成分次數)五分之一以下的三成分次數、五成分次數(註5)來種植稻米的農家,近年來不斷增加。

眾人的努力不僅於此,共同開發米部會還種植飼料米(與生活俱樂部的豬肉生產者合作),並持續推動種植大豆,做為生活俱樂部味噌與醬油的原料;從二○○八年開始亦投入種植食用油原料的菜籽。這些努力致力於提升糧食自給,阻止外國與跨國企業對於糧食的支配,捍衛糧食自主權。

岩手縣一關市(JA岩手南)─都里夢米(どりいむまい)協議會

八十一位農友在山谷間嚴苛的自然條件下進行減農藥栽培,以栗駒山清流培育一關米,此地也是生活俱樂部糯米的產地。

生活俱樂部目前推廣的,是活用山谷間風光明媚的自然環境與良好水質(栗駒水系)種植出來的稻米。然而,如此良好的自然環境並非一定對稻米種植有利。

以一關市山谷地區為中心擴散開的合作生產者團體都里夢米協議會的農地,由於受到冷冽水源與特有的山背風(註6)等影響,又處在容易遭受病蟲害的土地,因此稻米收成量比平原地區少。處於如此嚴峻條件下的都里夢米協議會,持續挑戰以岩手縣一般稻米栽培標準農藥用量十六成分次數一半以下種植稻米。這正是勤懇與周圍農家相互溝通,並以區域整體形式持續推動驅除化學合成藥劑所獲得的成果。

栃木縣黑磯市(JA那須野)─飽食(どではら)會

以日本國內屈指可數的清流培育稻米,生產者團體飽食會的三十位農友進行減農藥栽培,二○○八年只有使用栃木縣標準的一半,他們不間斷地將農藥與化學肥料從廣大的農田裡驅趕出去。

此地稻田的特徵與一關米的產地相同,利用清流的水源培育稻作。灌注稻田的那須連山潛流,是日本屈指可數的良好水質,不僅栽培生活俱樂部的黑磯米(註7),也供應美味與富含風味的蔬果。

生活俱樂部結合了栃木縣開拓農協的力量,共同購買該區域種植的高麗菜與小黃瓜。目前,飽食會致力於以栃木縣一般稻米栽培標準農藥用量十六成分次數一半的八成分次數進行種植,蔬果種植也是依據生活俱樂部的自主標準。飽食會在一九九七年成立,原文どではら是方言「吃很飽」之意,與生活俱樂部的合作於二○○八年邁入第十八年。

長野縣伊那市(JA上伊那)─宮田、東春近地區

在稻田裡設置小型自動氣象數據採集系統,阻止長久以來使用農藥種植稻米、將噴灑農藥的無人直升機趕出該地區!

長野縣伊那市的宮田村與東春近地區,正推廣以九成分次數用藥量來種植稻米,比長野縣一般稻米栽培標準農藥用量還要低三成分次數。此地供應生活俱樂部上伊那阿爾卑斯米(上伊那アルプス米),供應量占產量的比例,從二○○七年的五十%提高至二○○八年的七十五%;這全靠合作的生產者號召,也是生活俱樂部的社員能夠持續利用的成果之一。這項合作關係始於一九九三年,由生活俱樂部神奈川(註8)的合作開始。

二○○八年發生一件激勵人心的喜事。在農家邁入高齡化、勞動力不足的產地,為了提高病蟲害防治與除草效果,常使用無人直升機噴灑農藥,生活俱樂部的產地也不例外。無人直升機的確讓高齡者能持續種植稻米,但於此同時,高濃度農藥對環境造成的影響也引發擔憂。經過諸多討論之後,上伊那地區採取預察方法,在農田裡設置自動氣象數據採集系統,在發生病蟲害之前就有所察覺,成功阻止了無人直升機。

然而,這項措施並沒有得到所有農家的歡迎。當預察系統發出病蟲害警報時,農家就必須將農藥噴灑到農田裡,因此至今仍有農協社員向JA提出希望恢復使用無人直升機。即便如此,減少農藥的理念已從「點」擴展至「面」,朝向形成區域整體的共同意識,與生活俱樂部合作的農家也持續邁向減少農藥使用。

千葉縣旭市(JA千葉綠)─旭自主開發米部會

唯一的早熟米(早場米)產地,最早可自九月開始供應新米。四十三位農友進行減農藥栽培,同時也挑戰飼料自給。

旭市與以漁獲聞名的銚子市相鄰。當地的農田是由旭自主開發米部會與生活俱樂部始於一九八三年的合作。生活俱樂部千葉與旭市農協之間合作共同購買是雙方緣分的開始,之後一九九五年共組為自主開發米部會,二○○五年開始成為生活俱樂部連合會的合作產地。千葉縣的一般稻米栽培標準農藥用量標準容許使用至十四成分次數,但部會卻持續推動種植十成分次數以下的準自主開發米,以及七成分次數以下的自主開發米。

旭市種植轉作飼料用作物的生產者也參加自主開發米部會。至今持續推動的是,將收割稻作發酵後製成牛隻飼料,也就是發酵粗飼料(whole crop silage,註九),二○○八年開始亦著手推行飼料米;預計將發酵粗飼料提供給生活俱樂部的牛乳生產者,而飼料米則提供給雞蛋生產者旭愛農生產合作社。

北海道潼川市(JA潼川)─蜻蜓會

挑戰高度潔淨米(高度クリーン米)。三十八位農家所使用的農藥是北海道栽培標準的一半以下,自二○○八年開始更以四分之一做為標準。

在北海道種植稻米時,農藥用量規定為二十二成分次數,與生活俱樂部合作的蜻蜓會則將之降至十成分次數,自二○○八年起協議統一為更加嚴格的五成分次數。位處寒冷氣候的北海道空曠平原,這些農家決定對長出來的雜草視而不見,且認為即使因病害而減少收穫量也是不得已的事。如果是個人決定的事,責任全數由個人承擔,然而三十八人的共同意識則顯示出蜻蜓會對於減少使用農藥的強烈決心;他們進而致力於生產以三成分次數種植的高度潔淨米,且不斷累積嘗試錯誤,以期更加提高稻米生產水準。

就在蜻蜓會的成員加入JA潼川時開始了販賣米事業,同時也成為了生活俱樂部不可或缺的產地之一。除了菜籽油原料的菜籽之外,同時也是小麥、大豆、蕎麥的供給基地,為生活俱樂部的主要加工食品蕎麥麵提供原料。蜻蜓會種植稻米,守護著地區農業,同時成為糧食自給的基盤,在反對跨國企業基改大豆與菜籽的行動上,扮演重要角色。

譯註

註1 本文譯自〈生活クラブのコメ産地─進む、さらなる農薬削減〉。http://seikatsuclub.coop/activity/20081104.html。原文刊登於2008年11月4日。

註2 JA庄內綠屬於綜合農業合作社(JA為Japan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之縮寫,簡稱農協),日本的農協共計708個。農協將農民所生產的米、蔬菜等販賣給消費者,也從事農藥販售、共濟(保險)、信用(銀行)、厚生(醫院)、農政等事業。另外,農協以都道府縣為單位推動事業,進而擴大到全日本。分散的農民個體力量微小,農協的使命便是集結地區、縣,以及全日本的農民,增加農民的力量。(譯自JA庄內綠分店長佐藤秀彰的來信。)

註3 共同開發米部會:由遊佐的生產者、生活俱樂部的社員、生活俱樂部以及農業專家共同組成,運作方式是生產者向社員提案,社員透過學習相關知識並參與討論,在部會中共同決定生產方法、使用何種農藥、肥料、稻米品種或飼料用米等,以及決定供應社員的稻米價格。部會中也開發食用方法(經過多次嘗試,發現將80%的真正中[どまんなか]米與20%的一見鍾情[ひとめぼれ]米混合後口感與風味最佳),以及從事其他相關研究(如活用地區內的資材製作肥料)。若以一般米的種植方式,每公頃農地可收穫約6,000公斤,但使用共同米開發部會的耕作方式,收穫量則為5,400公斤。目前遊佐的總水稻田面積約3,000公頃,其中種植供應生活俱樂部的「無農藥栽培遊YOU米」面積約20公頃、「遊YOU米」面積約1,300公頃。(資料來源:JA庄內綠分店長佐藤秀彰。)

註4一般稻米栽培標準農藥用量是以「成分次數」表示,例如,使用含2種成分的農藥噴灑8次時,即以2×8=16成分次數來表示。2014年山形縣許可的用量是20成分次數。

註5 遊佐因雜草問題實在過於嚴重而不得不使用3成分次數、5成分次數來防治。生活俱樂部也有供應無農藥栽培的遊佐米,售價約25,000日圓/60公斤,而以3成分次數、5成分次數所種植的稻米在價格上並未加以區分,約16,000日圓/60公斤,但供應順序是以3成分次數米為先,5成分次數米為後。當年度未利用完的米,即成為儲備米,如果下一年度米收足量,儲備米就會用於加工(酒、味噌、醬油等)。(資料來源:JA庄內綠分店長佐藤秀彰。)

註6 山背風即越山吹來的風。

註7 2011年生活俱樂部的稻米產地中,栃木縣的黑磯米不但產量較前年度減少,且因鄰近發生福島核電廠事故,雖然生活俱樂部生協連合會公布的輻射量檢查已證明為未檢出,但社員的利用意願明顯降低。當年度受到颱風影響,遊佐也無法提供足夠數量的米給生活俱樂部,而決定供應原本預留為自家食用的米。就在此時得知黑磯米滯銷的共同開發米部會,全員贊成購入黑磯米,他們抱持的想法是:「若收穫的稻米真有問題,滯銷是很自然的,但事實並非如此卻賣不出去,這不管是發生在遊佐還是黑磯,都是一樣讓人煩惱的事。」雖然種米農家吃其他產地的米是前所未聞的事,但遊佐農家此舉的確減輕了自家食用米不足的問題,以遊佐米交換黑磯米的方式解決了雙方的困境。(資料來源:生活俱樂部網站、JA庄內綠分店長佐藤秀彰。)

註8 2014年尚包含與關西地區生活俱樂部4個支部(生活俱樂部大阪、生活俱樂部京都L.COOP、生活俱樂部奈良、生活俱樂部滋賀)合作的滋賀縣龍王稻作經營研究會所種植的龍王(竜王)米。自2013年秋天開始,S.COOP大阪也加入利用,希望能夠達成關西地區六個生協的集結利用,推動關西圈稻米主產地之形成。(資料來源:S.COOP大阪網站。)

註9 亦譯作青貯料、青貯稻草。

原刊登於2014年8月131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