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心悸動的二十五周年紀念生活材

2014-06-09・社內大小事

原文/具明淑 譯者/楊喬卉

韓國民友會先是女性團體、後籌組合作社的模式,加以近年來發展出的單協數量與規模之間與「連合會」的關係,將能提供主婦聯盟合作社朝向「分社分立,分區自治」的參考。尤其韓國民友會在二○一三年一年之內以高效率完成更名為「韓國幸福中心」,其中的轉折與溝通,更值得在推動分社社員自主性分立的討論中,在同時顧及民主與效率之時,所應學習的。二○一四年六月十九至二十一日,韓國幸福中心生協將來台與主婦聯盟合作社分享組織分權化的進程與挑戰,他們今年邁入第二十五周年,且讓我們先行閱讀來自韓國的訊息(註1)。

二○一四年,幸福中心生協迎向第二十五個年頭。裝著陪伴社員們二十五周年的生活材(註2)的福袋,是和幸福中心生協長期合作共事的生產者,以及社員們所利用的生活材。

所有生產者對幸福中心生協來說,都是一個個寶貴的存在,一個個的生活材也是如此地彌足珍貴。因為那是伴隨社員們至少超過二十年,甚至二十五年以上的生產者和生活材。了解生產者背後辛勤的汗水,對社員們來說,會更有意義。

自二○○○年後,有機農作物的市場,以每年二十%的速度在成長。根據韓國農漁村經濟研究院的資料顯示,光二○一三年就有將近三兆二千億元的產值。看了一本名為《協同合作真好》的書,我才知道,二○一三年加入生協的人數有六十萬人,超過總人口數的一%。可以買到有機農產品的地方,也變得多元化。從大企業經營的有機賣場,到具有一定規模生協所經營的大型賣場,甚至連十坪左右的小型賣場都有。

剛開始加入幸福中心生協時,想在首都圈外找間有機賣場都很困難,現在則是每個地方鄉鎮的住宅區,都有生協或是有機賣場的進駐。社員人數從一九八九年的二百二十人開始,不知不覺中,就突破了三萬人次;產品也變得多樣化,從原先的十三個產品到一千七百多個產品;店面更是拓展到了二十二家。

幸福中心生協也不全著重在有機農作物方面而已。從吃的東西到城市環境等,只要是涉及到市民的生活起居環境,都是我們關注的範圍。我想,這也和關心生態環境的人變多,起了一定的影響力有關。

我是二○○二年成為社員的。我的學弟妹、朋友們都是韓國民友會生協的社員,所以我才會認識生協。雖然我加入的動機很單純,但那個時候,剛好我家小孩正為過敏性疾病而吃盡苦頭,也是我在尋找病因及對策的時期。

我思索著,會不會是我生活的環境,以及現今整體環境的問題?在我入社後二年,也就是二○○四年,由於中國生產的毒水餃事件,引發一陣軒然大波。食安問題成為重要的社會議題,而逐漸抬頭。

和孩子們去參觀產地後,我了解到農藥的弊害。加入社員至今,買過的生活用品,從米、豆腐、豆芽菜,到有機蛋等,十隻手指頭數也數不完。我想,對社員們而言,生協是走向世界的通路,也是健康的生命線。

從利用生協,再到生協裡工作,一晃眼,就過了十二個年頭。針對食安問題,和社員、生產者們共謀,開發替代方案來解決問題,也曾有過無法百分之百讓眾人滿意的情況。當然,也因為給了我很多與眾不同的樂趣,才會和生協、社員以及生產者們持續至今。每當和堅守自己信念與理念的生產者見面時,我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還要來得激昂,並且感到十分的驕傲。

加入社員沒多久,曾收過送來的小南瓜,竟然只有手指般大小的荒唐經驗。之後去拜訪小南瓜的產地,聽完解說,我才知道,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利用生協的原因。第一次吃到不含添加物的魚板;研製出真正好吃的鮪魚並供應上市,這些都讓我很開心。

生產者首度提出不要用玉米餵豬;出現了用草取代玉米去飼養乳牛;募集到災害救助金,轉交給受害農友時,聽到的感謝話語;和女性生產者一起笑、一起摟著哭;在種有本土種子的田地裡除草之餘,吃著國產的玉米當點心,都是我在幸福中心生協工作的期間,所經歷過最幸福的事了。

二○一四年是幸福中心生協創立二十五周年來,意義最為深刻的一年。

為了讓社員們平日用的生活品,能更廣為人知,所以舉辦了「二十五周年福袋」的活動。正因為這二十五年來,生產者揮灑著樸實的汗水,以及先前社員們的付出與貢獻,今天的我們,才能擁有這麼有價值、有意義的東西。我真心地感謝他們。

一想到往後的二十五年也能和更多的社員在一起,並成為更幸福的幸福中心生協時,我的心,又再次激昂。也請各位能一起共襄盛舉「讓心悸動的二十五周年福袋」的活動,因為它是二十五年來,充分被「認證」過的生活材。(作者:首爾生協常務理事)

編按

註1 本文譯自:구명숙,2014年4月29日,〈가슴을 뛰게 하는 행복중심 25주년 기념 생활재〉。www.happycoop.or.kr/?p=13747。

註2 原文中的「재」是財貨之義,譯文中統一使用「生活材」,源自於台日韓亞細亞姊妹會大會中,相關文獻皆以生活材為共通用語,代表產品、消費材等相關用詞。

原刊登於2014年6月129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