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ㄚ的新兵日記

2013-03-31・本土農糧 麥田與雜糧守護

文。圖/廖明德

我是一隻來自宜蘭三星的鴨丫。剛剛過去的冬天,宜蘭下了好久好久的雨,又濕又冷,讓我們這群鴨子待在養鴨場裡,吃飽了就不想動,睡在泥濘的地上,肚腹上的毛也弄濕了,睡得不安穩,而且無聊透頂。太陽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露臉呢?

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四週大正在換毛,老天總算放晴了。今天主人要帶我們第一次下田,也算是新兵訓練,大家好興奮,終於可以擺脫陰霾,撩進田裡大展身手,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就要在田裡操練了。

可別小看我們這群鴨子新兵,我們可是主人精挑細選的生力軍,不能近視,不能軟腳,外加活潑好動、勤奮賣力,才能獲選入列,維繫「稻鴨米」的好名聲。有的肚腹還沾著濕泥的新兵,還得先洗過澡,曬乾身上的毛,才能接著下一梯入伍。

養鴨大王陳文連

我們的主人陳文連,從小就跟鴨子打交道,鴨子的習性他瞭若指掌,最風光的時候,他在蘭陽溪的河床上養了廿萬隻鴨子,每天有拖板車載著二十五噸的飼料,走過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送進他的養鴨場,所以知名飼料廠的老闆,都要來拜託這位「養鴨達人」,不對,應該說是「養鴨大王」。

經過幾天集訓,現在我們看到主人手裡拿著一根長竹竿,前端綁上塑膠帶,聽到主人念著「ㄏㄟˊ,ㄅㄚ、ㄅㄚ、ㄅㄚ、ㄅㄚ、ㄅㄚ,犁田囉」,我們就知道集合時間到了。大家抬起頭,伸伸脖子,舒展筋骨,拍動幾下翅膀,踩著左搖右晃的腳步,縱隊從休息的田畦走到馬路上,過往的車子都要停下來等我們通過,好不威風。

天生的除草專家

到了今天要出操的田區,主人會為我們準備一頓豐盛的早餐,早餐是玉米粉、豆粉、魚粉混合的飼料,無抗生素、磺胺劑或其他藥品添加物,怕我們太操累,主人還另外添加玉米粒,讓我們體力充沛。我們這批「鴨子兵團」大約七百隻,每天有早晚兩餐,在將近九十天的日子裡,我們要吃掉十一噸的飼料,這樣算來,我們還真會吃耶。

不過,我們可不是光吃不練,下到田裡,鴨掌就是武器,一步一腳印踩踏的力道,讓長出來的雜草都夷為平地,至於掉落在田泥裡的草籽,也因為我們划水時,鴨掌攪動田土,無法生根發芽。殺草劑哪能跟我們比,我們才是除草專家。

有鴨丫的稻田健康又營養

福壽螺,稻農最困擾的害蟲,那可是我們最喜歡的飯後點心,越大的越甜美。只要牠們從田土裡竄出來,肯定逃不過我們的眼光,三兩下就下肚祭五臟廟。

主人辛苦照顧,讓我們吃好、睡好,但我們絕不是只進不出,我們的排泄物含有豐富有機質,落進田裡正好補充稻子生長需要的部份養分,在我們每天操練的田裡,田泥都是黑糊糊的,這是稻子最喜歡的生長環境。

宜蘭的稻作,一年只有一期,二期休耕種植田菁綠肥,我們是在田菁掩埋後才下田。從新兵到老鳥、從換毛到羽翼豐滿,待在田裡努力完成主人賦予我們的任務。我們這批「鴨子兵團」不久即將功成身退,等到三月底、插秧的二十天後,又有一批新兵來報到,主人同樣要花時間來調教。當你在路上聽到「ㄏㄟˊ,ㄅㄚ、ㄅㄚ、ㄅㄚ、ㄅㄚ、ㄅㄚ,犁田囉」,田裡又會開始熱鬧起來了。(作者:宜蘭社員的先生、數年前移居宜蘭從事農耕)

原刊登於2012年03月102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