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身邊小事到治國大事—台灣主婦社會參與的這二十五年

2014-10-29・我們的寶 宜蘭三星 稻鴨米

文/陳來紅

經過二十五年,台灣主婦的社會參與,從成長出發、走過服務與改革,目前已走入治國階段,努力影響政府決策與社會制度。

筆者有幸全程參與解嚴前後,台灣主婦開始社會參與的全程。回憶起參與的早期就想過:有一天幸運還活著,我將可以做為台灣主婦社會參與這段歷史經過的見證者。這一天竟然飛也似的到來,頃刻之間思緒洶湧,要話說起這個因為低薪需雙薪化而日漸消失的族群「家庭主婦」這二十五年的社會參與,竟有不知如何下筆之遲疑……

台灣主婦社會參與的這二十五年,與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息息相關。一九八七年一月六日主婦聯盟成立,我在婦女新知基金會的極力推薦下,三月二十四日踏進這組織至今。觀察著當年每月以五百人速度增加的社團,有著無比的社會潛力得以成就很多任務與理想。

M-201203-102-p0903-600x400

▲前進灣寶、守護農地。

主婦站出來、合作力量大

果然,如同資深媒體人楊憲宏所說:「女人之間很難合作,一旦能夠合作起來,還有甚麼能難倒她們?」主婦這個社會角色也有其優勢,如同郭力昕教授說:「這個默默在家中主婦,一旦對社會不滿而憤怒站出來,無論其如何兇悍 !這個社會都會同理她們的主張,並支持她們的作為」。

M-201203-102-p0902-600x400

▲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與中部團體串聯反對瘦肉精解禁記者會。

成長、服務、改革、治國

以階段性來區分屬性可以看出做為專職家庭主婦與兼職主婦的不同。兼職主婦的社會參與,受限於工作,大都以捐款或任務取向的參與。專職家庭主婦社會參與則以其屬性和階段性差異而分:

成長階段 ─ 以教養所需的成長課程,學習母職為主。如袋鼠媽媽讀書會,父母成長班等等。

服務階段 ─ 以有進入學校說故事,或種種志工服務為主。或進入社團服務,參與形形色色社團的任務分工。因著服務所需的學習,跨越了主婦角色的需要,而因應服務社團的需要。

改革階段 ─ 隨著兒女的成長發現社會有待改革之處,而參與了社會運動;或隨著個人時間的增加,選擇了關心的社會議題,如環保、婦權、消費、教改、生態、農業、文化、老人、兒童,全心參與社會的改革。

治國階段 ─ 改善體制或建立制度或影響決策的努力,其實是從改革到一定程度的必然地位。有了在決策現場的發言權,讓主婦更深入的了解民間的處境與需要,督促或遊說或走上街頭抗爭,心中的目標是為了理想國度的創造。

參與,生命的自由與自主選擇

要踏入職場或參與社會,做為現代的家庭主婦,可有多元的機會與彈性的選擇。有社團的好處是「創造」!如早期缺乏媽媽成長的機會與空間,成立了袋鼠媽媽讀書會,雖至今沒立案,但目前新北市或全國各地的媽媽讀書會,都能靠著群策群力而有了場地課程與互相支持的團體。早期北市的主婦喜歡故宮的古物,為此我去故宮遊說,而成立故宮解說員的育成制度,這些愛好古物的媽媽們,不但有了深度學習的機會,也因解說而常常親近古物。

M-201203-102-p0901-600x400

▲聲援農民夜宿凱道活動。

從身邊小事到治國大事,台灣主婦社會參與的這二十五年,可說是空前的熱絡。因著時局的變動與時代快速變遷,也因著氣候變遷的災難頻傳,未來的社會參與將是分工更細,更需深入與專注。隨著主婦生命階段的條件,在時間與經驗上,更有利於主婦的選擇。社會參與的好處是厚植個人的做事能力,需要進入職場時無需適應;並可看到一些資深主婦,因已無經濟上的後顧之憂而願意回饋社會更多。讓我不禁期許:主婦的終生參與社會非夢事吧!(作者:袋鼠媽媽讀書會創辦人&主婦聯盟基金會創會秘書長&主婦聯盟合作社創社理事主席)

原刊登於2012年3月102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