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來自用心

2016-11-01・信仰自然之必要

文/邱炘正.現任第五屆北北分社社員代表 攝影提供/陳淑敏

▲2011年12月,林碧霞博士(第二排右二)自永昇圃卸任總經理之前,舉行桃園新廠的掛牌儀式,第二排左二為陳淑敏。

二○○一年六月一日,陳淑敏來到臺北縣土城一個舊廠房,擔任永豐餘集團旗下「永昇圃農業生物科技公司」的會計,與擔任產品研發經理的林碧霞博士共事,一做就是十一個年頭。回想共事的日子裡,陳淑敏深刻記得:「博士擅長傾聽,說話輕輕柔柔,能用淺顯易懂的中文來解釋複雜的知識,如果萬不得已要用英文,也一定會解釋中文怎麼講。」

作為主管,林碧霞博士的貼心與溫暖不僅止於此。曾經,有位新進同事因為小孩生病發燒,連續請假兩天,當她忐忑地回來上班時,林碧霞博士非但沒有責備,第一個關切的是孩子的狀況。每到中午時間,大家會一起圍坐在會議桌旁用餐,「她會與每位同事話家常後,才坐下來用餐。博士記憶力非常好,很多事問過一次就記得。」

二○○三年,林碧霞博士接任永昇圃總經理,更加擴大對員工的照顧,每月提供員工一定額度的產品回饋;她認為公司的產品雖好,但價格較高,以此方式便能讓大家更容易使用到自家的好產品。再者,公司的人事錄用,除了能力,林碧霞博士還有一個更優先的考量:「哪一個人最需要這份工作?」最後依此考慮人選。她的種種體貼,陳淑敏一一放在心底細數著。

將他人放在心上

永昇圃以生產農業用營養劑(即肥料)起家,其營收卻僅占總營業額的少部分,陳淑敏多次建議林碧霞博士放棄,但她總是拒絕:「我們不做,那原本用得好好的農友不就沒有東西用了?我們只要持續小小地做就好了。」陳淑敏回想:「農業一直是博士的夢想。」而且,「博士的手機號碼是公開的。怕農友有問題找她,有未接來電,即使是陌生電話,她還是會一一回覆。」

一九九六年,綠主張公司成立,林碧霞博士是首任董事長。後續討論是否轉為合作社時,雖然她認為合作社的屬性,購買具條件性、理監事會與行政團隊的權責歸屬等特殊性,運作上比公司相對困難,但尊重多數決,遂接受轉型為主婦聯盟合作社,並於二○○一年繼續挺身相助,擔任合作社的產品顧問。

當時,清潔用品的共同購買數量無法使生產者穩定量產,清潔用品又總有問題檢出,於是產品專員陳信苓主動與永昇圃接洽合作事宜。確認營業項目含「清潔用品製造業」後,林碧霞博士明快答應率領團隊接下清潔劑系列產品的生產合作,將自製配方化為產品。為了集結一定的生產量,合作社邀請里仁公司共同協力。

陳信苓與陳淑敏一再詢問同樣的問題:「這樣的價格毛利可以嗎?」沒想到林碧霞博士卻說:「生活必需品毛利要低,這樣就好。」也因為這次的合作經驗,希望讓更多人認識天然橘子油的洗淨力,永昇圃於二○○六年創立「橘子工坊」品牌,默默耕耘著。原以為橘子工坊屬小眾市場難以發展,直到二○一○年,臺灣爆發市售清潔劑含環境荷爾蒙「壬基酚」的問題,喚起社會大眾重視,因而成為領導品牌。

留下生命的信念

林碧霞博士特別喜愛化學,就讀臺灣大學園藝學系時期,修習了很多相關課程。看到朋友服用醫生建議的補充品,拿來一看就說,她可以做出來,後來成為合作社供應多年的產品之一「甲殼素」。根據她的研究,凝膠狀的甲殼素效果最好,即使口感酸澀不討喜,仍堅持做成凝膠狀。唯獨不厭其煩地為女兒乾燥後裝進膠囊,如此才願意服用。

陳淑敏提及,以前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曾有前同事建議她服用蜂膠改善。當時臺灣鮮有人知道蜂膠,林碧霞博士得知後,隔天拿了一瓶自製蜂膠給她,體質敏感的她一聞就知道與市售蜂膠不同,味道純粹,林碧霞博士接著說明:「這裡面只有蜂膠塊和酒精二種成分。」其他如蚵殼活性鈣粉、皮膚保溼劑(甘油)等實惠產品,都是由她用心開發,其中玉桂精、皮件保養油,合作社仍持續供應。

回顧與林碧霞博士相處的時光,即使碰到再大的困難,「博士仍是如常的過日子,做到不能做的那天,結束就結束了。她挺會壓榨自己,但卻樂在其中,因為她喜歡做那些事。」積極倡議廚餘回收、蔬菜減硝酸鹽、正視紅豆採收噴灑落葉劑等議題,樣樣走在眾人之前,親身示範、宣講,受到官員、學者與農友質疑更是家常便飯。二○一一年八月,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正式核准巴拉刈作為紅豆採收的落葉劑,林碧霞博士也不曾放棄堅持的念頭,總是盡己所能奮戰至最後一刻。陳淑敏相信她在天上過得很好,「如果做到這樣一個好媽媽、好太太、好夥伴、好長官、好老闆,還過得不好,那怎樣的人才能過得好?」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