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 重拾信心與人生

2013-03-05・愛森林 從日常用紙開始

文/中華民國乳癌病友協會

愛波塗鴉格是乳癌病友協會的分享平台,如同部落格上的介紹:「我是一位失去事業線的女人!但是我知道我的事業線,是由我心中那把尺去衡量的……生病後我積極參加衛教和身心靈講座,願意以同理心的角度和妳分享身心靈,為了留下美好回憶,我用文字和照片記錄下它們! 如果妳也曾經參與過,也來回味一下吧!因為自己疼過,所以不甘妳疼……」透過部落格上活動經驗分享, 讓病友的情緒得到抒發。

「堅持說要做重建。都老太婆一個了,給誰看?有這個必要嗎?」

這是一位姊妹的老公打來的電話,語氣中充滿疑問。詢問之下,才知道這位姊妹約五十出頭,原位癌乳房接受部分切除手術。

重新接納自己

重建也是一個在治療過程中重要的部份。以前的病人傾向於全切,覺得只要能保命就好。隨著醫學的進步,發現全切或部分切除對於生命率並沒有太大影響,所以逐漸開始以保全乳房為優先,畢竟乳房對於女性有著不可言喻的重要性。可是即便只是部分切除,乳房仍然會縮小、變形,留下疤痕,依然在病人心理造成陰影。

協會也曾經針對這個問題設計出一份問卷,希望能找出姊妹們對於重建的態度、看法與疑問。之後,在彙整結果後,也發行了一本「訂做一個她」的刊物,內容包含重建的不同方式, 適用的標準,手術的過程,經濟負擔等,希望姊妹能夠了解相關資訊,並在權衡各方面因素後,做出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決定。

過去我們接到病友姊妹詢問重建的電話,多半是因為夫妻之間出現裂痕,或者遭到丈夫嫌棄,或者因為不想忍受外界異樣眼光等。從他們的談話中,可以感覺出在姊妹的心裡,認為因為失去了乳房,感覺自己不再是個完整的女人,是殘缺的,損壞的,自己必須對婚姻破裂負責,是不被他人接受的主因。

重新建立自信

而今日的這通老公打來的埋怨電話,我們發現主客易位的現象;來求救的不是姊妹,反而是老公。老公無法理解太太堅持重建的理由,是因為太太在考慮重建時,並不是以滿足先生為出發點,而是為了自己;重建的理由不是用來修復或者解決問題,而是讓自己更好、更愛自己。

曾經有位姊妹忍受了利用自體組織所做的重建手術,過程繁瑣冗長,成果也並非完美。問她為什麼要花大筆錢做重建,她回答:「我是為了我自己。我現在一切正常,定時追蹤檢查,過著和一般女人一樣的生活。我覺得只有這樣,我才能夠擺脫乳癌的陰影。」重建,是活出自己的宣言。

每個人重建的理由都不同,沒有對錯,最重要的是每位姊妹能夠享受自己、享受快樂、享受滿足,這才是重建的目的。

訂做一個「她」探索乳房重建

近年來,台灣乳癌患者有年輕化的趨勢。在二○○六年的調查報告中,九.三%為二十到四十歲的病友,這時候正是芳華正茂的年紀,身為人妻或為人母,乳房的存在更成為姐妹們生命的重要印記,她的意義不可言喻。但因為乳癌的侵襲,許多姐妹迫不得已必須切除乳房,在觀看自己身體的時候,因為感覺失去了重要的一部份,而感到不舒服,也開始在意別人的眼光。這種改變與差別,並不僅止於身體,更重要的是心理的影響。

隨著醫療科技的發達,乳房重建手術將可以再造失去的第二性徵,成為有需要的乳癌病友提升生活品質的選擇。無論是否接受乳房重建手術,我們都希望乳房重建的各項資訊,對妳有所幫助。

M-201303-114-p2302-400

中華民國乳癌病友協會出版了《訂做一個「她」探索乳房重建》小手冊,歡迎有需要的病友來電索取!

註:如需了解更多乳癌重建及照護資訊,請上中華民國乳癌病友協會網站,索取電話:02-2552-0505。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3年3月114期。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