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與溝通 找回親密愛人

2013-02-05・關於年貨,你所不知道的事!

文/吳淑敏 圖/潘秋明

四年多前,當主治醫生告訴我要做切片檢查時,我彷彿穿越時光隧道回到了十七年前,陪著母親到醫院為她乳房的腫瘤做檢查,同樣這位醫師一副嚴謹表情,透露幾許擔心的眼神,一樣的也是要為母親做切片。十七年後,這一刻又重新在我眼前上演。當年醫師告訴我們姊妹三人,直系血親是高危險群之一,叮嚀我們每年都要定期檢查,所以當醫師告知我的檢查結果是惡性腫瘤時,我倒也沒有多大的衝擊,或許在自己內心深處,早已隨時備戰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但是這樣的突發狀況,在我的生活及家庭掀起了波瀾。多年來我追隨上師自在地依循靈修之道,所以起初我不想接受手術治療,而我也多方面尋找相關資訊。其實我在照顧母親的時候,就已經蒐集不少相關醫療訊息,閱讀大量乳癌治療的書籍,依照風險比例的研判,我想先用自己的方式來抗癌,療癒自己。

愛與陪伴是最大的支持力量

一直以來都是先生陪著我看診,連醫生都消遣他是「壞榜樣」,做了這樣的示範逼得每個老公都得像他一樣,陪伴妻子每次的醫療。先生和醫師會一起討論我的狀況,醫生希望先生勸我接受外科手術治療,因為初期只需要切除局部組織,外觀影響不明顯。我可以感受到他非常擔心卻不知如何啟齒,然而有次溝通療程的時候,他抱著我說:「不要怕, 有任何的事情我都替妳擋,就算天塌下來,我也要用雙手替妳托住。」我倒在他懷裡痛哭,我的執意與堅持在他的溫情催促下融化了。

其實在接受手術之前,我們已經在萬里山上購置一塊上千坪的地,作為我們退休後的養老所在。然而突然發生這個變故,先生覺得生命是無法照著計畫走,於是他決定提前實施計畫。在我接受治療的兩年期間,他親手為我打造一個「祕密花園」。我特別喜愛日式禪風庭園造景,因此他營造一條櫻花步道,上百棵吉野櫻是他和兒子,一個挖洞一個扛樹,一株一株栽種,一草一木,甚至連二十多噸的大小石頭也是他逐顆堆疊造景,每個角落彎處都是他的故事,也是他要給愛妻的驚喜。現在「櫻之里」已陸續建設完成,當我們坐在古意盎然的涼亭中,並肩同看夕陽彩霞,共沐徐徐春風再啜飲我們的極品咖啡,幸福天堂就在我們身邊呀!

珍愛自己 勇於溝通

去年我被選為署立雙和醫院彩虹聯誼會會長,這是雙和醫院的乳癌病友團體。在吳志雄院長的鼓勵及支持下,彩虹聯誼會開始關懷姊妹的電訪服務。有一次的來電中,電話那一頭的姊妹非常滿意醫院療程,也感謝彩虹的關心,但是當她主動談到與先生的關係時,言談中透露她的無助及恐慌,漫長的治療中她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她與先生的性關係,她想拒絕但又覺得身為妻子有應盡的義務。聽完之後內心非常不捨,已經罹癌的她苛責自己是個有缺陷的女人,這樣的問題深深困擾著她。還有從旁得知其他姊妹自從手術開刀已經兩年多,不願意讓先生看自己的身體,也害怕先生碰觸身上的刀疤。

為此我決定籌劃一場「兩性關係」的講座,鼓勵姊妹盡量邀請另一半出席參與,透過專業老師的引導及感性分析,讓大家了解「性愛」只是表達愛的一種方式,夫妻伴侶間並非一定要用性關係才能傳達彼此的愛。願意坦白真誠的溝通才能讓愛持續恆久,了解彼此的需求進而分享彼此的心情。

不論在你的身體發生了任何的變化,都不要一味地貶損自己,姊妹們必須要能夠愛自己,接受自己的一切,無論身體的或心理的情緒,這一切都是「我自己」。如果我們能開啟內在「愛」的能量,不僅愛我們自己同時也能傳遞這份愛給另一半,讓愛在心靈內在交融,心靈伴侶才會是我們真正的親密愛人吧!(作者: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乳癌病友協會理事)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3年2月113期。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