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校園午餐行動昇起的小太陽

2014-02-01・兀自閃耀的紅豆田

文.圖/姜盈如

合作社的網絡時常冒出許多新的可能,讓人感動—幾位家長因為要讓孩子吃健康的食物,成立媽媽廚房幫小朋友做便當,而後創立小太陽公司,供應有機食材給學校廚房。二○一三年十月三十日「從共同購買邁向食農教育」的論壇上,三位「小太陽」的共同創辦人一起來分享桃園仁美華德福小學有機校園午餐的經驗。

二○○八年,一群家長與新竹教育大學陳惠邦校長的努力之下,在桃園創辦了台灣第一所公辦公營的華德福學校─仁美華德福小學。華德福是以人為本的教育,同時也非常注重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 另一方面,華德福學校與一般學校的不同在於,「家長們的組織力及互動很熱絡,因此發揮了推動教育體系成長的力量」。

小太陽的創辦人之一林南椿,也是十多年來與合作社走在一起的生產者「阿南達」食品的負責人。他是仁美華德福小學的推動者之一,擔任第一任家長會會長。談完華德福教育的理念之後,他說:「孩子在成長時期,給予好的食物是非常重要的考量。」

校園午餐不是學校的事,是大家的事

另一位創辦人陳昶君,在會中和大家分享小太陽成立的過程。二○○八年創校時, 全校三、四十位小朋友都吃素,學校中央廚房供應部分學生的午餐,但不太受學生喜愛。有一位媽媽為孩子準備的便當中使用許多有機食材,於是另外幾位家長就請她多做幾個便當,校園午餐的共食就是從這六個便當開始的。

到了二○○九年,林南椿說:「應該由我們家長一同來照顧孩子。」因此提出食材和午餐由家長來改革,後來還請了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前來演講,讓大家了解合作社的概念。於是,幾位家長成立了媽媽廚房合作社(未立案),借用林大哥家裡的廚房,其中三位媽媽受雇為工作人員,再加上幾位義工媽媽,大家開會討論食材,一起下廚。食材中有一半是有機蔬果,且堅持少油、少鹽、少糖,保持食物的原味,於是孩子們的味覺受到保護,不被添加物破壞。

她們使用的有機食材大多來自楊梅當地,以及桃園周邊有機農場的當季食材,有時也會向無力取得有機認證的小農購買;由於數量不多,所以可以掌握食材的多樣性和變化。除了三菜一湯外,有時候還會有蛋包飯、燴飯、義大利麵等特殊的料理,加上林大哥家中有烤箱可用,所以偶爾還有焗烤料理、現烤麵包,小朋
友都非常開心。

當時全校有一百二十多個學生,媽媽廚房為六十個小朋友準備便當。義工媽媽人數不定,所以工作人員相當辛苦,每天煮完飯菜後就用一台March小車載著餐桶到學校,擺在教室外讓孩子盛裝。當時一餐收費六十五元,食材費就占了一半,扣除工作人員微薄的薪資,最後有結餘便發還給社員。

後來學校為了避免爭議,希望以統一的校園午餐來供應學生。另一方面,媽媽廚房的設備和人力有限,不利長期運作。二○一○年,媽媽們開始和學校溝通,討論如何由學校廚房來供應有機午餐。由於公立學校廚房食材的供應商採公開招標,而大多數廠商業務量龐大,很難供應少量有機食材。於是,最後的方案是由媽媽們供應有機食材給學校的食材承包商,如此既符合校園午餐採購法,也多了一道把關的人力。因此,「小太陽」就出現了。

學校廚房除了設備完善,可降低處理食材的風險,還配有營養師負責午餐菜單。縣府也同意仁美華德福小學的午餐以有機健康食材為目標,不受一般校園午餐費用收取標準的限制,由家長們自行決定。

只幫自己的孩子帶便當,是一種浪費!

有一天吃午餐時, 一位五年級的小女生在打菜,老師對她說:「多吃一點,你媽媽很辛苦的!」小女生就問老師說:「那我媽媽為什麼不要只幫我跟妹妹帶便當就好?」小女生的媽媽陳芊諭,就是最早幫孩子準備有機便當的家長,媽媽廚房也是由她開始的。老師轉述這段對話時,媽媽心裡覺得有點難過,她說:「如果我們每個媽媽都只回家照顧自己的孩子,只幫自己的孩子帶便當, 對我來講那是一種浪費。每個人都在做相同的事。」

小太陽在二○一○年九月九日成立,陳芊諭說,這是為了要照顧一大群孩子,「沒有你的孩子、我的孩子,是大家的孩子」。

小太陽雖然講求當季當地的食材,但時常缺菜,所以採購的食材來自全台各地,以通過里仁和主婦聯盟檢驗的產品為食材來源。目前葉菜和五穀類都是有機食材,蛋也來自人道飼養的雞場,根莖瓜果類除了有機之外,也接受有機轉型階段的食材,支持農民朝向有機耕作發展。

為了控制成本,除了有機農場外,有時也會找尋各大有機加工分裝廠和大型批發物流店。營養師開出一週菜單後,二百三十人份的食材由小太陽採購,在料理前一天送至食材承包商,承包商再於當天送到學校廚房。

黃淑德說,從二○○五年開始,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開始關注校園午餐,並建議政府建立營養師制度,於是兩年後台北市校園午餐的團膳和學校廚房都聘任營養師協助。一位深坑國小的營養師整理出午餐成本的三七比例—若是由學校自聘廚工、自有廚房設備,則食材成本約占午餐費用的七成,但若是由團膳公司供應午餐,扣除利潤和人事、廠房開銷後,食材成本約占費用的三成或更低。

小太陽成立初期,食材承包商認為一餐要七十元左右,第一學期執行後發現大約只需五十多元,第三學期的午餐招標會議達成的結果是,五十五元的午餐費中扣除承包商收取一成的費用,食材約占三十多元,其餘則是分攤學校廚工的薪資、廚房水電等等。雖然仁美華德福校園午餐費用較一般公立小學高,但比起一般的有機餐卻非常便宜。小太陽的媽媽們大多是志工,縮減了人事成本,所以開銷幾乎都用在食材上。

有機是教育,也是態度

為了避免每年招標後可能會面對不同廠商,因此小太陽成立後,華德福家長會也組成午餐小組,一同關心午餐的品質和口味、監督食材安全,陳芊諭也以家長身分,參與午餐招標會議,還製作一份營養午餐食材建議規格簡表,附在招標書中,說明各類食材的建議標準,目的是確保無論由哪家廠商承包食材,小朋友都能吃到安全健康的食物。

陳芊諭說, 我們要思考的是,碗中的食材會讓孩子學習什麼樣的態度?而孩子對碗中食物的觀念,又會如何影響更多家庭對餐桌的關注?我們碗中所裝的食物,代表著我們會有怎麼樣的未來呢?她說,華德福不只是一種教育方式,也是一種生活態度;有機不是一種食材標準,也是一種生活態度。(作者:台中分社社員)

原刊登於2014年2月125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