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社勞動自主發展脈絡

2018-08-13・推動勞動自主

緣起:

共同購買於創始之初,即對於班長、會員勞動自主有所想望,以作為一位有勞動意識,且具備勞動尊嚴的自主勞動者。在1998年,綠主張同購買中心時期,因班的運作受到寒、暑假的影響,以致利用額的不穩定,而使當時的營運陷入危機。在此時,取貨站誕生,由班長、會員出資籌設的取貨站出現,便利班長、會員取貨利用,也使得綠主張同購買中心運作漸趨穩定,並得以迅速發展,但發展後期,卻也產生取貨站的經營,有所質變,成為小型資本的運作模式,失去了自主勞動的精神,依然陷入了聘僱之間的勞資關係。後續,在發展的歷程中,共同購買轉型為消費合作社後,社內仍對社員勞動自主進行不斷的嚐試(大直站勞務自主承攬、理事會、社代會提案等),但仍因社員多數對於勞動自主的精神不夠理解,以及當下時空背景對於合作社的不友善環境,而導致這些嚐試,多以失敗作收。

後續發展脈絡:

2005年底、2006年初,社內邀請日方生活俱樂部人員:生活俱樂部聯合會會長:河野先生;日本勞動自主事業聯合會代表:藤木小姐;生活俱樂部神奈川事業部長:数寄先生;國際事務部職員:糀陽子小姐,進行了一次較有規模的社內共學,持續藉由日本發展的經驗,企圖從中思考社內可能的發展模式與制度。但此次的討論,卻因後續的行政人員不穩定及理事會的異動,而未能順利傳承該次討論的經驗。此後,雖陸續有討論,但多屬非延續性的討論及規劃,未有全面性的計畫。

至2011年,理事會及行政團隊,再度將推動勞動自主事業,列為年度工作計畫及目標,該年度,新營站嚐試以”輕食小舖”作為開展,但因投入資本過大,而無法再度進行。大直站則嚐試進行”一籃菜工作坊”,企圖將站所生鮮耗損烹煮成熟食,以供應預訂社員,試行社員經營社區自主事業模式。此概念因當時未成熟,且廚師對合作社運作的不理解,也以失敗作收。

2012年,雖未正式明文列入工作方針,但依舊於”落實地區營運”的工作方針下,持續進行勞動自主的想像與討論。該年,花蓮地區開啟討論成立地區合作社的可能性;各地區也進行關於熟食的想像。

2013年,因社內開始進行中、長期計畫的討論,將勞動自主事業列入中、長期計畫當中,因而未有實質推動,僅進入討論規劃當中。

2014年,因有2013年的計畫討論,並將優先推動現有取貨站/好所在工作夥伴進行站所勞務承攬立為工作方針,行政團隊更聚焦的將勞動自主事業鎖定在好所在勞務承攬的推動以及熟食事業的推展上。該年,共召開四次會議,討論出勞動自主事業的定義、目的與原則,並且完成(1)勞動自主事業立案之相關法案收集;(2)勞務承攬組織型態比較彙整;(3)勞動合作社籌組程序相關資料。

2015年,接續2014年的討論,開展現有好所在及取貨站工作夥伴對於勞務承攬想像的共讀。該年,共舉辦10次北區好所在/取貨站的勞動自主學習會,學習會參與者,有站所工作夥伴及小組理事,共同擘劃對於勞務承攬的藍圖。社員端也共同進行了一次他山之石的學習會,進行對於日方運作模式的共讀共學。

2016年,延續討論,因學習會的過程,發現好所在/取貨站的工作夥伴,對於勞動自主承攬站所工作,尚未建立正確觀念及相關意識,因此,該年工作重點,放在優化六個取貨站的勞務承攬模式(規劃以勞務承攬的精神優化合約),作為2017年的簽約評估。

2017年,社內再度邀請日方來台分享,此次,除生活者俱樂部聯合會會長加藤好一,首次也邀請了日方東京勞動者自主事業合作社、勞動者自主事業凜的小柳智惠,以實際第一線工作者的經驗,與生活者俱樂部共同提供更為詳盡的工作分工及相關實務經驗的分享。此次,在統整了社內過往曾經努力過的嚐試,以及與現有好所在/取貨站的工作夥伴的討論,都藉由這次與日方的分享及討論,做了一次詳盡的學習,並釐清相關可能的問題。

有了過往的經驗,以及2017年度與日方的共學及研討,此次小組規劃出更為詳盡的推動規劃及相關細節,即將於今年,為社內推動勞動自主事業,邁出更為穩健的一步。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