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許自己成為政治改革的關鍵少數

2014-11-11・美好晚年

文‧圖/楊佳羚

廣場前各政黨向民眾宣傳政策與理念。

二○一四年夏天,在瑞典正值大選前夕;城市的廣場前都有各黨派的攤位,許多志工在人群中發傳單,和民眾討論政黨政策或理念。

有利多元發展的比例代表制

瑞典的選舉制度為比例代表制,只要得到超過四%的選票,政黨就依得到的選票比例分配國會及地方議會席次。瑞典小黨一般只維持在五至八%的得票率,卻能在國會得到席次,並且常和大黨共組聯合政府執政。由於選舉著重檢視政黨政策,也不像台灣的參選人須繳交選舉保證金,只須得到政黨的提名,因此不須財力雄厚也能參選。

M-201411-134-p2602-600x400

▲2006年,妮塔(右二)接待我們參訪瑞典老人照護機構。

為了爭取各方選民認同,政黨提名時也會兼顧性別、種族、階級、地區的差異。我的瑞典朋友妮塔,是四個兒子的媽媽,也是來自澳洲的移民,具有建築專業背景,多年來擔任隆德市市議員,並參與照顧委員會及交通委員會。

瑞典左派向右轉

瑞典政黨有清楚的階級屬性,但近卅年來則出現左翼政黨向中間靠攏,讓選民有「左右兩大黨都差不多」的印象。例如,左翼最大黨社會民主工人黨(本文簡稱社民黨)是長年來的執政黨,也是奠基瑞典為社會福利國家的重要政黨。

然而它在前兩屆選舉中失利,最大的問題在於從一九九○年代就開始「向右轉」,將社會福利國家中重要的福利服務「私有化」(亦即將公共福利服務轉由民間營利機構提供);二○○六年開始的八年右翼政府執政,更加速私有化的腳步。

M-201411-134-p2604-400

▲瑞典左派黨在假日公園外以腳踏車放置選舉文宣,並提供免費咖啡、餅乾。

社會福利私有化的結果,並不像新自由主義者聲稱的,能讓福利服務更有效率或因市場競爭、人民有選擇權而提升品質。例如,瑞典有越來越多的老人照護服務改由私人經營的照護公司提供,卻發現所謂的「品質提升」不過是更多的紙上作業與報表,並未反映在實質的照護上;同時,營利公司為賺取最大利潤,常壓縮照護員的工作條件,對從事照護工作者與服務接受者都不利。

瑞典左右兩翼政黨面貌模糊,讓許多對政治失望的選民轉向訴求清楚的瑞典民主黨。該黨是在一九九○年代初就成立的排外政黨;當西歐、北歐各國陸續出現排外政黨,並在地方或國會贏得席次時,瑞典總以尚未有排外政黨入主國會而自豪。但是,二○一○年有一半的市議會都有瑞典民主黨的席次,而後該黨開始進入國會,瑞典人再也無法自豪。這次大選,瑞典民主黨成為瑞典第三大黨,更是社民黨在籌組聯合政府時的最大難題。因為此次選舉結果中,左翼三黨獲一百五十九席國會席次,右翼四黨獲一百四十一席,但瑞典民主黨卻占了四十九席!因此,如果左右兩翼政黨無法合作,反而會讓瑞典民主黨成為決定瑞典政治的關鍵少數。

期待不一樣的選舉模式

我在瑞典時,曾如此向我的八歲女兒解釋「關鍵少數」:如果瑞典左翼與右翼選舉結果差距不大,那麼反對外國人的瑞典民主黨就會成為「關鍵少數」,左右瑞典的政策。這樣的狀況讓瑞典人擔心,因為沒有人想要與帶有種族歧視的政黨合作,卻會被它牽制。

M-201411-134-p2603-600x400

▲有綠屋頂及腳踏宣傳車的瑞典綠黨宣傳攤位。

與瑞典狀況不同的是,綠黨在台灣是一個有進步理念的政黨;而在太陽花學運及反核運動後,也有第三勢力崛起。如果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兩黨選舉結果差距不大,那麼綠黨這類小黨就有可能成為「關鍵少數」,一方面改變向財團傾斜的政治生態,另一方面當兩大黨尋求小黨支持時,就必須向綠黨的堅持做出讓步,而讓台灣有可能朝著較好的方向前進。

但前提是,我們必須讓有理想的政治人物、有理念的政黨進入政壇,改變台灣政治。以往,我們總認為政治是骯髒的,但其實是我們任由不好的人把政治搞壞了。也許有人對政治冷漠,認為選誰都一樣爛,但是二○一四年上半年強大的社會運動以來,讓原本對台灣政治不抱希望的民眾重新燃起希望。

之前在我的訪談中,一些從來沒參加過社會運動(或是三年才參加一次反核遊行)的媽媽們,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不想再被藍綠綁架」。她們說,以前也許以為支持小黨會浪費了這張選票,因而含淚投給比較不爛的一方,但經過太陽花學運,她們認為不應再含淚投票。她們說:「我們必須支持有理念的人與政黨進入政治,才能發生改變。」

如何讓人民幼有所長、老有所終,提供這些攸關老病照護、托育等福利服務,都是地方政府的責任;因此在年底的地方選舉中,我們的選票就更為重要了。然而很遺憾的是,地方選舉不像國會選舉層次有政黨票可投。有利於小黨與多元發展的比例代表制是重要的選舉制度改革方案,但在還沒改變之前,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所在的選區沒有綠黨市議員候選人,但我會仔細檢視選區內所有候選人的政見(而非只有「幸福」、「服務」之類的口號而全無政策),並支持從社會運動萌生的第三勢力候選人。如果我們想要一個不一樣的選舉模式,就應該讓有理念的候選人真的感受到她/他背後的公民力量,不論是金錢捐助或人力支援。如果我們想要實質的民主,就應該積極關心政策,並且在選舉時選對的人、挺好的政黨。(作者: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著有《台灣女生 瑞典樂活》。)

延伸閱讀

原文出處: 楊佳羚,2014年,〈向「左」走!從瑞典大選看台灣綠黨政治發展〉。「台灣綠黨」網站,http://www.greenparty.org.tw/news/20140924/187。

原刊登於 2014年11月134期《綠主張》月刊。



文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