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社」的查詢結果共 1183

理解的支持:蜂巢公益合作社

「療養院裡有人一住就是十幾二十年,社員說:『我的人生都在這裡了。我來世間這遭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談起2013年成立蜂巢公益合作社( 本文簡稱蜂巢)的機緣,戴雅君清晰而堅定的語調中,透露著一份不捨的心情。缺乏社區支援,讓許多精障者一出院就面臨著孤立無援,陷入重回醫院的無盡輪迴。「如果不去做,這些人的生命可能就沒有改變的機會了。」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自立而自覺: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

結合家庭與弱勢婦女需求,台灣區居家服務勞動合作社( 本文簡稱居服勞動合作社)透過由下而上的勞動力量, 協助婦女以「經濟獨立」作為脫離弱勢、邁向自主與自立的第一步。除了找到方法、還要找對方法,理事主席范振翔表示, 社員以女性為主,年齡從30歲到65歲都有,如新住民婦女、婚暴受害者、單親媽媽等等,這群女性多是為照顧孩子、以家庭為先,當脫離家庭時,沒有存款、一技之長,居服勞動合作社便以婦女熟悉的家務技巧加強培力,成為一項專業,並媒合另一群居服需求者。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綠主張月刊2016年07月154期:重返合作的根本

為了不忘初衷,為了更深地體會初衷,每年7 月國際合作社節,《綠主張》月刊固定製作合作社運動專題已第三年。從一個單純的初心開始,思考什麼是合作社?從而認識更多合作社雛形,看見生命的困境與希望,那微弱光芒中蘊含著堅定的神情。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全豬利用的躍進:花蓮縣肉品運銷合作社

養豬業是臺灣的重要產業,屏東、雲林等中南部地區為養殖重鎮,相較之下,地廣人稀的東部就不那麼興盛,加上交通運輸等因素,當地毛豬價格比西部平均每公斤貴約4元。不過, 也因養殖環境相對孤立、分散,一旦疾病爆發時,東部較不易受波及,例如2014年臺灣發生嚴重的豬流行性下痢( PED ), 只有花東地區躲過一劫。然而此前,1997年臺灣養豬業遭受口蹄疫衝擊,花蓮一群志同道合的豬農,希望透過成立合作社團結起來,串聯養豬、加工和銷售,花肉社因此誕生。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信念的經營

談及共同購買運動草創先鋒的這群女人,其實個個大有來頭,裡面不乏具豐富研究經驗的專業學者,但面對組織經營只憑理想與熱情的結果是:共同購買前3年營業額雖有成長,卻一直處於虧損狀態。礙於稅務問題與《合作社法》的限制,幾經波折下,1996年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共同集資成立綠主張股份有限公司(主婦聯盟合作社前身)。當時受陳來紅之邀協助帳務的黃利利說明,共同購買最初皆以班運作,班長多半是老師或家庭主婦,一到寒暑假幾乎停班,這一停大概有半年處於虧損狀態,「我雖然是念會計的,但我也不會管理,後來拉我大學同學陳毓麟來幫忙。」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有清楚的願景,才能帶著微笑前行

「香港非政府組織發展與營運」交流活動,是香港樂施會1專為臺灣非政府組織舉辦的培力課程,於2016年2月展開,共計4天3夜,有20位臺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參與,內容包括認識當地非政府組織的發展現況、專案管理、政策倡議、籌款、機構管治等經驗分享。從網路報名的那一刻,樂施會就不斷帶來驚奇。除了回填個人基本資料, 還要回答一連串問題,以確保參加者對相關議題有過思考和想法,錄取者所代表的組織也多與樂施會的工作目標相關,這樣的設計顯然是為尋找潛力夥伴預作準備。因為每項活動都有成本,應該清楚找到相應的對象,才不致浪費有限的資源。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合作教育向外走:世界公民教育的三堂課

乍聽世界公民教育會認為這是個很玄妙的名詞,好大、好抽象,其實不然,它沒有絕對的定義,概略解釋為:「凡是身為世界的一份子(公民),你有義務知道與努力的事情。」貧窮、糧食、性別、氣候變遷等都是它關注的主題,香港樂施會近年來積極開發一系列給中學生或一般社會大眾的世界公民教育課程,將看似艱深議題,透過設計轉化,如戲劇引導或街頭見學,把各種概念融入其中。在香港樂施會的互動教育中心裡,我們體驗了一場長達5小時的活動,從眼睛看、耳朵聽、手觸、表演、討論等環節,一步步理解農民工與消費者、你我、社會的關係,藉由釐清關係,看見關係中有哪些不平等,又有哪些存在翻轉的可能。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厚食聚落:回到自然,回到生活

理想的生活該是什麼樣子?一份有熱情又兼顧生計的工作,隨日頭作息,天黑就能休息;在自己的家附近工作,生活中與自然和諧共生。這些生活想像的點滴在厚食聚落共同發起人黃仁棟心中逐步萌芽,於2016年在新竹竹北結出第一枚果實。他指向窗外,隨風搖曳的大樹發出舒服的沙沙聲,職人們在樹蔭光影下穿梭工作著,偶爾與來訪的客人爽朗笑談。「你看,綠意一片、還有鳥的聲音,厚食聚落就是這樣。」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解放咖啡館:自由安靜的靈魂

上午十點多,烘焙機隆隆作響,解放咖啡館的男主人邱俊傑正忙著烘焙生豆,女主人陳玉玫準備開店。1993年在麥當勞、便利商店都尚未進駐的年代,解放咖啡館像隻蝴蝶翩然地停留大溪, 一停就是23年,從未離開。邱俊傑、陳玉玫是淡水新埔工業專科學校(聖約翰科技大學前身)的同班同學,因而相識交往。之後邱俊傑到澎湖當兵,退伍後嘗試過幾份短暫的工作,最終留在大溪跟著經營摩托車店的父親學做黑手與銷售,「22歲的年紀就和大多數人雷同,不知道人生方向。父親說不知道做什麼,就先留在家裡幫忙,但心裡是抗拒的。」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2016年06月編輯手記:感動自己的生活

生存與生活,看似上班與下班之分、平日與假日之別、失業與就業之間、入夢與覺寤之外……,這些轉換並非分別,而是稍稍的分際,其中交互著不可分的想望。合作社從人的自覺出發,尋找「另一種生活的可能」,這些可能凝聚著一個理念的磁場,觸發「另一種可能的生活」,一個對外組織,一個向內尋求。在一個理想的地方,架起了夢想。或許磁力碰撞的反彈,正是為了活絡著更深的自覺。我們勇於再度碰撞嗎?找回自覺的力量,超越框架。

本文來自 綠主張GeenStyl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