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內大小事

banner

趙永誠/從站所走入社區 比衝高利用額更能漸速扎根

2019/08/01 文/于有慧 攝影/李佩青

取貨站是主婦聯盟合作社共同購買運動的重要一環,社員因理念認同而承攬站所經營並自盈虧,最珍貴之處在於理想性與自主性。當站所具有理想性,不會鼓勵社員過度消費,以共同購買精神為先,減少浪費為行動策略;當站所具有自主性,農產品盛產時,可以決定自行減價賣出或捐助弱勢者,物盡其用。

趙永誠曾任東山取貨站站長多年,因此經常在社區裡遇到朋友,聊上幾句。

內心話

合作社在我後半人生當中,帶來太多丶太多美好回憶,非常感謝帶我認識合作社的錦繡中國班班長陳玲慧,也忍不住一直回想謝麗芬對我的影響。我認為,我們都不要先講得太大,一人能做就一人做,能為十百人服務就為十百人服務。

主婦聯盟合作社台中分社東山站社區推廣活動中,一眼即認出頭髮花白、削瘦斯文的東山區營運委員會主任委員趙永誠,話匣子打開,滔滔不絕地述說著參與共同購買的經歷,形容自己是意外踏入「花叢」,與一群娘子軍從共同購買、共學、共育到共同經營取貨站,他形容人生從灰白變彩色。「過去只要對女生講話,就腦袋一片空白」的他,一向極度羞澀的個性也隨之徹底改變。

趙永誠展示身為主婦聯盟合作社終身社員的社員編號與年費有效期限,他仍堅持實踐當年支持環境保護的初衷。
東山站藉由鼓動社員之力,進入周邊社區舉辦健康講座與產品教作。推廣時雖未舉持主婦聯盟合作社旗幟, 但透過分送台中分社出版品,讓社區民眾認識合作社。 

加入合作社像是童年遊戲般好玩,隨著社齡增長還記得幾分童心?

引領趙永誠進入主婦聯盟基金會的關鍵人物,是綠色生活共同購買中心錦鏽中國班首任班長陳玲慧,他們同住錦鏽中國社區,原先並不認識。1990年代初期,時任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主任的謝麗芬積極推廣資源回收、垃圾分類、廢油做肥皂,及至教導使用廢紙自製再生紙,謝麗芬與陳玲慧為舊識,獲邀到錦繡中國社區推廣,趙永誠回憶:「麗芬講課,常常家人同行,謝媽媽好手藝,教做烹飪,帶大家認識好食材,父親在一旁充當助手。」

當年這些前衛、草根、自發的行動,最終成為政府政策;早期合作人的熱情,讓趙永誠深受感動。當時,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正尋覓辦公室地點,趙永誠認同其環境保護理念而捐款,意外成為終身會員,其後也延伸為主婦聯盟合作社終身社員。他拿出《綠主張》月刊郵寄信封,上面註記年費有效期限至2200年,目前主婦聯盟合作社僅 48 位終身社員。

隨後,趙永誠於 1995 年加入錦繡中國班,這是大臺中地區第一個班,全賴陳玲慧到處奔走並積極 「物色」班員。他回想,「有一天黃昏,陪女兒在社區中庭玩,陳玲慧過來分享組蔬菜班的想法,我沒有猶豫,立即答應參加。」當時班員 10 人, 多半是社區媽媽,彼此孩子年齡相仿,此外也在社區親子教室成立托兒班,因此經常一起出遊。 他翻閱著老照片憶及:「有位班員的苗栗娘家有片果園,有一年邀大伙攜家帶眷共乘採果、品嘗蘿蔔糕等客家料理,合作社可以玩的真的是太多、 太多,尤其是班。」

不久後,陳玲慧因家庭因素遷居臺北,委請當時身為錦鏽中國社區主委的趙永誠接任班長。每週蔬菜配送到社區,社區管理員通知趙永誠點交,下午時班員陸續取貨。有一段時間職務異動,他調派臺北約9個月,委託某位班員代理,取貨點 從社區警衛室改到另一位社員丈夫經營的牙醫診所門口。代理班長不諳班務運作,近半年未向班員收取利用款,主婦聯盟合作社也並未催收,亦未停止配送。他調回後即與班員協調,每月繳交雙月利用款,分期補齊以穩定班務經營。

錦繡中國社區大門旁的社區警衛室,是錦繡中國班最初的配送地點。 
趙永誠調派到台北期間,錦繡中國班配地點改至社員家的牙醫診所門口。回想參與過程,主婦聯盟合作社的發展也像來到十字路口,面臨著許多關鍵抉擇, 他認為須喚回共同購買精神,以理念感召社員。 

以班為基礎從零學習,取貨站自主精神是否勾起你心底合作人的銳氣?

2001 年主婦聯盟合作社成立後,持續推動成立前即已積極展開的勞動自主事業,鼓勵社員自發成立取貨站,錦繡中國班老班底 13 人,以每股5 萬元集資 100 萬元,在錦繡中國社區附近、熱鬧的臺中市北屯區東山路租下一間小店面,成立東山取貨站。趙永誠坦言:「東山站是特例,我們是一群熱心、沒有經濟壓力的人,目的很單純,就是以取貨站為平臺,推動主婦聯盟合作社倡議的價值。」

當初成站所需的軟硬體設備均自籌,主婦聯盟合作社以取貨站月利用額 14%為回饋金,趙永誠與創始班員過去皆未有過開店經營管理經驗,「從規劃、訂貨、理貨、銷貨、會計……,一切從頭摸索。」成立之初,每月利用額不到 20 萬元,店面租金即 1 萬 2 千元,創始社員不支薪,自動自發輪流排班,用熱情支撐著站所營運。

東山路車水馬龍,附近商店頻繁更迭,不以衝高利用額為目標的東山取貨站,多年來卻能屹立不搖,在於社員投入經營參與。經歷草創期的艱苦,透過摸索學習總算收支平衡,趙永誠擔任全職站長,聘請廖素卿、陳明珠為全職站務人員。某年, 陳明珠車禍受傷須長期休養,趙永誠繼續核發部分薪水長達半年,讓他安心療傷。又有一年過年前,東山取貨站利用額增加到 120 萬元,趙永誠也以加班費名義補貼站務人員,共享增加的回饋金,「我們就像一家人,也把社員當朋友,共同經營著自己的店面。」以致於這麼多年來,站務人員不曾變動。

2011 年主婦聯盟合作社變更取貨站契約內容,租金、水費、電費用由總社負擔,利用額回饋金調整為 9%;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取貨站改為由總社直接管理的好所在。與其他好所在相比,東山取貨站利用額尚有一段落差,主婦聯盟合作社考慮換址另設新站所,身為一向自負盈虧的站長趙永誠備感壓力, 與總社反覆協商。

主婦聯盟合作社最初提出,若東山取貨站利用額從 70 萬元提高至 80 萬元即同意保留,「對我個人,當不當站長是其次, 但少了這個取貨站,對社員影響很大,我想到當時社員大概500 人,若利用額前 200 名每個月再多利用 20 元,不就達到合作社要求?」趙永誠不厭其煩地與社員溝通達成任務,但 2012 年至 2013 年期間,主婦聯盟合作社經營策略朝向將取貨站改為好所在,幾經周折,為顧全東山取貨站社員權益,2015 年他卸任站長職務,東山取貨站轉型為好所在,由總社接手營運。

來到臺中市北屯區東山路,東山站社員張司佩以主婦聯盟合作社與友善環境耕作食材經營「回家健康蔬食」餐廳。

組織政策源於初衷,而我們是否仍談論著實踐時義無反顧的感動?

以主婦聯盟合作社「活資料庫」來形容趙永誠並不為過, 在「有機」仍屬陌生概念的年代,不分社員、職員,有事大家捲起衣袖一起投入,彼此因理念認同而熱情相印,「像產品部專員黎德斌也是主婦聯盟合作社第一位雞肉生產者, 還時常兼著送貨。」他清楚記得,921 大地震後,謝麗芬號召關懷行列,大伙即趕往南投縣山區探望水果農友,也因此發展出主婦聯盟合作社《農友及生產者緊急需要預付貨款辦法》等應急政策。

主婦聯盟合作社如何走向下一個 25 年?趙永誠語重心長地道出:「共同購買要能繼續,必須走出有別於一般有機商店的樣態,讓參與合作社令人驕傲,這些須要靠著理念。」從最早參與班、擔任班長、第一屆社員代表,也是第一批投入取貨站經營者,這些皆非他的人生規劃,憑著對主婦聯盟合作社友善環境理念的支持,對於經營管理原本一竅不通,多年歷練讓他從學徒變成站所經營熟手。「真的不要把取貨站這段歷史完全消滅掉,這段歷史大家要珍惜, 要飲水思源!」他念念不忘取貨站在合作社發展中的歷史意義。經歷東山取貨站轉型衝擊,他仍侃侃談著準備透過地區營運實踐的願景,正是當初謝麗芬讓他感動的,從站所走入社區,從小處做起,以始為終。
 

站所是原點,也是漣漪的中心,扎根社區如何加速成長的力量?

取貨站是主婦聯盟合作社共同購買運動的重要一環,社員因理念認同而承攬站所經營並自盈虧,最珍貴之處在於理想性與自主性。當站所具有理想性,不會鼓勵社員過度消費,以共同購買精神為先,減少浪費為行動策略;當站所具有自主性,農產品盛產時,可以決定自行減價賣出或捐助弱勢者,物盡其用。「以前員林取貨站站長蕭建山預購做得很好, 太太在農會推廣部服務,很會利用食材做熟食,取貨站則可以提供誘因,鼓勵社員計畫性消費,農友也能計畫性生產,這樣站務人員可省下大量行政程序,站所需要的儲藏空間也可減少,節省營運成本。對站務人員、合作社及農友都最有效率,也最能凸顯合作社的與眾不同,而利用額卻未必減少。」

趙永誠期許合作社在目前基礎上穩紮穩打,不必求快速擴大,減少硬體投入而節省下來的預算,正可用來實踐社會責任。他認為,照顧職員、改善農友與生產者生活、走入社區都是善盡社會責任的範圍。「從小處來做也很重要,未必得全國性投入,從站所周邊開展,提供孩子健康食材、 提供社員子女課後照顧,讓站所變成社會安全網的一部分,建立社會穩定的力量。」

留言

登入 登入後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