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連線

banner

共同購買目錄,日本加入了「綠能」

2012/03/31 文/小宮有紀子 插圖/池依林

福島核災之後,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好消息,一年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輻射物質不斷地流到大海、排到天空。誰也無法控制核能,誰也不知道如何處理核燃料,誰也無法確認核電廠的現況。既然發生了這麼嚴重的環境汙染、世界規模的公害,但日本的電力消費者還是無法反映自己的意見,不管她對核能政策的想法如何,還是被電力公司強迫在使用核電,每月付電費支持核電廠的運營。但,民間有心人一步一步實現了廢核的路。

日本企業和地方政府的實際脫核行動陸陸續續在發生

一九九五年開始日本開放電力市場,二OOO年開放為二百kW以上大量用戶,二OO五年降低五十kW以上,因此百貨公司、圖書館、學校、超市等,可以自由選擇電力業者(特定規模電氣事業者,簡稱為PPS)。現在日本已有四十九家PPS業者。東京都立川市早在二OO九年就改為PPS購買公共場所的電力,例如圖書館、賽輪場,結果發現可節省達百分之二十七的電費(額度達一千七百萬日幣),效果非常大。核災後繼續擴大到國小、國中等五十三個地點都改為PPS。不過,PPS契約有限制,托兒所等小規模場所(未滿五十kW)或未用一年電力使用地點,無法與PPS業者簽約。

信用銀行廢核的力量

日本東京有一個信用銀行-城南信用金庫(東京),福島核災後馬上表示廢核,並在今年一月和東京電力公司解約,改向ENET買電。城南信用銀行為了彰顯PPS意義,特別開記者會表示,除了東京電力公司之外,PPS電力業者都沒有核電廠,如果我們每一個企業都改約為PPS業者,就可以實際實現廢核社會。

我個人對城南信用銀行有良好的印象。九四歲獨居的外婆利用的就是這銀行。銀行和外婆家走路三分鐘,但對已經走路不方便的外婆來說,這三分鐘路程也很吃力。城南信用銀行的員工不在乎麻煩瑣碎,每次都特地親自到外婆家幫忙。我只用過大銀行,偶然在外婆家遇到城南信用銀行的員工很驚訝。日本的大銀行領錢轉帳即使用ATM還是都要花一筆錢,沒想到有這樣服務的不同銀行。

將購買不含核電的電力

有不少企業或組織贊同城南信用銀行行動理念。東京高級住宅區世田谷區二O一二年一月宣布,四月將開始採取競標方式購買電力。世田谷區目前合作的東京電力公司公布了四月開始電費將調漲百分之十七,因此決定開放給不同電力業者。採取競標後,區公所、國小、國中等區內一百一十一個地點原本預估將漲價達九千萬日幣(約三千萬台幣)的電費,反而將可以減少二千萬日幣。

日本首都的東京都全部二十三區,已經有十九區與東京電力公司解約,改為與PPS業者購買電力,其中包括台灣人非常熟悉的澀谷區。光是澀谷區公所和澀谷公會堂的電力,預估一年可省下三百萬日幣(佔全部電費的百分之三點六)。

這些與東京電力公司解約的公共場所,目的不一定是廢核,但世田谷區區長是福島核災不久主張廢核而當選,這次宣布開放與PPS業者購買電力,是將選舉政見付諸實際行動的表現。區長表示「以納稅人所繳的稅來運作的公共場所,應該要以最小投資得到最大效果,只要改契約就能省電費,當然要行動。」

日本的生協也以實際行動開始廢核

我們的日本姊妹─生活俱樂部生協在三一一之後,為了更清楚表達反核脫核的理念,東日本的四個單協(神奈川、東京、千葉、埼玉)開始共同投資建蓋風車,共同購買風力發電的綠能,利用綠能運作取貨站、辦公室等設備。同時向社員募款,共同興建綠能設備。

日本一般家庭的電力消費者還無法自由選擇電力公司,有些消費者認同「生活俱樂部」的實際行動,透過自己每天消費的力量間接使用綠能,以加速推廣綠能。建蓋風車的四所生活俱樂部社員達二十萬人,所建蓋的風車綠電可以供應原本利用量的三分之一,意義非常大。

話說回來,目前PPS業者擁有的發電能力在東京電力公司管制內還只有百分之七,如果更多人開始改為契約一定會更多業者參與,不會有電力不足問題。而且可以言行一致,就從自己的生活開始一步一步實現廢核的目標。

筆者住在台北新店郊區的花園新城。我和鄰居媽媽爸爸們去年三月底一起成立了「瘋綠電行動聯盟」,主張「我家不想用核電、我要再生能源」。如果日本PPS契約用戶條件能擴大為一般家庭,每個家庭可以從日常生活與消費實現廢核。我相信,如果台灣在購買電力這件事也能自由化,很多家庭和有好心的企業業者將開始實際行動,不會輸給日本。(作者:台北社員,瘋綠電行動聯盟發起人;在日本時曾擔任NHK記者,十年前嫁來台灣,目前是兩個女兒的媽媽。)

留言

登入 登入後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