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連線

banner

讓社會框架外的人有個家 日本富山縣居場所

2019/08/01 文.攝影/李宜芸.財團法人好家宅共生文化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

日本的富山縣位於日本北陸地區,過去雖為日本近畿地區的糧倉,但隨著愈來愈多年輕人離鄉到都會工作,富山縣亦面臨嚴峻的高齡化、少子化,甚至「醫療崩壞」趨勢。這幾年到富山各個市町村參訪,白天在街上走動的居民本就不多,入夜後更宛如空城。

為解決「地方消滅」的問題,除了積極推動「地方創生」外,富山縣的地方政府、醫院、大學更於10年前開始推動社區營造人才培育工作,希望讓市民們共同面對地方的各種照顧問題。

隱身於住宅區的GACHOK,提供不在既有社會框架中的人們一個安適的空間。

社區空間的小革命 催生居場所[備註] [備註]居場所為日文漢字,在日本特指社區互助網絡之據點,可以是咖啡館、餐廳、單純的民宅等,凡願意提供社區居民照護、交流、活動等功能的地方,均可稱為「居場所」。

除了學界與政府的努力外,在去年《綠主張》的專欄中,也曾介紹北陸地區一群自發解決社區問題的家長,在體制內外,透過自己的專業或者是純然對身心障礙者、無法順利融入既有社會框架的人們(社區居民互助網絡據點「宮森咖啡」的水野老師稱他們為「大小凹凸」)表達關懷,因而有各種社區內的大小實踐與革命。而社區民眾看見他們的努力與實踐後,愛真的蔓延開來。今年6月當我再度造訪富山縣,又發現幾處特別的「居場所」的誕生。

大男生的社區實踐 GACHOK

這幾年看見的富山縣體制內、外素人實踐,年齡層偏高。然而今年年初,由3個30幾歲的大男生所主導的「GACHOK」(ガチョック),則是透過年輕人的方式來經營這個社區空間。

GACHOK位於富山縣射水市的住宅區內,是一幢普通的民宅。3位創辦人是澤田、有岡、瀨川,分別有社會福祉士、精神保健福祉士、教師等證照,在日本有如公務員般穩定的身份。但在服務需要支援對象的時候,他們卻發現不少真的貧困、需要幫助的人,因為資格不符無法申請生活保護,感到很困擾。這個時候他們遇到了經營社區居民互助網絡據點「人間」的宮田先生,宮田先生說:「這些你們無法幫忙的人就全部交給人間吧。」

3位男生心裡很糾結:「為什麼我們領著薪水無法協助這些人,但宮田先生沒有領薪水,卻能夠幫忙?」他們心中的疑惑與矛盾加深,決定離開組織工作,找了間房子開始營運GACHOK,邀請自己以前的個案來到這個空間,砺波市的居場所宮森咖啡創辦人加藤女士和市政府也會轉介一些個案過來,個案可以來這邊諮詢,甚至純粹來此待著或休息也都歡迎。
GACHOK營運空間面臨資金不足,也不同於加藤女士可以做出世界一番好吃的料理,澤田甚至要到大賣場打工做麵包維持生活。於是他們想到透過「拍影片」,期待成為有大量粉絲的Youtuber來經營空間。甚至更進一步, 將經營頻道設計成「障礙者就勞支援(協助障礙者就業)」的一環,邀請GACHOK需要工作收入的大凹凸,協助頻道內容更新,並將經營頻道的廣告收入,回饋給大凹凸。

視覺圖像記錄師山口翔太將GACHOK的理念、服務用圖像呈現。

紓解煩憂的安身之所

民間經營一處「居場所」沒有任何「生意」可言;陪伴這些大小凹凸,也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更無法累積「經營多少人次到訪」、「陪伴多少人走出、找到工作」等具體績效。但看起來,社區的每個人以及不容於社會現有框架的人們都需要一個可以安處的居場所。

關於富山地區的居場所,我們曾介紹過宮森咖啡館、餐廳、以及一般民宅化身的居場所。經營居場所,不需專業,也沒有要做諮商,就如同人間的宮田先生常說:「我只是開放一個空間。」加藤女士的初心也只是開了一間宮森咖啡館。然而,雖然看起來只是聽人說話、陪伴、吃吃喝喝,似乎不難,但參訪這麼多居場所的實踐後,我才領悟到,居場所的核心價值是真正開放「心」,對任何人都沒有差別的平等對待,讓待在空間的每個人都感到舒服,這才是富山縣居場所珍貴、且難以被模仿的所在。
 

原刊登於2019年8月188期《綠主張》月刊。

留言

登入 登入後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