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觀察

banner

守護水圳,守護餐桌上的糧食

2012/07/01 文/陳慈慧

彰化是非常缺水的地方,因為地面水不足,所以不論民生、工業、農業都大量倚賴地下水;因而成為台灣地層下陷第二嚴重的地方。在這裡,第一次體驗到,原來水龍頭打開是可能流不出水的。水不夠,政府的第一個應對方法,就是向農業要水。因此,不只人缺水,植物更是沒水!

▲溪州莿仔埤圳,2011,攝影:呂耀中。

百年莿仔埤圳 灌溉彰南農地

溪州所在的南彰化區域,滋養植物的水來自「莿仔埤圳」。莿仔埤圳是台灣第一條官設埤圳,日日夜夜從溪州的最東邊引肥沃的濁水溪溪水,經過血脈般的幹線、支線、分線,將水分、養分送到沿線七個鄉鎮的大小農田,支撐起數萬戶農家,讓這裡的世代農人安身立命。

因為濁水溪溪水富含微量元素與礦物質,灌溉出來的稻米比一般水田香Q可口,而以「濁水米」聞名台灣;同時,我們家中的盆栽樹木,每十棵就有四棵來自彰化,而溪州是其中苗木最大產地;我們每吃十顆芭樂就有一顆來自溪州,這裡超甜超脆的芭樂可是比賽的常勝軍呢!

只是,在這個重工輕農的時代,工業區蓋在原本的農地,廢水排入農業灌排系統,而如今缺水,當然也就來搶農業用水。十年前,集集攔河堰興建完成,設置了專管把農業用水送給日後汙染嚴重且爆炸不斷的六輕石化廠。

▲從反六輕、國光石化,到反中科四期搶水,82歲的黃錦洲已不知幾度走上台北街頭抗議。現在還擁有約1.5甲農地的他,仍維持種稻、種菜生活。他說,絕不能讓自己的農田荒蕪。2012,攝影:鐘聖雄。

反對中科搶水 農民護水保糧倉

在工業搶水的爭議中,百年大圳「莿仔埤圳」已經變成一條四天有水、六天沒水,而且水流不到水尾的斷流水圳。依賴她滋養的南彰化一萬八千八百五十甲的農田,有些被迫休耕、廢耕,有些則只好利用地下水。地下水並非沒有成本,視地勢高低,南彰化農業用淺層水井的代價是四萬到三十萬不等;這是農人辛辛苦苦耕作一甲地的稻子,不吃不喝四個月到三年的所有收入。

因此,當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傳來搶水的消息時,農民無法接受:「這樣繼續下去叫我們如何耕作、生活呢?」居民一次又一次北上陳情,到立法院、環保署、總統府表達心聲;每去台北一次就得放下手邊的農作、耗費一整天的時間。務農的阿姨阿伯阿公阿嬤並不寬裕,卻還勒緊褲帶,掏出他們可能耕作一分地才有的收入,資助抗爭活動的大小開銷。

至今,農民已經上台北十七次了,只是想好好種田,這小小心願為何這麼難達成?

更荒謬的是,台灣的科學園區早已負債累累、閒置重重,中科四期從二○○八年核定至今,根本缺乏廠商進駐,以現在的用水需求,其實可以透過自來水減漏、汙水淨化等低成本、低環境影響的方式取得。而且,我們真的有必要為「蚊子園區」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嗎?再者,就算科學園區真的可以帶來所謂的產值,難道就可以犧牲供給我們糧食的農漁民嗎?

「一人一分,全民復耕—反中科戰士授田行動!」

攤開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規劃圖,不禁讓人嘆氣。這裡占地六百三十一公頃,二○○八年友達光電發文表示「有意願」進駐科學園區,於是,政府便高舉科技大旗為中科巨獸披荊斬棘,搶水、圈地、牽電、隨便安排廢水路線,以致破壞周遭優質農地,罔顧這個台灣中部重要農業生產區的核心地帶。

如今,友達早就「沒有進駐意願」,面對無以為繼的瓶頸,國科會不得不在今年六月提出中科四期轉型計畫,企圖讓已成為蚊子園區的中科四期偷渡轉型為一般工業區,繼續威脅彰南黃金農業帶。

為了阻止這種荒謬的事情,一群年輕人kuso仿效廠商「一紙公文、一份投資意願書,就能讓政府圈地滅農」,成立全國青年活化科學園區聯盟,共同發起「一人一分,全民復耕」活動,邀請全國人民一起來「表達意願」認領農地。我們想要告訴政府:農業很重要、「發展」不是只有那麼一條路!

▲農民謝寶元在芭樂園巡田水,2011,攝影:巫宛萍。

認穀行動預計招募「雜糧復耕大隊」、「糖米凍漲大隊」、「健康蔬食大隊」、「非基改大隊」,集結數千名小農的力量共同表達復耕的意願,完成活化園區、捍衛良田的雙贏任務。至目前為止,我們已累計一千八百七十七人,共認養五千五百二十二穀!我們預計在國科會轉型計畫公布前將意願書送進總統府,表達中科四期轉型為優質農業園區的意願。請持續守護你我餐桌上的食物,也誠摯邀請合作社社員們到我們的網站連署認穀!(作者:彰化縣莿仔埤圳產業協會研究員)

原刊登於2012年07月106期《綠主張》月刊。

    留言

    登入 登入後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