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品故事

banner

媲美日本十勝的本土「鮮」紅豆

2019/09/04 文/李婉婷 攝影/劉沅羲

雜糧作物種植期間怕水,尤其是紅豆,而屏東地區即使是寒流來襲也少有雨水,極適合生長。民國50年間,屏東縣開始種紅豆,萬丹鄉最先試種成功,因其產量高、產質優, 加上外銷市場開通;而後,種植紅豆蔚為風潮,成為屏東重要的鄉土產業,甚至擴及至高雄。

當年陳安茂(圖右)為了懷孕的妻子張賢鈞(圖左)努力種出給家人安心吃的紅豆,如今孩子都健康長大。

68年次的陳安茂是道地屏東人,父母以養蜂為業,然因養蜂工作無法隨時照顧孩子,父親毅然決定賣蜂買田。從1.9公頃的農田開啟陳家務農之路。即便家裡從農,30歲以前,陳安茂做夢也不曾想過自己會走上農業這條路。民國98年,父親三度中風,身為長子的他,辭去工作了8年的汽車電子工程師職務,返鄉扛起照顧父母之責。那時,陳安茂不斷思索:有什麼樣的工作可以讓自己不離開家鄉,又有自由彈性的時間載送父親就醫?既然有自己的田,那就務農吧!於是,開始經營「久盛農場」,重拾家族舊業—種紅豆。

每年6到9月期間為綠肥耕作期,陳安茂選擇種植豆科植物田菁,因其對雜草抑制效果大,具覆土保育作用,且固氮效率及有機質產量佳,提供作物健康栽培環境。

機械耕種,掌管12公頃紅豆田

一開始,施肥、噴藥、播種、翻耕等通通都靠人力,「一人農業真的好累!」陳安茂說。靠著自身電子工程的專業背景,加上愛玩改裝車,他將腦筋動到了農機具上。他發現,其實紅豆種植過程可以完全機械化生產,同時以機具提升作物品質。初期,陳安茂引進了自走式噴藥機,改變了用人力拉管到田裡噴灑農藥、肥料這種既傷身又費時的慣行耕種方法;再者,為符合農作需求,將噴藥機改裝成施肥、噴藥兩用機,只要輕鬆更換機具的桶子便能直接開到田裡施作,施肥效率更是人力的15倍以上。

對此,他並不滿足,2012年,陳安茂更採購了紅豆直播機。因無法符合實際需求,他主動提供農地,與農機公司一起研發、討論與實驗,花費近一年時間終於改造成功。直播機可於乾土環境播種,不僅可固定植株間距,精準將豆子埋入3至5公分深的土裡,有效發芽率更高達99%,也克服了長期以來,紅豆農隨意灑豆覆土,導致發芽率不齊、招來鳥類啄食等問題。陳安茂的每一個投資與成本都是經過精打細算,通常一般農家以人力翻耕約僅能1至2次,他則堅持使用曳引機,機械化的優勢可在紅豆播種前翻耕至少3到4次,深度也能調整控制。陳安茂驕傲地說道:「紅豆雜草特別多,別小看這小小的田間動作,翻耕次數及深度都能有效抑制雜草種子密度。」也正是如此,他才能毋須噴灑除草劑,保護生態環境。曾貸款上百萬的他,拜機械所賜,如今一人掌管著12公頃的紅豆田。「如果沒有機械化,我一定會做死!」

紅豆定植前1 個月,陳安茂會駕駛曳引機進行3次翻耕工作;定植時,則將直播機掛於曳引機上,再進行最後第4次翻耕及播種。

休耕養土,一切都從家人出發

屏東地區幾乎以水稻、紅豆進行輪作,由於水稻收購價格向來比紅豆好,多數農家為求趕快收成進行插秧,通常在紅豆採收期噴灑落葉劑,使葉片凋零、豆莢快速乾燥,加快收成速度。陳安茂32歲那年,太太張賢鈞懷孕,夫妻倆開始重新思考人、食物、土地間的平衡。「我們的想法很單純,雖然沒錢,還是希望讓父母和孩子吃得更好。一切都是從家人出發。」於是,夫妻倆從家門口的兩分地開始改變;田間雜草以人力拔除取代除草劑,於採收前1.5個月至2個月即停止用藥,並堅持不噴灑落葉劑,讓豆莢以自然完熟方式乾燥採收。而這個小小善念早已擴大到久盛農場所有田區,陳安茂與張賢鈞工作時常帶著2個孩子往田裡跑,在農場裡打赤腳、玩泥巴、抓昆蟲,已是孩子們再熟悉不過的日常生活。

要想持續友善耕種,養土也是不可或缺的工作,土地健康了,病蟲害才會少。紅豆屬秋冬作物,一般9月底進行定植,直到2月初收成後,可接續種植1期與2期稻作,但陳安茂寧願捨棄2期稻的收成,種植綠肥作物—田菁,休耕養地3個月之久。田菁的根系富含氮素,能增加土壤的氮肥與有機質,「你看,這土的顏色很美,一捏就可以結成團塊、又很好撥鬆,這我養了7、8年。」陳安茂隨意挖了農地裡的一團土,驕傲地介紹著。有如此用心的農人照顧著土地,也難怪種出來的紅豆取得了象徵優質農產品的產銷履歷認證。

出貨前,陳安茂正在細細挑選鏈捒著沒被機器篩選出的不良品,自我品管十分嚴格。
此為久盛鮮紅豆新包裝,共春、夏、秋、冬四款字樣造型,自9月起將陸續與大家見面囉!

顆顆精選 成就總統級的紅豆創意料理

陳安茂的自家紅豆有一個響亮名稱—久盛「鮮」紅豆,是少見的紅玉(高雄10號)品種,其豆子大、種皮薄、無豆澀味,最重要的是它活性高。相對地,煮熟速度快,且半年內豆子毋須泡水直接烹煮即可。張賢鈞說:「我們和一般的8號、9號紅豆不一樣,因為它是活的,所以很鮮,而且口感綿密,不輸日本的十勝。」可惜的是,紅玉葉大、花期不一致、產能較少,且植株有無限生長特性,這讓多數紅豆農不敢嘗試,故市面上極少見。所幸夫妻倆勇於挑戰,喜歡和別人走不一樣的路,「紅豆生產相較進口已是弱勢,所以我們的農業需要創造優勢,有亮點才有市場。」

採收期間陳安茂通常以採收機處理,然完熟期間,因不噴灑落葉劑,如日照不足或陰雨不斷,導致豆莢熟成狀況不一時,便僅能以人工方式採收,相對成本也高。(照片提供/陳安茂) 

主婦聯盟合作社看見了他的堅持與良善,和陳安茂前後洽談近一年半的時間, 於2017年底正式合作。「我對合作都很謹慎,因為我也要對自己的品質有把握、貨源充足、設備齊全,才敢承諾消費者啊!」他認真地說著。這樣的承諾不僅體現在栽種過程,每一次採收到出貨更是嚴謹;紅豆採收後需經日光曝曬
3至5天(天候不佳時則以乾燥機處理),接著清除雜質與土塵,以色彩選別機過濾破損、色澤不均、蟲蛀等不良品後,將紅豆儲藏於8至12℃冷藏室;分裝小包裝前,再篩出豆徑8公釐以上、並以手工挑揀不良品,因此久盛鮮紅豆堪稱顆顆精選。

紅豆田:紅豆結莢至成熟期間,葉子會漸漸枯黃、自然凋落,整個生長期約需120 天,有時因氣候影響會造成其縮短或延長。(照片提供/陳安茂)

嘴裡嚼著張賢鈞蒸給我的相思粽,這是夫妻倆應總統府需求,和朋友一起研發了3個多月的紅豆創意料理,製作過程繁複,直到完成約需12小時。如同種植紅豆般,一切都得慢—慢—來。這交織汗水與淚水的甜鹹美味,也是陳安茂一家四口生活裡最美的況味!

農家這樣吃:紅豆相思粽
陳家的相思粽,紅豆粒粒完整,以紅豆、糯米、胚芽糙米包裹鹹香內餡;夏季主要以清爽的雪蓮子搭配肉條,冬季則有濃郁的栗子、香菇和花生等佐料,吃起來綿軟香甜,餘韻帶有一股淡淡豆香。

原刊登於2019年09月189期《綠主張》月刊。

留言

登入 登入後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