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品故事

banner

攪揉信念與在地人情的創皂力

2014/03/06 文/曾怡陵 圖/潘嘉慧

▲俏皮的馬可一邊開玩笑,一邊督促靖淑正確地完成裝瓶的程序。

聽聞產品部轉述的一件趣事,關於某個中秋節收到的一顆蛋黃酥,「那個蛋黃是薑黃粉做的啦!」瑪諾蘭迦創辦人,人稱「馬可」的義大利人Marco Cavallini的妻子王靖淑聽聞大笑著說,那個被錯認為蛋黃酥的手工皂是馬可的創意,「豆沙餡」也由其他天然的材料製成,「我們喜歡做不一樣的東西,有很多奇怪的想法想實現。」

SONY DSC

▲靖淑的妹妹負責接電話、會計,也協助烘焙坊的工作。

天然的成分、用心的製程

瑪諾蘭迦年前因為租約到期,遷入高雄市旗山糖廠閒置餐廳的一樓空間。走進廠房,映入眼簾的是熱情的橘色牆面,和一個個晾乾手工皂的金屬層架,散發著幽微溫暖的香氣。層架的角落放了一個怪誕逗趣的手工面具,是馬可用皂屑捏塑的創作。

二十五年前,台灣的肥皂幾乎都是用動物油做成的,這也讓茹素的馬可興起自己製作手工皂的念頭。他反對不人道的動物試驗,使用傳統、無疑慮的天然原料。他心目中的手工皂不僅是清潔的工具,還必須具備美觀、散發香氣,使用起來讓皮膚覺得舒服。手工皂成分看起來營養又好吃,如一般手工皂不會添加的羊奶、蜂蜜、花茶等。「玫瑰皂有點紅是加礦物粉,蘆薈皂有點綠是加螺旋藻的粉,茉莉皂有點黃是因為加了薑黃。」靖淑在一旁補充。

因為原料天然,每批成品的顏色和氣味都略有不同。「曾有社員抱怨洗髮精的味道跟以前不一樣,義大利精油公司告訴我們那一批精油受雨季影響,氣味比較淡。」靖淑說橄欖油、蜂膠的顏色也會隨季節改變;洗髮沐浴精基底在夏天顏色會比較透明,冬天顏色則比較深。

力求完美的馬可不斷尋求完善品質的製程,他發現傳統冷製法打好皂液鹼性較強會破壞精油或蜂蜜等成份,此外冷製法製皂需要長時間皂化且易有皂化不完全情形。因此選擇熱煮法製皂,溫度控制80°C以下以隔水加熱的方式,讓苛性鈉與油進行皂化反應,生產者使用棕櫚油、椰子油、橄欖油可耐80°C高溫,不會破壞油脂,待皂化放涼後再加入精油或蜂蜜等,保留其養分。

馬可的夢想,是自己能夠掌握原料的生產,藉由這樣的過程,才能賦予產品生命。「如果我的原料都是跟別人買的,我對產品沒有很深的感覺;如果我可以自己種,或者給工作讓附近的農夫種,我的原料可以很新鮮,我可以關心更多細節,那會有story(故事),會有culture(文化),當然,就carbon footprint(碳足跡)來說,也是很好的。」

不過,受限於南台灣又濕又熱的氣候型態和有限的人力,馬可還無法實踐他的理想,香草植物總是容易夭折。多年前因為淋巴腺癌,馬可在山上買一塊地靜養,那段時間短暫實現了他的夢想,做泥巴浴,種植茶樹等香草,還計畫未來可以自己養羊,生產羊奶皂所需的成分。然而,山上的生活卻讓靖淑和兒子Luca覺得無聊,他們搬到美濃區龍肚里,一個馬可口中「很小、很漂亮、綠綠的,每個人都在種稻子」的小村落,他自己種了一些米,也分送給附近的鄰居和朋友。

SONY DSC

▲洗髮沐浴精和手工皂在熱煮的過程中,馬可會幫鍋子「蓋棉被」,減少熱氣逸散,節省能源的同時,也可以讓皂化更完全。

一家人撐起一個事業,創造在地就業機會

瑪諾蘭迦一家人撐起一個事業,手工皂、洗髮沐浴精和牙膏等生活用品由馬可負責,烘焙坊的營運由靖淑主導,妹妹和妹婿協力。忙的時候,彼此會互相支援,兒子Luca也會協助貼標籤等簡單的工作,或幫忙備餐。

「要做好的事,不是只有賺錢」,篤信阿南達瑪迦的馬可,重視的不只是個人身心靈的提升,還有對整體社會無私無我的奉獻。他們曾經找當地有機農友合作,做一批番茄醬,希望幫助在地的農友。目前羊奶皂的羊奶取自屏東伯大尼之家,也是來自這樣的信念;身心障礙的孩童藉由牧場管理的經驗,培養工作技能,建立價值感;同時也幫伯大尼代為生產手工皂,給予優惠的進價,讓他們可以有利潤。

「美濃是偏鄉,留下來的大多是老人,年輕人不容易找到工作。」靖淑希望未來他們可以培育一批人,讓他們退居幕後,可以做更多有趣的事情,增加在地就業機會。馬可則希望土地能夠被活化,能夠種植「可以吃的、可以用的東西」,同時實現他自給自足、自立生產產品成分的夢想,提供社員更環保、安心的用品。(作者:企畫部行銷專員)

價格平實的個人清潔用品

瑪諾蘭迦的產品不需要行銷費、上架費和代言費,享用成分天然的產品不需要高額代價。手工皂和洗髮沐浴精可以從頭洗到腳,有社員分享若要減少旅遊時不必要的瓶瓶罐罐,帶一塊手工皂並用夾鏈袋密封或是一瓶洗髮沐浴精就是行李減重的最佳方法。

許多第一次用皂性洗髮精的社員,會不習慣洗後頭髮的黏膩感。產品顧問林碧霞博士說明,洗後在髮絲上塗抹醋、檸檬酸或檸檬水,就能有效化解不適感。

原刊登於2014年3月126期《綠主張》月刊。

留言

登入 登入後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