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從畫畫中學習共生 臨床美術的療癒力量

2018/12/01 文•攝影/李宜芸•好家宅共生文化教育基金會籌備處執行秘書

想像,在美術課,要你畫出一顆蘋果,你會不會擔心自己畫不好呢?

由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帶領的國家衛生研究院考察團,在富山縣宮森咖啡參加一堂「臨床美術」的課程,上課前我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呃,可是我超不會畫畫的,而且這跟在宅醫療、共生社會的關係是什麼?」結果卻意外被療癒了。我體悟到臨床美術的精神,也是共生社會希望傳達的理念:尋找每個人的能力、互相學習,享受創作、人人平等。

臨床美術提供一個自在的創作環境,進而讓人們學習表達自己的感受,不用擔心被否定。

從吃蘋果開始的美術課

老師要我們畫一顆蘋果。臨床美術士渡邊老師拿出一顆顆蘋果分給大家,要我們摸一摸蘋果圓潤的外觀、仔細觀察紋理、聞一聞蘋果的香氣。好香啊!還有孩子忍不住就啃了一口。

接著老師端出了一盤切好的蘋果,請每個人拿起一片,放進嘴裡,感受蘋果片從口腔噴發到鼻腔、味蕾的香甜,以及咬起來鬆脆的口感;我們跟著自己的內心,想在哪裡畫就在哪裡加點顏色、線條。完成後,拿出剪刀,順著外型剪下,加上一些色紙,拼在一張A4彩紙上。

最後,老師邀請大家把畫貼在白板上,開始「評論」每一幅畫。雖說是評論,但無關顏色、技法好壞,渡邊老師只是說出對畫的讚美與感受,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蘋果看起來很溫柔,下面裝飾的紙片,就像一隻手捧著蘋果,嘩∼好像要飛上天了!」渡邊老師敘述她的感受的同時,手也俏皮地跟著往上飛起。

過往的美術課經驗中,蘋果的紅就該找到最適切的顏色、哪邊該加上陰影、該用什麼技法,畫完後,由老師評論,甚至動手幫你修改,美感那把尺在老師的心中。然而,臨床美術並非追求所謂的美、技巧,而是回到自身對於物本身的感受,老師則是引導、鼓勵,讓美術課回到單純的「畫畫」,而畫畫是每個人都能做的事。

渡邊老師請我們從蘋果的核心開始畫,慢慢地從圓點往外擴大,就如同蘋果慢慢地長大。

自由創作,學習看待每個人的優點

臨床美術不同於藝術治療。日本臨床美術學會常任理事,也是富山福祉短期大學幼兒教育學科教授北澤晃老師解釋,藝術治療的成員主要是心理師,藝術是診斷的工具,比如專家會從顏色使用的方式去判斷畫者的心理狀態。「我們在乎的是畫畫過程開不開心,而不是關心畫者的身心狀態。」北澤晃老師說。

而臨床美術的老師也要撇除畫得好/不好的舊有觀念,並發自內心去欣賞彼此的作品、看見彼此的優點。曾經有位自閉症的孩子,因為在公共場合容易造成別人困擾,媽媽因此時常責罵、否定孩子。但在臨床美術課上,因為老師在孩子的作品中看見了優點與獨特性,改變了媽媽對自己孩子的看法:「原來我的孩子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進而改善了母子的關係。

在幼稚園的臨床美術課,第一堂就是找父母一起上課,讓父母學習如何看待孩子的作品。

雖然目前臨床美術並沒有大規模量化的研究,但在第一線教學的老師會發現,臨床美術的力量往往展現在當事人與周遭關係的變化。

又例如,幫我們上課的渡邊老師也分享她在幼稚園教導臨床美術的經驗。她發現,很多孩子畫了一筆就轉頭問老師好不好,很在意老師的評價;也有孩子畫了條線就遮起來,不想給別人看,缺乏自信。「孩子的表現也可以看出孩子日常的縮
影、家長如何與孩子互動。」渡邊老師說。

臨床美術是 理解共生社會觀念的入口

然而,畫畫不該是個負擔,創作更應是件快樂的事。幼稚園老師、爸媽回饋,以前總按照所謂的常識來評論孩子的作品,但上過課後,從原本覺得孩子亂塗、亂畫,進而發現孩子的優點與潛質,「原來我可以這樣解讀孩子的作品!」除了重新找回畫畫的感動外,父母與孩子也重新展開對話。

日本自1972年開始發展臨床美術,出發點是可以活化大腦、預防失智症,後來慢慢發現對身心障礙者、一般民眾都很有幫助,不只是繪畫,也有許多結合手作的創作。

甚至,我認為臨床美術是理解日本共生社會觀念的一個入口。為了營造一個彼此互助、共生的社會,我們可以先學會如何不帶偏見,並願意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看見彼此優點。而臨床美術是一個很好的場域,從每個人的作品開始,再擴及到這個人的長處,進而了解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其意義與價值。

原刊登於2018年12月181期《綠主張》月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