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香瓜在裂網紋的時候要特別注意水分控制,網紋才會均勻漂亮。圖中瓜果約為壘球大小,約1 個半月後成熟可採收。

文╲曾怡陵.北南分社社員 攝影╲林思誠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8年5月,174期

即將進入夏季,熱辣的日頭高掛灰藍無雲的天空,從苗栗卓蘭大安溪畔吹來陣陣微風。范玉芳包裹小碎花頭巾、戴上斗笠,僅露出戴眼鏡的雙眼,走入河堤旁的溫室,較不透風的室內猶如桑拿,逼得她的汗水不斷滲出。溫室這一頭的洋香瓜已開始裂網紋,預計於五月底成熟,開始出貨;另一頭的洋香瓜則處於授粉期, 開出一朵朵嫩黃的花。她的神情有些緊繃,快速地用水彩筆進行人工授粉。

▲范玉芳每天早上7點半上工,10點回家休息,下午1點繼續工作,然後持續到晚上6點。除了繁重的農務,家務也多由她打理,自從嫁作人婦,她幾乎全年無休。

挑戰最高山頭,要種就種最好的

「我剛離開(溫室), 我先生就打來:『快點回來,我授粉授不完了!』」授粉工作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依據范玉芳過去幾年來鉅細靡遺的工作記錄,發現中午的高溫不利授粉成效。她匆匆趕回溫室,與先生一起分頭趕工,務必在中午前完成授粉。「我什麼都記錄,播種日期、授粉日期、用肥次數……,其實就是一般說的產銷履歷,只是我連溫度、時間都記,遇到問題就可以去翻記錄。」

▲范玉芳發現蜜蜂授粉的洋香瓜品質不一,因此洋香瓜全以人工方式授粉,並使用不同顏色的鐵線來區分不同的授粉時間,以掌握生長期程。

這時節會進行的工作多為授粉、清園……等,溫室的走道極為乾淨,幾乎不見落葉。「他們有好好落實清園管理。」合作社產品開發部農產專員蕭元彰說,植株確認著果後再長出的花不會用於著果,故不具經濟價值,若不處理,花朵就會凋謝並發霉而成為病菌汙染源。

婚前,范玉芳任職於工業水質檢測實驗室,婚後隨丈夫一起經營種植聖誕紅的事業。以前時常旅行,特別喜愛日本,種了洋香瓜後,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耗在溫室裡了。會進入瓜果產業,源自國立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教授蔡東篡的建議,「那時候老師幫我看聖誕紅的病,說我們這裡溫差大,種洋香瓜品質會很好。」聖誕紅生長期在秋冬兩季,每年有半年的工作空窗,蔡東篡的建議讓她躍躍欲試,於是買了日本洋香瓜品系中最嬌貴、最難照顧的品種「阿露斯」。會選擇阿露斯則是因為想挑戰,「大家都說很難種,有人種了七年都不曾成功,沒有收成。我想說要做了,就給他選最難的!我本來就有聖誕紅的主業,比較沒有壓力。」

▲使用聖誕紅盆子種植洋香瓜,單盆栽種相較於連貫式的栽培,更可以避免疫病、蔓枯病等病害的傳播。

洋香瓜在形成網紋前會先裂開,初次種洋香瓜的范玉芳以為是品質異常,「第一年種,我不知道會裂網紋,以為壞掉,想說完蛋了,還去採掉!拿去給老師看,老師笑說連這個都不知道,還採那麼多顆下來,有夠拍損(台語:浪費)的!」從那時開始,只要蔡東篡開課,夫妻倆一定報到,也時常私下請益。

溫室裡一刻不得閒

前三年幾乎只能打平成本,如今范玉芳種植洋香瓜已邁入第七個年頭,品質和產量趨於穩定。蕭元彰補充,一般洋香瓜多採匍匐式栽培,瓜果容易接觸到土壤的細菌及濕氣;而范玉芳的洋香瓜採直立式栽培、單蔓整枝、一蔓一果的方式栽種,須費工地將瓜果和藤蔓吊掛起來,但有助於通風、可減少細菌感染,一蔓一果也有利於養分的集中。產品開發部農產組長洪瑞澤說:「在日本,一顆洋香瓜可以賣台幣好幾千元,台灣只能賣幾百,可是台灣的不一定比日本差,甜度和風味可能更好。」

市面上多數的洋香瓜於採收前兩週停藥,范玉芳則是在出現花苞時停藥,蕭元彰說:「洋香瓜著果期對病蟲害敏感,但此時期用藥容易在採收後出現農藥殘留, 為求農產品供貨的安全,范玉芳於授粉期停藥,生長環境便要持續保持清潔,以避免病菌危害。」

▲粉蝨為洋香瓜種植過程中常見的害蟲,范玉芳以其天敵盲椿來防治。圖中紙盒內裝有盲椿的食物及穀類緩衝材。

為了應付瓜類最常見的白粉病,范玉芳使用亞磷酸加精煉植物油防治,「白粉病會讓葉片枯黃,甜度拉不起來。」最近,她使用蔡東篡研發的谷特菌來防治,她將配方仔細噴灑於患病的葉片上,但仍然會有漏網之魚,「葉片那麼大,死角很多,裡面的葉子沒噴到,明、後天孢子會散出來到處飛,就一直感染下去!」

要照顧好阿露斯,水分是關鍵,「就是老師一直在說的『三水』。」洋香瓜對水分的敏感度極高,土壤、空氣、植物本身的水都要特別注意,水分控制的工作必須做到非常細緻,盆內植株的生長勢不一,所以土壤濕度不均,須以人工的方式補水。「每一條網紋都是在考驗對水分的控制。」洪瑞澤說。范玉芳夫妻種的洋香瓜網紋均勻,果形渾圓飽滿,光看就十分賞心悅目。

到原產地取經

阿露斯來自日本,范玉芳當然會好奇日本人怎麼栽種這個品系。她曾拜託友人安排參訪日本果園,從中觀察並修正自己的栽種方式。「洋香瓜的肥大期很短,選果或授粉的時候,delay(延遲)個三、四天,大小就會差很多。怎樣的果要留?要留幾顆來選果?多大之後要留到剩一顆?以前都沒有辦法很確定。」若選果時間延遲,那麼果樹的營養都分散了,會影響果實的大小。

有一年去日本巧遇採果期,范玉芳出發前還特地交代工人要採收掛有特定顏色鐵線的洋香瓜,結果在日本接到市場客戶的電話:「妳今天的瓜怎麼都不甜,跟前幾天採的差那麼多!」原來范玉芳出門那段時間遇到連綿陰雨,葉片光合作用差,導致果實甜度降低,「採收現場還是要看當時的狀況來判斷。後來我打電話叫工人先不要採,等我五天後回去處理。」

老家在苗栗縣竹南鎮的范玉芳,笑自己是不會講客家話的客家人。她謙稱自己的個性並沒有特別認真,自己一人實在忙不過來時,會放給工人做,但常出問題,最後自己又接起來做,「它就給你開那三朵花,如果那三朵授粉都沒成,那一棵洋香瓜就失敗了!」那先生是否會幫忙呢?范玉芳說先生忙著種聖誕紅,大多無暇幫忙,但常出意見,「我們以前很少吵架,因為種洋香瓜,吵了三、四年,他很會唸呀!」

▲范玉芳和先生吳金坤分頭專注在果園和聖誕紅的種植,雖然多少會有意見上的衝突,但也會互相體諒彼此的辛勞。

范玉芳又說先生每次上完農民講堂,就信心滿滿說要種更多種類的水果,都被她擋了下來。不過講到洋香瓜,她自己倒是興致高昂地提起想試種近幾年在日本風行的紅肉洋香瓜,「我很想去北海道找紅肉來種,大家都說好吃、很香。聽到哪裡有最好的,我就想拿回來試!」

洪瑞澤認為范玉芳是很願意配合、嘗試的農友:「我跟她說一起來做友善環境,她把整個溫室的南瓜都改成無農藥、無化肥;我說有非破壞糖度檢測設備,她二十三萬就買下去了;我們講要有倉儲,她也很快蓋了。」范玉芳今年初主動砍掉整個溫室五千多顆品質不佳的洋香瓜,「年初寒流來襲,溫度過低造成果實生長停滯,另外濕度過高造成一部分裂果,損失快五十萬。」洪瑞澤說明原因。打下來的洋香瓜和南瓜,加入燕麥及一些當季盛產的水果,成為范家的早餐。

▲小巧的黑栗子南瓜適合小家庭食用。

外型漂亮、口感綿Q的小黑栗子南瓜已陸續供應,同為視覺系且擁有豐盈甘甜汁液的網紋洋香瓜也將於六月中左右開始於站所上架,社員將可以品嘗屬於阿露斯品系的愛特納、紅冠、奧費斯等品種,及本土的蒂特蜜和天蜜。蕭元彰說:「范玉芳不會滿足於現況,她想要再更好。」未來,范玉芳還會供應什麼優質的瓜果呢?我們抱持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