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製成的不漂白紅冰糖為大塊原始結晶體,攪碎後由人工進行粗細分級作業,即可包裝。(攝影/湯正川提供)

文·攝影╱曾怡陵·北南分社社員

共同購買時期,與達益食品初次合作不漂白紅冰糖,至今供應主婦聯盟合作社更多糖製品。因為父親與鄭正勇教授熟識,負責人湯正川從國中開始,常跟著家人到臺灣大學的教授宿舍拜訪他,鄭正勇教授與林碧霞博士結婚後,兩家仍不時往來。直到有了產品的合作往來,才更深地理解林碧霞博士所傳遞的理念,漸漸地形塑了湯正川「以人為出發、追求公義」的人生觀。

從情分開始

從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畢業後,湯正川協助父親打理糖廠事務。一日,林碧霞博士、翁秀綾及綠主張公司職員謝鄭惠到糖廠拜訪。他輕拍正坐著的黑色沙發,「那時大概民國83、84年吧,她們就坐在這裡。」

那天父親出門,他將自家產品擺在桌上,一一介紹冬瓜糖條、冰糖、桔餅等製程。臺灣的冬瓜糖條作為拜拜用餅原料,為求美觀會經漂白處理,「以前是添加物越多,產品越漂亮越好。冬瓜糖條要像粉餅,越白越漂亮。」當他拿出未經漂白、黃褐色的冬瓜糖條時,深受林碧霞博士認同,至今仍是合作社最長青的產品之一。

林碧霞博士接著問起冰糖的製程,湯正川說明,冰糖通常是用特砂結晶,在結晶的過程中,因為糖是碳水化合物,降溫結晶之前的加熱會導致焦化,所以會漂白。「那是否可以用沒有漂白的二砂( 粗蔗糖)來結晶看看?你煮出來都給我們。」在她殷切地追問下,他決定一試。

以達益的產能,原本冰糖結晶率五至六成,一天煮三回可以有三噸多的成品,而不經漂白的紅冰糖得用小鍋子試煮,結晶率不到一成,甚至不結晶。「拿未精製的二砂去結晶比較難,搞了半年,煮了好幾次。後來有出來,但產量蠻可悲的。」那時,市面上還沒有不漂白冰糖,同業笑他:「唉這敗去( 臺語釋義為毀壞)矣,你煮臭焦啦! 」經過一年,抓到訣竅後才比較平順,剛開始每年供應量只有50公斤。這樣耗時耗工、占用設備場地、又沒有業績的作法,若不是熟識的長輩開口,也不可能如此熱情相挺。

M-201608-155-p1602-600x400

▲圖說:這個小小的接待區,正是當年湯正川與林碧霞博士、翁秀綾、謝鄭惠洽談合作的地方,也是他認識主婦聯盟的起點。旁邊的矮桌上放著一疊《綠主張》月刊,透過每期月刊,跟著合作社傳遞的理念一起前進,成為滋養生命的沃土。

信任先於問題

「因為林碧霞博士有專業,加上無私、讓人信賴的個人特質,所以那個時代的共同購買,她說什麼產品好,大家都會跟進。那時候常聽到的就是:『農產品有瑕疵,沒關係,來! 我們分掉! 』糖也是, 洪箱的西瓜也是。」湯正川回憶道。

2009年,喜願行等三家生產者的烘焙品,合作社驗出含有防腐劑「丙酸」,產品部立即要求生產者停工、產品下架,並進行訪廠,改配方重製送驗。而後生產者大會上,湯正川起身發言:「主婦聯盟跟喜願合作這麼久,不知道施總兼的為人嗎?你們覺得他的麵包會加防腐劑嗎?是不是有我們不知道的問題發生,所以驗出防腐劑? 」

有行動力的林碧霞博士,隔日便與同仁拜訪新北八里的中華穀類食品工業技術研究所,經專家證實,原檢驗出的丙酸圖譜訊號為基質干擾效應,因此排除丙酸的存在。「她選擇先相信施總兼,再去找問題。不是選擇我不相信他,再來找問題。這是有差別的。」遇到問題時,對生產者為人的判斷,找問題的途徑也會不同,湯正川認為,林碧霞博士秉持合作社價值,選擇與生產者站在一起,而不是本末倒置,完全依賴所謂的檢驗,這種支持和信賴關係,來自產品開發者對生產者的認識。

「我人生最精華的三十年,都跟主婦聯盟度過了,我覺得與有榮焉。」從一開始看到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到麥當勞站崗抗議,覺得「這真是很怪異的一群人」。到臺北中和景平路送貨時,看見騎樓走廊一排桶鍋,對於不用塑膠袋,而以如此沒有效益的方式分裝白米,湯正川覺得不可思議,觀念層層累進,心態也跟著改變。

達益堅持使用價格較昂貴的臺灣國產糖,即使一年可能因此減少600萬元收益;不用外籍移工,「受主婦影響啦!愛臺灣嘛! 」;受喜願行、生活者工作坊感動,曾晉用奇夢子當員工;看到合作社早期視工作人員為夥伴,重視員工生活,湯正川的糖廠也調整為週休二日,「很少糖廠像我這樣的啦,準時上下班,週休二日。」大埔徵收抗爭、反核遊行,也少不了他的身影。

對湯正川來說,林碧霞博士的理念不再是個人論述,而是象徵整個組織精神的存在,她親手實驗、找問題,有魄力地推動主婦聯盟合作社往前走,「組織裡一定會有人的衝突,儘管大大小小問題不斷,但抽離出來,只要價值維繫住了,還是會不斷前進。」希望這樣的精神能一直傳承下去。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6年8月,1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