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祐紀子帶孩子參加嘉義的反空汙遊行。

文.攝影 / 五十嵐祐紀子(台南分社社員)

第一次發現臺灣中南部空氣污染問題是三年前的冬天,有一天剛寫完碩士論文的我先生突然對我說:台南白河的PM2.5濃度很高,嘉義也很嚴重。當時我來嘉義已經幾年了,我注意到每年到了冬天,早上起來眼睛癢癢的,一直流眼淚、突然開始流鼻水,無法停止。我曾經住在東京時,罹患了杉木花粉症,所以有了過敏症狀的時候,只會覺得可能某些植物花粉造成的。另外,我一直覺得很奇怪,明明我住在離中央山脈很近的地方,怎麼看不到它?

但我沒有追究原因,總覺得:溫帶和熱帶氣候不同,可能這裡容易起霧吧!當時的我相信「中南部的空氣比台北好」這樣的觀念,完全忽略自己身體發出的警告。後來我開始時常瀏覽環保署的網站,確認當下的PM2.5濃度,每天在頂樓曬衣服時,確認能見度。這樣生活幾個月後發現,我不用依賴環保署的網站,只要確認山脈和周遭建築物,大概猜得出當下的PM2.5濃度,也可以預測幾個小時候的空氣品質。

專家往往會說:精密的監測機器測出來的數據才正確;他們意思是說,無法擁有數據的非專業者沒有資格討論空氣污染;政府說:要瞭解空氣污染對人體的影響,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但是,不管專家用多厲害的監測機器監測,他們無法回答每一位媽媽眼前的問題:「現在、在這裡,我該不該帶孩子出門?」。當孩子在我們眼前不停得咳嗽、眼睛紅起來、一直流鼻涕的時候,媽媽們無法慢慢等待政府的研究結果出來。萬一20、30年後,研究結果說「PM2.5造成的空氣污染造成嚴重的健康問題」,我們的孩子在成長階段受到的傷害已經無法挽回。

祐紀子一家於農曆年假期間回到日本所拍攝家鄉群馬縣的山(有著清晰的視野)-600

▲圖說:祐紀子一家於農曆年假期間回到日本所拍攝家鄉群馬縣的山(有著清晰的視野)。

作為媽媽(或者擁有對自己來說很重要的生命的人)不能只抱怨很無奈自己沒錢購買監測機器或雇用研究者,我們可以先從自己可以做的事情開始,創造出屬於我們的自我保護方法。以下是我們一家人這幾年摸索的、非專業者可以在家裡實踐的事情,這是靠我們一家人的經驗得到的方法,並不是「只要這麼做的話就沒有問題」,除非污染源停止排放污染物,空氣污染的問題永遠無法解決。另外,我想生活在不同環境,會有不同的方法,希望我和大家一起尋找更有效的自我保護方法。

 1 每天在固定時間觀看固定方向,確認能見度後,對照環保署公開的數據。外出時,要對比水平方向和頭上的天空的顏色。如果白天往水平方向看,看起來起霧,但頭上是沒有什麼雲的藍色天空,那就代表這裡有霾害。

2 注意自己和家人-尤其是身體比較虛弱、敏感的人的身體狀況的變化,隨時注意身體狀況的變化和空氣品質是否有關係。

3 空氣品質很好的時候和很不好的時候,都要拍照紀錄。在中南部的秋冬空氣品質每天都很差,每天看到這樣的天空,會讓自己也痲痹,不知不覺之中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狀態。所以,有空要拿出自己在夏天拍的照片,提醒自己這裡該有的天空。

4 有機會的話,帶孩子去海拔比較高的地方,讓孩子看看我們生活的地方被霾害形成的「鍋蓋」蓋起來的樣子。

5 有機會帶孩子去台灣東部(空氣最好地方)確認一下空氣汙染和空氣很好的差異。在東部,就算下雨起霧,還是看得到山脈,距離離我們近的山的顏色是綠色,距離離我們越遠顏色越來越接近天空的顏色。絕對不會像中南部,看遠方只看到一條灰色的窗簾遮住中央山脈。

6 積極的與學校老師和職場同事討論,引進空氣清靜機。

以上是我的經驗和看法。

祐紀子一家人-600

▲圖說:祐紀子一家人為自己與孩子持續積極尋求自我保護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