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一日,主婦聯盟基金會消品會成員們學習以肥土菌混合菜渣果皮,嘗試做廚餘堆肥。

文|陳曼麗(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常務監事)   攝影|主婦聯盟合作社提供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5年12月,147期。

臺灣廚餘回收政策,如果沒有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就不可能有此成就!如果沒有林碧霞博士,主婦聯盟基金會就不可能推動這個政策!

資源回收到廚餘回收

一九八七年開始, 主婦聯盟基金會以推動生活環保、垃圾分類、資源回收、垃圾減量系列政策起家。臺灣垃圾成分中,約有四十%是可以回收的資源,三十五%是廚餘,剩下二十五%才是一般垃圾。一九九五年,主婦聯盟基金會進行「家庭廚餘堆肥化之研究」,當時主要研究者林碧霞博士帶領我們進行操作研究,與先生鄭正勇教授是我們一切知識的來源。一九九六年,資源回收成為全國政策後,主婦聯盟基金會適時開始推動廚餘回收政策,也因為有林碧霞博士參與。

臺北市全面實施廚餘回收

一九九八年六月,主婦聯盟基金會提出「推廣家戶廚餘和校園、公園落葉堆肥化處理之研究計畫」,計畫主持人即是林碧霞博士。主要的計畫場域在臺北市,透過臺北市環保局向環保署提出申請,同時向臺北市政府教育局商借臺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一小塊空地,做為堆肥的執行場地。

我們的廚餘從哪裡來呢?住在臺北市的主婦聯盟志工們開始在自己或好朋友的社區展開遊說,邀請社區加入計畫。第一年從十三個社區二百九十三戶家庭開始, 第二年擴充到三十三個社區六百四十戶家庭,分佈在臺北市十二個行政區。

當時林碧霞博士堅持分佈在十二個行政區,她說:「這樣可以讓每個行政區都有種子社區,如要進行政策推動的時候,大家就有經驗,可以成為很好的在地示範社區。」她實在是高瞻遠矚,佈局臺北市要如何推行廚餘回收政策。

計畫期間,林碧霞博士不斷培育志工講師,成為她的分身,到各社區宣講廚餘做堆肥。志工們認真參與實習,從不懂到懂,透過實際操作經驗,到社區和學校推廣時更有說服力。我們從她身上,看到實踐的力量。

一九九九年,主婦聯盟基金會舉辦「廚餘做堆肥觀摩會」,邀請中央及地方政府官員、社區居民實地觀摩,並贈送一包廚餘堆肥成品。當時,汐止鎮公所立即在鎮內規劃執行,臺北市政府也宣布開始推動。

二○○○年六月五日,臺北市政府選了兩個里示範進行《臺北市家庭廚餘堆肥化推廣計畫─內湖區西湖里、西安里廚餘回收製作堆肥推廣計畫》,由主婦聯盟基金會負責執行,林碧霞博士還是計畫主持人。計畫非常成功,臺北市開始實施「垃圾費隨袋徵收政策」,而廚餘可以直接倒入廚餘回收桶。很多里長積極要求加入廚餘回收的試辦里, 因此隨即擴及五十一個里。

二○○二年,馬英九市長競選連任時,將廚餘回收列入環保政見,於是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臺北市全面實施廚餘回收政策。當時台塑企業承諾設立廚餘堆肥場,處理臺北市的回收廚餘。此前廚餘堆肥場暫設「山豬窟」,也外送其他農業地區協助,為了減輕運輸重量,在臺北市進行廚餘脫水。臺北市的廚餘非常「營養豐富」,七成賣給養豬協會,另外三成用做堆肥,所以臺北市民必須將廚餘分為養豬廚餘用的「紅桶」,後續以高溫消毒;堆肥用的「藍桶」,成品則回歸大地滋養土壤。

強制全國廚餘回收政策

二○○○年象神颱風來襲,基隆河沿岸淹大水,摧毀了設在河畔的臺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的堆肥場。當時環保署長郝龍斌知道後致電主婦聯盟基金會,詢問如何協助重建?經過主婦聯盟基金會董事會討論後,認為臺北市政府既已開始進行廚餘回收政策,就讓這堆肥場功成身退。

其後環保署逐年編列預算,二○○二年編列三億元,二○○三年編列一億元,二○○四年編列二‧ 五億元,補助各縣市政府(包括離島)設立廚餘堆肥場。二○○六年四月一日,環保署長張國龍任內實施全國垃圾強制分為三類:資源回收類、廚餘回收類、一般垃圾類。至此,廚餘回收成為從中央到地方的廢棄物處理政策。

以身作則的教導

一九九六年,我從美國回到主婦聯盟基金會擔任祕書長,後又擔任董事長,與林碧霞博士一起執行過「廚餘回收做堆肥計畫」、「硝酸鹽減量計畫」。她不厭其煩教導我們這群志工媽媽:

「萬物歸田,廚餘在農業社會不是垃圾,本來就會拿來餵養動物和製作堆肥。由於都市化,導致都市廚餘無法家家戶戶個別處理,必須由政府規劃回收, 統一處理。」

當我們到社區學校宣導,碰到學員詢問而不知如何回答時,回到基金會,她協助我們弄懂,讓我們帶著自信繼續推廣。

早期做廚餘堆肥時,林碧霞博士常說:「廚餘來自菜葉果皮,本來就會爛,尤其大白菜含水分高達九成爛得更快,很適合作堆肥。」為了讓廚餘更快腐熟,她請參加的六百四十家戶,把廚餘切小塊。她在家時,一樣把西瓜皮或柳丁皮用刀或手弄小塊,如此以身作則教導我們。

有段時間,她去主婦聯盟合作社幫忙,時間掐得很緊。主婦聯盟基金會常在早上八點開會,就是利用她出門工作前的時段,以配合的行程。有時候,鄭正勇教授也會一起來,我們常說,主婦聯盟基金會賺到了, 買一送一! 所以, 我們與鄭正勇教授也非常熟悉,他是看著這群媽媽如何蛻變的指導者和旁觀者。尤其當要推動政策,與官員和學者辯論時,常常向他們討救兵,提供子彈上場打仗!

林碧霞博士,與兩個主婦聯盟─基金會和合作社,緣份很深!大部分是她諄諄教導而不居功,她曾擔任主婦聯盟基金會的副董事長,卻推辭擔任董事長。她與我們相處毫無架子,大家都很喜歡她,我們會一直思念她誠懇又親切的話語,以及感謝她對臺灣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