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好生活合作社位於花蓮北濱公園,融入樸門設計概念,充分利用環境中的資材。

文‧圖/朱安棋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4年7月,130期。

自由經濟體制下的人們,選擇工作時是否自由?花蓮好生活勞動合作社以人為出發點,希望人主動找到自己對的位置,與他人合作,從中思考真正的勞動價值與意義。

週間的花蓮北濱公園裡,長椅上躺著伴隨著海濤聲入睡的人們。這樣的悠閒景象即使在週末的城市應該也不易見。生活與工作並非完全衝突─人可以從事發展自我價值的工作,用力工作、開心生活,這是好生活合作社所追求的。

從想像合作社開始

花蓮好生活勞動合作社(本文簡稱好生活合作社)的起點,要從花蓮樸門在二○一二年舉辦「開放空間工作坊」說起。這群對合作社事業有興趣的人聚集一起,包括小島學堂的謝光榮、味萬田負責人魏明毅、義務推廣樸門永續設計的慈濟大學教授邱奕儒等,透過曾擔任主婦聯盟合作社理事主席的陳岫之,帶大家了解合作社事業,啟發了成立合作社的念頭。同年底,樸門舉辦「合作人培力課程」,對於合作社的想像更為具體。

一開始他們想成立以花蓮縣市為範圍的「社區合作社」,創造社區多樣性的合作事業體。但花蓮縣政府以「你們這群人並不住在同一個社區」為由駁回立案申請。之後曾考慮「消費合作社」,與主婦聯盟合作社連結,但時機尚不成熟,與原先的動機也差異過大。比起都會區,花蓮消費者取得小農食材相對便利;而他們的宗旨是希望創造尊重自我價值的在地就業機會,因此最後選擇了凸顯勞動者角色的「勞動合作社」。一路上,主婦聯盟合作社提供許多資源與協助,落實社間合作的力量。

因為多元,所以寬廣

好生活合作社理事王玉萍認為,合作社最珍貴的資產是人。因為這是人的組合,每個人對合作社的想像與想做的事情可以結構出更寬廣的可能。業務協理徐堅璽笑稱以前的自己是資本體制下的幫凶,他的背景是臨床心理師─當人們受到壓迫而造成心理不適應時,他的責任就是幫助他們排解,再送回體制中繼續接受荼毒,形成一個惡性循環。他決心脫離這個循環,現在他最想做的是將人帶回自然,在大自然中得到療癒,這也是他留在合作社的主要原因。

好生活合作社社員組成多元,主要涵蓋三大方面:食、農、教育。雖然業務項目尚未明確,但他們希望透過這三大方向,讓花蓮在地與就讀的人可以找到想從事的事業,透過合作經濟,讓小事業可以在地扎根。這也是理事、東華大學台灣文化學系教授張瓊文想為學生做的事:讓希望留在花蓮的學生,能在畢業前透過參與合作社扎實地自我培力。目前仍在大學就讀的準社員開始參加業務規劃,並擔任解說導覽,讓社員能有更充裕而彈性的機會從做中學,去自我探索,進而創造出自己獨特的勞動價值。

每個入社者要有即將成為小事業體老闆的準備,必須具備一定的決心,因此與一般合作社不同的是,除了繳交入社股金二萬元外,還要接受十天的入社見習,確認入社者真的想與這群人一起工作。結業後會得到一筆約五千元的勞務費,同時也存下第一筆入社股金(可分期繳交)。

未來的路,值得一起來探索

目前好生活合作社僅有食的事業體─ HAPPIS Café,來自於布農族的神話故事。很久以前洪水降臨大地,布農族人逃難過於倉促,沒有攜帶足夠的食物與火種,紅嘴黑鵯(hapis)替布農族人帶回火種。火種象徵傳遞希望,也提醒人們別一味往心外求,而忽略了自己也有改變的力量。因此好生活合作社將hapis延伸為happis,意為happy,也象徵合作不能只靠個人,而是眾人的聚合。

M-201407-130-p0902-600x400

圖說:於新址開幕的自釀小米酒開幕會,主廚邱麗玲正在準備生菜沙拉,沙拉裡的各種蘿蔓萵苣,是前一天與夥伴親自到小農的田裡採的。(圖/顏郁玫)

HAPPIS Café一開始以社區廚房的概念為出發點,以監事謝光榮位於明禮路的工作室為基地。謝光榮夫婦是阿南達瑪迦的推廣者,但阿南達瑪迦的素食理念,並非合作社社員都能理解也加以推廣的。剛好當時理事主席陳岫之願意提供自己租下的位於北濱公園附近的房子,就決定以此為新的據點。HAPPIS Café於五月底歇業檢討中,下一階段,好生活合作社希望從教育著手,培育食農教育講師,在地扎根。

M-201407-130-p0903-600

圖說:HAPPIS Café營業初期僅提供蔬食餐點,食材來源秉持著吃當地、吃當令的原則,向在地有機無毒農家與加工品生產者採購,不足的部分便是利用主婦聯盟合作社的安心食材或台灣各地的本土蔬果。圖為主廚龍珠慈仁的料理,藏式餅皮、菠菜泥、自製起司。(圖/顏郁玫)

好生活合作社第一屆理事們社會經驗相當豐富,雖然與年輕人相較更清楚合作社發展的方向,但理事本身都有正職工作;而真正執行者也非理事,造成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希望在下一屆的理監事選舉時讓年輕社員出頭,讓他們更自主地決定方向。

從花蓮小一點洋行買來的《活著的城─花蓮這些傢伙》,作者劉崇鳳這麼寫著:「因為我們過的是人生耶,這麼出人意表的東西,就算自己努力揀擇,也不會完全順遂的。所以把不順遂的辛苦都記下來,好像再有躓礙痛苦,也都稀鬆平常。」也許好生活合作社並非成熟的合作社,但也因為它的不完美才顯得珍貴,在發展中所遇到的困境與應對方式,為有心發展合作社事業的人提供了更多的對話與思考。(作者:企畫部專員)

HAPPIS Café接受團體預約,詳情請洽HAPPIS Café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