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生活者工作坊提供精障朋友和二度就業媽媽們溫馨的工作場所。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3年1月112期。

文/曾怡陵 圖/劉忠

廢油重生 也讓奇夢子重獲新生

學護理出身的翁美川,曾擔任台北市立療養院附屬咖啡屋的輔導老師, 提供精神病友工作訓練的場域。她認為經過咖啡屋的訓練後,較庇護工廠開放, 可以接觸一般身心健康的人, 而非在機構化的工作環境中( 相對刺激較少),如此也可促使他們有較大幅度的進步。

製作再生皂, 對一般人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對於奇夢子, 可能會是一道難以跨越的鴻溝。給奇夢子工作的指令必須清楚, 包含攪拌原料的力道、包裝該怎麼包才會緊實等等細節, 若是改變流程, 除了親自示範, 還要請他們跟著做一遍, 才能減少認知不同造成的錯誤。

「裁紙也很困難耶!因為使用一些回收的包裝紙袋、信封袋、月曆紙……, 紙要怎麼裁才不會浪費,這都要用腦。」有成員因為這個過程實在「 太煩了」至今仍感到抗拒。

從被照顧者到家庭照顧者

 發病會讓奇夢子喪失原本擁有的能力, 很多事情他們都需要從頭學習。每個人發病時所處的成長階段不同, 遂而認知訓練也得因人而異。國中時期發病的人, 可能對於人跟人之間的接觸、異性的交往等,都不熟悉, 也必須做相關的引導。

奇夢子傾向負面思考, 會扭曲別人的意思, 下決定時易躊躇不前。有一天, 翁美川察覺到一位成員情緒非常低落,追問下才知道原來是房間的燈泡壞了一個月,她不會換燈泡,也猜測哥哥不會。翁美川就引導她:「妳是不是有賺錢? 家裡附近有沒有賣燈泡的地方?妳可以去買燈泡, 順便請他們幫忙換( 需要付工錢)。賺錢就是要這樣花的。」

她讓奇夢子學會積極面對困境,很多人也在她的鼓勵下,開始有了儲蓄的習慣。以前他們沒有存錢習慣, 很快地就將掙來的錢花掉了, 為了鼓勵他們存錢, 剛開始「還得懇求他們存錢, 逼他們拿錢出來, 帶他們去開戶,叮嚀每個月存錢。後來看到存褶的錢漸漸增加,會很開心的發現, 原來存錢他們也可以做到!」 有的成員在媽媽生病時會照顧媽媽, 陪伴媽媽走完最後人生; 也有哥哥做生意, 需要資金, 還會向他們借;與家人出去吃飯, 還可以與哥哥們一起分擔金額, 共同慶祝家人生日宴, 讓她感覺是家裡的一份子, 她是一個有用的人……他們靠自己的力量賺錢, 照顧自己, 也從被照顧者變成家庭的照顧者。

直到現在, 合作社的奇夢子還是會常常打電話找她談心,會開心地告訴她存多少錢, 或者催促她該聚餐了。

一位奇夢子所需的訓練長達一至兩年的時間, 有時候過程中看到他們沒有進步, 翁美川也會感到低落、失望和生氣,但是能夠幫助他們發掘自己人生的目標, 看到他們一點一滴的進步,就是她最大的安慰。

以再生皂取代合成洗劑

問翁美川為何生產環保再生皂, 她說這想法是源自於多年前主婦聯盟基金會參訪日本的經驗。一九七○ 年代日本最大的內陸湖泊-滋賀縣的琵琶湖, 因為家庭廢水排入, 導致湖水出現優養化的現象, 後期甚至出現紅潮和惡臭, 元兇就是合成洗劑中的磷。在環保人士以及生活俱樂部社員的努力下, 他們回收家庭廢食用油,將其製成的肥皂取代合成洗劑,達到雙重降低汙染的效果。

翁美川於是把這樣的理念引進共同購買, 另外因為製作廢油肥皂的步驟相對簡單, 又不需要與人頻繁接觸, 就成了奇夢子進入生活者工作坊的第一門功課。

多數清潔劑含有的合成界面活性劑, 大多來自非再生性能源-石油提煉製成,排入河川後易造成河川優養化,或進入魚貝體內, 改變其性別和族群數量。清洗後易殘留化學物質,其中乙二醇醚類和壬基苯酚類在動物實驗中會影響生殖能力,甚至破壞免疫力,引起癌症。

肥皂的界面活性劑分解度高,對環境友善。環保再生皂不僅照顧環境和身體的健康, 也讓奇夢子擁有了新生命。( 作者:企畫部文宣課專員)

【合作社環保再生皂的製程】

  1. 靜置廢油,等待雜質沉澱。
  2. 將水780cc、糖2大匙、鹽2大匙和氫氧化鈉(俗稱苛性鈉)290g充分攪拌。(過程中碳酸鈉會產生高溫,需留意不要被燙傷)
  3. 將步驟 (2) 的液體倒入油2000cc和些許肥皂NG品刨成的皂絲中,攪拌15分鐘。
  4. 將肥皂液倒入豆腐盒中。
  5. 凝結為固態後切塊,在通風處陰乾至少一個月。
  6. 以包裝紙包覆肥皂,再用貼紙固定包裝,一塊環保再生皂就完成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