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糧放牧雞蛋

1母雞產蛋六週前便開始食用非基改玉米、黃豆,搭配維生素、礦物質和胺基酸等原料製成之飼料。
2自然放牧,增加雞隻傷病、雞蛋破損、產能降低風險,卻換來牠們自由、快樂的生活空間。
3飼養全程不用藥、不換羽、不餵食額外添加色素之飼料。

>>>了解更多蛋知識

分類: , .

非基改飼料二部曲──善糧雞蛋

文╱莊桓昌·產品開發部開發課專員 攝影╱莊桓昌、李婉婷


▲母雞會自己跳進產蛋箱內下蛋,生產者每天會撿好幾趟雞蛋,減少雞蛋汙損。(攝影/李婉婷)

繼2015年底合作社首批餵食非基改飼料的畜產品「善糧黃金雞」和「善糧滴雞精」問世後,「善糧放牧雞蛋」也將於2017年10月誕生,這也意謂合作社的非基改之路再度向前邁出一大步!而過程中的曲折和艱辛,要從生產者「江森」催生臺灣第一條非基改飼料生產線開始說起。

2014年,合作社與雞肉生產者「江森」(負責人為江振德)合作,協調飼料廠將黃金雞飼料中的基改玉米,部分改採用國產非基改玉米。當時初步設定國產玉米取代進口基改玉米的比例為10%,該批次共使用1.8公噸國產玉米,開啟了非基改飼料之路。然而當時合作的嘉吉飼料廠,因實際生產操作遭遇諸多繁瑣、難以克服的問題,無法繼續配合生產。生產者江振德走訪各飼料廠大半年後,終於促成與「國興飼料廠」的合作,建立起臺灣第一條非基改飼料生產線。

合作社相繼推出「善糧黃金雞系列產品」和「善糧滴雞精」後,雖然獲得社員們大力支持,然而非基改飼料的使用量仍不足以支撐一條生產線的運作,其中最大的困擾是,非基改玉米每批次最低採購量動輒數十到上百公噸,即使江森添購冷藏設備以延長玉米的保存時間,最後仍有超過四分之一用不完,只能低價賣給飼料廠幫忙消化。因此,勢必要擴大非基改飼料的使用範圍,才能讓這條生產線永續生產。合作社經過多方評估,選定「雞蛋」為下一個使用非基改飼料的目標產品後,便立刻與供應合作社雞蛋的生產者們,討論改用非基改飼料的可能性。


▲一般蛋雞飼料(左圖)因未經過讓澱粉糊化的「打粒」製程,故仍依稀可見玉米、豆粕、蚵殼等碎粒,其生產成本較低。善糧飼料(右圖)生產線採用生產白肉雞或土雞的粒狀飼料系統來製作,原料粉碎得較細緻,生產成本也比較高。(攝影/莊桓昌)

面對陌生領域的恐懼

一般畜牧業的生產成本中,飼料占比約七成,因此若1公斤飼料價差零點幾元, 或者飼料轉換效率(註1)差0.1,就可能會決定更換飼料供應者。因此大家應該不難想見,當合作社告訴生產者,希望將占飼料成分一半以上的玉米和黃豆,全部改成昂貴的非基改等級原料,生產者會有多麼驚恐!除了飼料價格翻倍外,原本生產者可依過往經驗,選擇適合自己牧場的飼料品牌,現在等於完全失去了選擇飼料的權利,「這樣特殊的飼料雞吃了會不會水便?產蛋率會不會下降?」、「以前有問題可以去找飼料廠,現在換了非基改飼料,如果出問題要找誰?」、「現在跟合作社配合得好好的,換了非基改飼料蛋就要漲價,萬一社員不買單怎麼辦?」這些都是生產者一定會顧慮的問題。其實,合作社的雞蛋生產者們,當初既然決定踏上動物福利這條路,骨子裡就比一般人更有冒險精神,然而面對非基改飼料如此陌生的領域,短時間內確實很難克服內心的掙扎和恐懼。


▲牧場內的母雞在沙坑進行「沙浴」,清除表皮的污垢。(攝影/莊桓昌)

轉機

2016年5月底,合作社找到一家曾和江森合作過的牧場,願意嘗試改用非基改飼料,然而牧場、飼料供應(江森)和合作社三方,經過一年不斷模擬和協調各種可能發生問題的處理方式,包括飼料和雞蛋的運輸、飼料配方的調整、飼料供應穩定性、雞蛋規格計價方式⋯⋯ 等等。牧場方進一步評估後,深感有不少潛在的成本和風險難以預估,最後還是放棄了。所幸,一年前曾被合作社推動非基改飼料議題「驚嚇」過的生產者中,有位生產者仍持續思索著投入非基改飼料行列的可能性。「你們希望改用非基改飼料,我問過很多朋友,大家都覺得風險很高,勸我不要做⋯⋯但是我想了很久,還是覺得這是一條對的路, 我們可以來配合看看。」某次拜訪永興畜牧場時,生產者蔡榮鴻先生主動這樣告訴我們,也讓這條曲折的非基改之路,再度浮現曙光。

走在時代尖端

這一天,合作社同仁和江森一行四人,來到彰化縣竹塘鄉的農田間,一座外觀怎麼看都很難和「時代尖端」聯想在一塊的老舊蛋雞場。牧場主人蔡榮鴻先生帶領著大家走入雞舍,母雞們還是如往常一樣熱情,把大夥團團圍住。「我十年前就改成放牧飼養了,就我所知,當時沒有人用這種方式(生產雞蛋),所以我應該是全臺灣第一個做放牧雞蛋的人。」「如果我改用非基改飼料,不就又是全臺灣第一人了!」(註2)蔡先生苦笑著,臉上看不出得意的表情,反而有種滄桑的感覺。永興和江森,兩家生產者為了共同的理想,在各自的領域裡都可說是孤注一擲,彼此洽談合作細節時,自然是特別謹慎,看似在商言商的氛圍下,反而更讓我看見雙方為了順利催生「善糧放牧雞蛋」,做出許多犧牲和妥協,而合作社在這場革命中,也肩負起集結購買力的重責大任,保證收購牧場三千隻母雞所產下的蛋量,讓生產者們無後顧之憂地專注在生產上,合作社精神在此展露無遺。

一盒「善糧放牧雞蛋」背後,需要合作社行政團隊的籌畫和協調,也需要永興畜牧場承擔非基改飼料帶來飼養的風險,更需要江森所建立的非基改飼料生產線去支撐。然而,付出的這些心血,最終仍得仰賴社員們一點一滴的支持,非基改飼料才有機會進入下一個樂章!

註1:每生產單位重量的產品耗用飼料的重量,意即長出1 公斤的肉或蛋,需餵多少公斤的飼料。例如白肉雞的飼料轉換效率約1.7,代表餵食1.7 公斤的飼料,白肉雞的體重會增加1 公斤。

註2:臺灣市面上通過有機認證的「有機雞蛋」,按規定不能餵食含基改成份的飼料,並須採符合動物福祉的放牧方式飼養。不過目前臺灣有機雞蛋的飼料,並沒有專門的飼料生產線可生產,而需由牧場自行少量加工,成本相對高,也反映在雞蛋售價上。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10月,168期。

 

產品規格

產地

彰化永塘

生產者

永興畜牧場

數量

8顆/盒

惡魔蛋                                                             ▲Dutch Baby

蔬食蛋黃麵                                                        焗黃金雞肉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