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3年3月114期。
文/曾怡陵 圖/劉忠

一九九九年溝通永豐餘第一批衛生紙之募款分配狀況的往返信件,至今仍靜靜躺在理事主席黃淑德的抽屜裡,見證了共同購買早期這群媽媽們堅持開發再生衛生紙的決心,即便當時財務困窘,需依賴募款和善心人士的捐款來支付首批衛生紙的預付款,她們仍不放棄,於是第一支綠主張自有產品「綠主張不漂白再生衛生紙」誕生了!

早在二、三十年前台灣市面上的衛生紙,多是用再生紙漿製成的。直到某些品牌大廠挾百分之百處女紙漿的口號強勢入侵,強調潔白、柔軟才是好衛生紙的觀念,誤導了消費者的選擇,將潔白和清潔乾淨劃上等號,徹底翻轉了大眾對衛生紙的使用習慣和觀念。影響至今,台灣民眾對於再生衛生紙的使用率仍偏低。

永豐餘紙廠在七○年代取得環保標章,推出百花衛生紙,雖經漂白,但因以再生紙製成,不夠亮白的外觀讓消費者存有疑慮,導致鋪貨困難;加上當時回收觀念未臻成熟,回收紙品質不佳造成貨源不穩,時常面臨斷貨的窘境。

當年主婦聯盟基金會一群關心環保的媽媽們,希望破除潔白衛生紙的迷思,夢想著全國的家庭和企業,能夠捨棄使用原生紙漿製造的衛生紙,改用回收紙製造的不漂白再生衛生紙,以減少樹木的砍伐。

媽媽們於一九九七年成立專案小組密集討論,一手包辦紙廠接洽、包裝、定價、通路以及推廣策略,在一九九八年六月五日世界環境日當天,推出台灣第一支不漂白再生衛生紙,也是共同購買的第一支自有產品。這支產品,沒有高利潤,完全是從關心森林的環境議題出發。基於同樣的環境理念,共同購買的長期贊助者文英基金會在旁不時提供扶持,而永豐餘紙廠也出手相援,提供衛生紙的倉儲,甚至協助包裝設計和整箱配送。這兩個單位,在共同購買推廣再生衛生紙早期,提供溫情的實質協助。

M-201303-114-p0301-600x400
第一支不漂白再生衛生紙。

一白遮三醜?

台灣一年消耗約三十三萬兩千多噸的家庭用紙(註一),而國人習慣使用白度九十度以上的衛生紙,造成以原生紙漿製成的衛生紙仍佔市場多數,而再生衛生紙僅佔五%(相對低於日本的六十%)。

因為市場對不漂白衛生紙的接受度低,廠商多以漂白方式處理,紙漿加氯漂白過程易產生戴奧辛,嚴重危害環境。另外為了在洗漿過程讓漂白水(次氯酸鈉)能夠滲入纖維,加重濃度的做法也增強廢水處理的困難度。而讓產品外觀看起來潔白如新的螢光劑,則在許多研究和報導中揭露其可能毒性。

為了減低脫墨過程造成的能源損耗和汙染,合作社的不漂白再生衛生紙優先以文化用紙的裁邊紙為再生漿原料,混以少量的長纖裁邊紙以加強紙張的韌度,經過除汙、除渣、粗篩、少量脫墨、洗滌、淨漿等過程製成成品。由於再生紙的品質取決於廢紙的來源,故仍免除不了微量螢光劑的殘留。然而只要製程中不再添加螢光劑,加上多次洗漿,即可去除遷移性的螢光成分,螢光物質不會經由擦拭轉移到人體肌膚。

M-201303-114-p0302-600
不漂白衛生紙的製造流程。

支持再生紙產品護森林

以美國環保署的資料顯示,以一公噸的回收用紙取代原生紙漿, 可以減少十七棵大樹的砍伐,省下二萬六千五百公升的水及四千一百千瓦.小時的電力。

合作社在二○ 一二年使用的再生衛生紙量僅約為四十七公噸,換算成原生紙漿砍伐樹木數目,我們等於救了八百棵樹木免於被砍伐。為了讓再生衛生紙能貼近社員的各種生活需求,從最早的捲筒衛生紙,合作社陸續開發了抽取式衛生紙、擦手紙等系列。便利包的誕生則是考量餐桌、臥室等居家環境的衛生紙量需求較少,將規格縮小至抽取式衛生紙的三分之二,展現合作社愛惜資源的開發原則。隨手包則因應二○一二國際合作社年,在外觀有了相呼應的設計,希望藉此推廣合作運動,讓更多人認識合作社。若社員意識到衛生紙的使用與環境資源的關係,調整自己使用衛生紙的習慣,對森林環境的保護會有更大的助益。

使用再生衛生紙除了可以減少樹木砍伐, 也消耗較少的能源。相較於原生紙漿的製造,再生紙漿的製程可以減少約七十五%的空氣汙染,三十五%的水汙染及大量的固體廢棄物。使用過的衛生紙不可回收, 若因為要求外觀乾淨的紙張,而採用處女紙漿,勢必重創我們的山林。森林具有涵氧水資源、防止土石流及淨化水質等功能,林業試驗所的資料指出, 一千平方公里的森林每年約可蓄水四億四千八百萬公噸,超出翡翠水庫的蓄水量。森林也是生物的重要棲息地,保護森林才可以免於依存其中的生物免於遭遇滅絕的命運。

愛森林運動不曾停歇

主婦聯盟基金會在一九八○ 年代走上街頭為森林請命,一九九八年推出不漂白再生衛生紙,帶著企畫書全國奔走,向政府和百大企業宣導辦公室環保。不只向政府和企業喊話,基金會也深入校園和社會,從教育著手讓大家認識森林保育的重要性。

二○一○至二○一一年間舉辦「虎山自然步道環境教育營」,透過河川和植物的生態教育以及遊戲關卡的設計,引導學童與自然環境互動,思考日常生活與森林資源的關連;並學習如何回收紙張,在生活中落實愛森林行動。學童透過實驗了解溪流的自淨能力,以及清潔劑如何破壞水的表面張力,影響環境生態。另外,也自行動手計算虎山的相思樹林可以製成多少紙張,並透過手抄紙製作,了解回收紙張對森林的影響。

一九八九年共同購買提出「愛森林就從擦屁股開始」的推廣口號猶言在耳,我們是否要因為要求一張不可回收的衛生紙外觀的潔淨,而犧牲森林、生態,以及個人的健康,是值得大家深思的。(作者:企畫部文宣課專員)

國內目前可回收的紙

  1. 白紙類:電腦報表紙、筆記書紙、白色信封等。
  2. 混合紙類:影印紙、雷射影印紙、傳真紙、雜誌等。
  3. 報紙類:報紙、電話簿等。
  4. 牛皮紙類:牛皮紙、牛皮紙袋、厚牛皮紙板、紙盒、紙箱、瓦楞紙等。

不可以回收的紙

  1. 複寫紙、感熱紙、蠟紙、柏油紙(防潮用紙。係在兩層韌力強的原紙間塗上柏油而成,主要用於防潮性的商品包裝)。
  2. 有油漬的紙、掺有金屬等其他成分的合成紙、用過的衛生紙、紙尿片等。

註一:
1. 資料來源:台灣區造紙工業同業公會。
2. 家庭用紙包括擦手紙、捲筒衛生紙面紙等一次性家用紙類產品。

註二:
1. 資料來源:台灣區造紙工業同業公會。
2. 廢紙回收率計算方式為:(國內廢紙回收量+廢紙量出口量)/(紙張與紙板總消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