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除草的洪啟瑞。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3年8月119期。
文.圖/曾怡陵

嘉義石棹的堂兄弟洪紹勛和洪啟瑞,各自承襲父親製茶的技術和個性,茶湯的滋味一如他們的體魄,前者清揚澄明,後者深沉渾厚。

山嵐冉冉飄起,疏落的陽光灑在洪紹勛百年古厝前的埕上。他那理著平頭,國中剛畢業的大兒子依樣畫葫蘆地翻拌在地面攤曬的茶菁,小兒子則在旁邊「幫倒忙」,讓洪紹勛忙碌之餘還要不時注意狀況,隨時準備善後。

p0201

土地顧得好 孩子的未來才有依靠

說到這對寶貝兒子,「真的是讓我一個頭兩個大!」洪紹勛說他還在學習如何做個父親,只要他們沒有犯太大的錯誤,都會給予容錯空間。製茶的事,讓他們慢慢接觸了解,未來是否接手他的事業,要看他們的意願和當時產業的狀況。目前能做的,就是幫他們把茶園顧好,孩子日後的生計才有最基本的依靠。

洪紹勛在茶園分區砌擋土石牆,用花生殼和甘蔗渣覆蓋在土壤上,除了保持濕潤和養分,也可防止豪雨沖刷造成坡地土壤流失。這樣的堅持來自保守祖傳基業,以及照顧後代的心意。

父親放手讓他盡情揮灑

從小在茶園耳濡目染,洪紹勛已經習得茶園管理和製茶的基本功,在嘉義農專農場管理科就學期間,也常帶同學回家幫忙。當完兵後,自父親手中承襲六分地的茶園。承接茶園後,父親全權放手,讓他自己在實驗中找答案。洪紹勛說跟父親的相處就像朋友一般,什麼事都可以攤出來討論,做什麼父親都全力支持。

洪紹勛決定捨棄慣行農法,改採有機栽植方式。「那時很慘,兩三年後,茶樹全死光光!」青心烏龍茶容易染病,栽培不易,鄰居建議他換成性野的茶種,他心生動搖,但青心烏龍喉韻佳,是當時市場接受度最高的,仔細考量茶葉的銷路後,他決定養地一年再出發。洪紹勛重新整地,用可保水、保肥和改善通氣性的泥炭改善土質;不用除草劑和化肥,在適當時機防治蟲害,慎選用藥,並延長採收期。

誠實的茶湯

然而, 隨著檢驗儀器的進步,極微量的農藥殘留量都有可能被驗到,要通過合作社不得檢出的規定,可謂戰戰兢兢。「日照啦氣溫啦,很多因素都會影響農藥殘留。」洪紹勛曾求助毒物試驗所,無奈相關的資料太少,只能和合作社一起找問題求答案。這些摸索的過程,密實地累積在洪紹勛的記憶裡,追求無農藥殘留所作的努力,也如實反映在茶湯中。

曾經營無農藥殘留茶葉外銷事業的新店站社員謝銘智說,自己過去跑產地不下百次,茶農要動什麼手腳他都會知道,「那些小動作都會反映在茶味的細微處」。但品嚐合作社的茶,就會知道是誠實的好茶;就算結果不盡如意,合作社也會誠實告知。

p0301用花生殼作為土壤的覆蓋物。
p0302洪紹勛的青心烏龍
p0303泡茶是洪紹勛一天中最放鬆的時刻。
p0304洪紹勛茶埕旁的百年老厝。

MOA有機推手的傳人

洪紹勛的堂哥洪啟瑞則供應合作社環保級的高山烏龍茶,因為每年產量少,加上茶韻深厚,總是一推出便秒殺。走出洪紹勛的家門,仰頭一望就可以看到洪啟瑞的茶園,疊疊層層的茶樹孕育著無數生機。

洪啟瑞過去在台北經營水電行,返鄉後在父親的教導下,開始有機農法的學習。受日本教育的父親洪庭山從自來水廠退休後,將整片竹林改為茶園。那時說要種有機茶,改良場都直搖頭說不可能。後來父親成了早期MOA台灣營運委員會唯一的茶農有機推手, 這片園子就成了他實踐和實驗的場所。園裡除了種茶,還有桃樹、李子、苦茶、愛玉等;因為不施藥,友善的環境吸引螢火蟲和松鼠等生物入駐。

「公公很嚴肅,很細心。」洪啟瑞的妻子許淑惠說。在洪啟瑞夫妻倆的心中,父親是不容挑戰的權威。父親在民國八十七年獲頒神農獎,所列舉的農業成就包括:榮獲水土保持局選定及示範教室、獨創夏茶冷飲之先驅、提供外賓及農業專家參觀實習的機會、專研各項茶園生物防治技術等。另外,對於產銷班的照顧和永續農業的推廣教育,也不遺餘力。

個性敦實的洪啟瑞,承襲了父親的嚴謹和耐勞。每天五點起床,到茶園巡視。因為不施除草劑,雜草怒長,每個禮拜都要除草。另外,茶園所在地就是自己的家園,水土保持絕不能馬虎。他採用等高線種植的方式來減緩大雨時水流的沖刷力,用石砌擋土牆加快積水的消退速度,加上茶樹屬長年生的植物,水土保持的效果優於其他樹木。

熬夜製茶,心情猶如大考般緊張

農忙時期, 洪紹勛和洪啟瑞除了全家一起出動,也需要鄰近村落婦女人力的投入。農家有各自的經濟作物,需要密集勞動的時間點也不同。工頭會負責找人,他們則支付兩百元左右的交通費,負責中餐和下午點心,手腳麻利的婦女通常會要求論斤計價,一天的工資往往可達二千元以上, 對於閒置的農家勞力來說,也是份補貼。

從開始採茶,洪紹勛和洪啟瑞就得接續後面一連串的製茶工作,從日光萎凋、室內萎凋、浪菁,一直到包裝,整個過程費時約兩天一夜。這當中須要絕對的專注力,考驗著製茶者的經驗和判斷。洪紹勛的妻子陳沛伶說,等到製茶完成,那一刻的心情就如同考試放榜的前一刻,等茶湯入喉,心裡往往覺得踏實,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

日日茶生活

洪紹勛和洪啟瑞,不斷思索茶與生活的關係,製茶和泡茶的方式也隨之順應。洪紹勛說,他供應合作社的日紅紅茶有一般紅茶沒有的日光萎凋,因此散發現代人偏好的蜜香味,入口柔順。另外多費一天工將外觀做成球形,也可減少包裝體積,方便保存。洪啟瑞則延續父親的想法,推廣簡單方便的冷泡茶。

「 開門七件事: 柴米油鹽醬醋茶。你看茶多重要啊!」對洪紹勛來說,茶是他們生活和生命的一部分,習慣在飯後泡茶,舒緩勞動的身體和心情,跟家人聊聊天,是一天中自在放鬆的時刻。

品茶可以養性,調理內在的平衡;觀看茶湯的色澤、品味不斷轉換的香氣需要敏銳的心靈。邀請社員一起品賞這些與環境共好的好茶,讓品茶的藝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讓心神遁逸石棹山林間,品嚐天地風土共同促成的美好滋味。 ( 作者:企畫部專員)

炎夏之際,來試試烏龍冷泡茶吧!

10 ∼ 12 公克的烏龍茶放入600∼1000毫升冷開水,浸泡6∼8小時,待茶葉全部展開,倒出茶湯後即可飲用。如果無法即時喝完,為避免茶湯變質,請放於冰箱儲存。

p0401
洪啟瑞的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