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3年9月120期。
口述/黃利利 文/邱炘正.李孟瑩整理 插畫/葉曼玲

今年十一月底, 合作社將進行第五屆社員代表改選, 從四十三個選區選出一百二十三名社員代表,這樣龐大的業務,讓全社的工作人員裡外忙翻天。從二○○一年合作社成立開始,每三年改選一次,每次除了花費幾百萬經費,還要擔心投票率有沒有過半,最後全體社員一起承擔未來三年合作社的成敗。社員代表大會是合作社最高權力機關,社員代表自然關係著合作社的營運,所以選舉事務也成了最近全社的焦點之一。本文為大家訪問現任社務顧問黃利利女士(前綠主張公司董事長、合作社第一屆理事及第八屆監事主席),來談談對於理想社代的想望:

一、社代必須認同「共同購買」的理念, 並且願意推廣傳承下去。

二、社代應參與地區營運,因為認同理念,從心出發的參與就變得有意義。

共同購買理念-集結消費力 改變社會

一九九三年我們開始共同購買運動,確立「集結消費力.改變社會」之精神,為合作社打下厚實基礎。一路走來,雖然經歷不同組織型態,二○○一年秉持著公益與非營利原則轉型為合作社,持續以利己也利他的方式推動理想。二十多年來,我們堅持友善土地的作法,讓產品安全健康又環保,也照顧弱勢的婦女、身心障礙者、小農、原住民、小型生產者,以及本土勞工,並透過公平貿易幫助國外生產者,推動過環境、消費、合作運動來改變社會。

訪談中,巧遇從共同購買時期就加入的陳月華來買菜,利利姊問起:「有沒有買過蟲洞菜、二百元一顆的蒲瓜及一百元一包的豆干?」只見她笑瞇瞇地回答說:「有呀!當時就這樣買!」輕鬆笑容的背後,不知有多少來自家庭的壓力,讓人好生佩服這群信念堅決的家庭主婦。

利利姊問:「 如果沒了合作社, 你要在哪裡買東西?」 她提出這個問題也讓我們一起思考。一九九三年有一群也是擔心受怕的媽媽們,開始共同購買運動, 找到誠信正直的農友生產「農友及家人也敢吃」的農產品。現在,社員們是否願意本著「出資、利用、參與」的權利與義務,一起努力貫徹共同購買的精神?邀請大家務必投下神聖的一票,選出心目中的理想社代。

來自社員的心聲-我心目中理想的社員代表

文/阿瑞(北南分社社員)

一、他清楚代議民主的意義,且與社員緊密連結。他知道擔任代表是要擔負責任,成為選民的眼睛、喉舌,而非為了一己之私。他不藉擁有資訊或知識來佔有權力,而樂於與其他社員分享所有獲得的訊息。一個理想的合作社不該由少數菁英領導,而是懂得多的人拉拔懂得少的人,讓大家水平相當而能一起擘畫未來。他出身於基層地區營運,在地區活動、入社解說、志工服務等活動中與社員有直接的交流,能聽見社員的聲音,清楚並在乎社員的需求。因此,在參與建構理想的合作社時,他的發聲是基於社員們的集體期待。

二、他能選出理想的理事。雖然社員代表大會名為最高權力單位,但實質上為合作社指引方向,制定、檢視社務、業務目標的常設單位是理事會。在現行運作模式下,社員代表大會一年僅開一次會,因為職能教育不足、資訊不足、時間不足、討論不足而很難理想地執行其任務:制定或修訂各種章程、聽取社務報告、選舉理監事、通過預算與業務計畫等,所以有賴理事會在諸多事項上的充分討論、決議與領導。在社員代表大會中選舉出對社代負責、願意與社代即時分享資訊、充分溝通想法、視社代為夥伴的理事就非常重要。

三、他能堅持並推廣合作社的價值觀與原則。我們選擇以合作社的組織型態營運,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提升公民素養、公民意識。合作社從二○○一年成立至今十二年,現有三萬五千多位有效社員,但為了讓第五屆社員代表選舉投票率達五十%以上,今年仍編列了「來投票,送贈品」的預算。在一個強調民主管控、由我們自己出資、利用、經營的合作組織裡,必須或打算這麼做,顯示在民主素養、社員教育等各方面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理想的候選人要讓社員理解,認識你的候選人、選擇你的候選人是社員的本分。

不管在哪個組織裡,我們總期待有理想的代表會誕生,讓他來為我們做決定、來為我們承擔責任,然而我們除了嚴苛地評核與要求他,往往沒有給予代表們應有的支持。身為社員的你可知道,我們的社員代表是無給職,吃力不討好;你曾關心過所在地區的社代是誰嗎?而他如何行使職權或是行使職權時遇到甚麼困難呢?或者要求社代出席地區營運會議並與你分享資訊?身為合作社一份子必須是社代的夥伴、支持者與監督者,他才有力量與動機繼續做對的事。理想的社代不只是選擇出來的,更是我們一起陪伴得來的,當我們願意一起努力,合作社才會變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