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C毒塑膠墊容易釋出戴奧辛,孩子每天長時間接觸,家長如何能安心。

文/陳怡君‧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執行委
攝影/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會提供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9月,167期

年少無知時,我以百毒不侵的體質行走江湖,自豪於吃下湄公河水湯麵依舊生龍活虎。然而,自七年前懷孕起,從外食族變身煮婦一族,大肚婆時有回跟著好友莊淑靜參加合作社彰化站親子出遊,淑靜的孩子小可愛趁著大人不注意,吃了一嘴土,手上還拿著樹葉品嚐。小可愛媽咪竟淡定地說:「沒關係,吃土總比吃塑化劑好。」經此震撼教育,我無縫接軌上「合作社媽咪頻道」。

▲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六月十六日於臺中市政府舉行記者會,要求PVC毒塑膠墊退出校園。

從媽媽關心孩子的心出發

成為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執行委員後,對塑化劑的危害更是戰戰兢兢。「減塑」是基金會近年來推動的主軸之一,力行一次性塑膠用品源頭減量,更想方設法透過共學、宣導與倡議,保護孩子免於塑膠PVC的毒害。

教育局網站上,一張學童咧嘴在綠色切割墊上吃便當的照片,讓基金會姊妹們心裡七上八下。只要是三號PVC材質,都有塑化劑風險,還會加一堆助滑劑、安定劑。這樣一來,寶貝不就整天暴露在皮膚接觸毒塑膠的風險中?

正值好吃期的兒子,愛吃的美食掉到餐桌上,總是立馬放入口中,還會得意稱讚自己是「珍惜食物好棒棒」,更別說學童們午覺趴睡其上,口鼻相貼。這小小的毒墊子,真叫媽媽不擔憂也難啊!

大夥兒翻開資料一查、到文具店一探,切割墊幾乎都是含氯的PVC塑膠材質。二○一六年,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抽驗全臺二十件桌墊,塑化劑超標不合格率為二十%,超標一百六十四至二百三十五倍之多,顯見桌墊塑化劑超標問題非常嚴重。

主婦站出來,毒文具退散

主婦聯盟基金會台中分會在二○一七年六月十六日首先發難,開記者會抗議校園大量使用PVC綠色切割墊。記者會上用瓦斯噴槍燒熱後的銅線,沾取隨機購買與收集來的切割墊,再用火燄燃燒已附著塑膠的銅線,多數切割墊都呈現綠色火焰。實驗證明PVC桌墊確實含氯,成功帶起輿論風向球。

六月二十八日,基金會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箭指中央,二十九日,彰化姊妹環團,包括彰化環境保護聯盟、彰化要健康婆婆媽媽團等團體接續發聲。一連三場記者會,三箭齊發,逼政府不得不面對。七月十四日,教育部發函各級學校,要求各級學校購買文具需注意是否易釋出塑化劑,並請廠商出示經濟部檢驗合格證明、主動對家長宣導減用塑膠品。

校園PVC切割墊議題在媒體曝光連連,意想不到的是,記者會後辦公室接到大量家長詢問電話,隔週PP切割墊大賣,連會內姊妹團購都得等上一個月。

然而,毒文具不只一種。翻開書包,從便當盒、鉛筆、立可白、橡皮擦、水壺、彩色筆,到學校使用的桌墊、身上穿的雨衣、雨鞋⋯⋯等,都藏著塑化劑、重金屬的威脅。

毒文具的暗黑史

何謂毒文具?舉例來說,小學生最常用的橡皮擦,材質從天然橡膠、PVC、TPR熱塑性橡膠都有。看守台灣協會在二○一○年檢驗十一種知名品牌橡皮擦,發現市售的橡皮擦幾乎都是PVC等含氯塑膠原料,可能含有危害學童健康的鄰苯二甲酸酯類塑化劑及鉛、鎘、錫等重金屬安定劑。

毒文具百百種,家長、學校如何選購安全文具?要求廠商出具國家標準CNS15503「兒童用品安全一般要求」是最基礎的標準。另外,文具有香氣(香料需塑化劑作為定香劑)、超亮麗顏色(顏色需重金屬顯色固色)、超潔白(加了漂白劑)、味難聞(加了有機溶劑)、有顏色(加了色素,一樣有重金屬問題)⋯⋯等等,這些都可利用感官感受,作為簡易的判斷標準。

我們主張,塑膠用品不用最好,如果要用,可以選擇非PVC的安全材質,如通過CNS15527的PP材質桌墊,PP是五號「聚丙烯」材質,PP的製程中不用加入塑化劑,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況且,孩子若從小學被PVC毒文具一路荼毒到高中,可能導致精蟲減少而不孕,那我們做爸媽的,未來還能期待抱孫子嗎?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台中分會從提出毒桌墊退出校園訴求後,接到家長反映不知道該如何選擇安全文具的心聲,一群媽媽從關心下一代出發,以實際行動守護孩子的健康,希望下一代能夠有更健康的成長環境。

▲孩子的食物安全衛生需要把關,孩子常常拿來墊在便當盒下面用餐的塑膠墊一樣需要把關。


何謂毒塑膠?

為何簡稱三號塑膠PVC為毒塑膠?簡單來說,PVC聚氯乙烯本身是含氯的硬質塑料,為增加彈性與柔軟性,必須添加許多塑化劑。塑化劑為環境荷爾蒙,標定為生殖毒性物質,其生物毒性主要屬雌激素與抗雄激素活性,會造成內分泌失調,阻害生殖機能,脂肪與溫度升高易溶出塑化劑,最常經由攝食吸收。

林口長庚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顏宗海強調,PVC塑膠製品若碰觸後未用肥皂清洗,容易經由飲食過程攝入,長期食用可能會提高男童雌性化、女童性早熟的機率。問題是,學童上課離不開課桌,就算下課時認真用肥皂洗手,下堂課馬上破功!

▲基金會的訴求:PVC毒塑膠墊,全面退出校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