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拍檔」-台南學甲李三陽、李盈儒父子。

文/張怡潔 圖/施明煌

二○ ○ 八年全球因氣候變遷與石油飆漲,糧食價格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到今天,情況並沒有改善太多。根據二○ 一三年三月世界銀行最新的全球糧價資料,糧價在今年年初雖短暫下降,但仍只比二○○八年最高峰低九%,仍是十二年前的四倍左右。

面對氣候極端的年代,「提升糧食自給」早已成為各國重要政策,反觀台灣自給率卻是年年下滑,尤以大豆、小麥等五穀雜糧幾乎百分之百仰賴國外。大豆更從二○○六年每公斤九.八四元至去年已漲至十九. 二九元(表一), 短短六年暴增近一倍,令人觸目驚心。進口大豆中超過九成都是基因改造大豆,換句話說,早餐店的豆漿、孩子營養午餐裡的豆皮,料理時必備的醬油, 生活中隨處可見的豆製品……,幾乎全部都是基改進口豆。

近幾年來, 隨著民間與政府逐漸重視,本土大豆漸有復甦態勢。黑豆,就是其中一支強而有力的生力軍。黑豆是大豆的品種之一,早期栽培集中於台灣南部,面積曾達七百多公頃(約為二十七個大安森林公園),直到七○年代,受到進口黑豆的衝擊才逐漸沒落。目前,國內黑豆進口量每年 約七千公噸,隨著需求增加,進口價格節節攀升,幾乎快追上國產成本。

117p1902(600)
每一粒黑豆都是農人捧在手心的寶貝。

大豆復耕 農村活力再現

二○ 一一年施總兼接力小麥經驗,發起大豆復耕,與全台十一處的農友組成「喜願大豆特工隊」, 從七公頃的黑豆與五公頃的黃豆開始,一步一腳印,重新找回台灣大豆曾經的光輝歲月。然而,因喜願採用非基改豆、不施用藥物的友善種植方式,當面對近年氣候異常,植株生長整齊性差加上種植面積零散,不利機器操作,從除草、採收、曝曬等過程多依賴手工。而農友多半年事已高,常見阿公、阿嬤在烈日當頭下,彎著腰拔除雜草。等到採收、曝曬、選豆又是一連串耗時耗力的勞動工作,每一粒大豆就是這一雙雙厚實的大手細心呵護而生,都是農友一整年辛苦的美麗結晶。

連上「喜願大豆特工隊」的臉書,幾乎每日可見施總兼走訪各處產地,鏡頭忠實紀錄著農友一張張樸實可愛的臉龐。台南學甲艷陽高照的好日子,剛從研究所畢業,返鄉務農的李盈儒正跟著爸爸的腳步,一同穿梭在黃橙橙的田間採割青仁黑豆。而不遠處台南北門的陳水性、陳朝枝兄弟檔農友正忙著採收後的傳統曝曬,阿嬤包著頭巾在稻埕上攤開飽滿的黑豆,頂著日頭趕著耙翻豆粒,就怕老天爺突然落雨,讓一天的努力前功盡棄……。

117p1903(600)
「粒粒皆辛苦!」-傳統的曝曬,讓每顆黑豆都吸飽滿滿陽光。(台南北門陳水性、陳朝枝農友)

一瓶黑豆漿 用消費支持復耕

農友在前端認真耕作, 而加工端與消費端的支持,也是本土農糧行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一直以來名豐老闆黃孝誠對於合作社總是情義相挺,寧願自己賠錢也不願意合作社吃虧的他,對於合作社支持本土農糧的理念也以實際行動支持,投入本土黑豆漿的生產行列,讓社員們從二○一二年開始可以喝到百分之百的本土黑豆漿。

當本土農糧轉化為餐桌上的料理,消費者對於行動的直接參與就展現在我們的消費力上。喜願大豆特工隊去年秋作契作面積為三十五. 八公頃, 等於復耕了一.四個大安森林公園大的良田, 黑豆總產量共四十三.五噸。而截至今年四月為止,合作社利用黑豆漿的數量約二萬四千三百一十瓶, 約使用了四千一百六十七公斤的黑豆(一公斤黑豆只能做出約五.八罐黑豆漿)。

117p1904(600)
喜願黑豆手工挑豆的過程。

復耕行動仍在起步階段,消費者的支持將是這場糧食復耕成敗的關鍵。如同不同地方種的米有不同的滋味,我們邀請大家用心感受本土黑豆漿的純正台灣味,讓餐桌上的黑豆漿,延續農友不老的夢想,改變台灣碗中的未來。(作者:企畫部專員)

03黑豆漿ok

(表一)台灣2006 - 2012 進口大豆年平均盤價(高雄港)單位:元/公斤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平均價格 9.84 13.64 19.18 15.81 15.74 17.74 19.29

備註:農委會農糧署糧食儲運組(農糧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