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川區清新町的「社群」集會、小林奈穗美女士(左3)與女兒日奈子(左2)、幸月(左4),愉快地參與多世代的情報交流。

文/宮下睦 攝影/高木あつ子
翻譯/許秀娟.新竹分社社員(譯自日本生活俱樂部《生活與自治》2017年2月號P14-P15)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8月,166期

如果在住家附近,存在著可以互相托育和守護小孩,高齡者和有障礙的人也可以拜託一點小事的關係,任誰都能安心地在當地生活下去。為了恢復那樣的關係,大家決定營造有心靈歸宿的地區,於是生活俱樂部東京迎接了新的挑戰。

生活俱樂部東京的「社群(Community)」營造

「猜猜看,耶誕節我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呢?」小學二年級學生小林日奈子一提問,馬上就有人回答「手套嗎?」「遊戲?」,氣氛變得很和睦。「好久沒跟小學生說話了。」「好像孫子喔!」參加的人聲音也變得快活。

這一天,在東京都江戶川區「清新町社區會館」舉辦的是「社群」的集會。「社群」是以生活俱樂部東京社員組成的群體,由二十至四十人所組成,設在每個行政區一至四個「町(Machi)」之下。這一天,由日奈子的媽媽小林奈穗美發起的第一次集會中,她說:「在育兒時期,雖然和同是媽媽的朋友們相處融洽,但是接觸的人很有限。透過生活俱樂部的活動,可以遇到不同年齡層的人,感到非常興奮。」她認為如果那樣的關係擴展到地區的每個人,大概會很開心吧,於是在清新町也發起成立「社群」。

以脫離無緣社會為目標

「當時正逢高齡者『孤獨死』的社會問題,所謂『無緣社會』一詞受到社會上的關注。從二○一○年度開始的生活俱樂部東京第五次長期計畫中,對於在地區構築萬一有什麼事情發生時,可以互相呼叫的關係,制定方針,編列每個町可以使用的預算。」生活俱樂部東京的副理事長,田中のり子回憶道。當時,田中女士擔任組成生活俱樂部東京的四個連合(Bloc)單協的其中之一—北東京生活俱樂部的副理事長。

▲生活俱樂部東京的副理事長,田中のり子女士

「最初開始是製作資訊地圖。攤開地圖,標示附近社員所需要的地區資訊,例如,由生活俱樂部相關團體營運的福祉事業事務所、飲食相關事業的店鋪、經常使用的集會所和遊樂場所等。」當舉辦烹飪教作等活動時,一攤開該地圖,參加活動的人彼此交換資訊,知道對方竟然是住在附近的人,越聊越起勁投機。「因為過去個別配送和利用取貨站(depot)的社員增加,即使是居住在相同地區的社員也沒有機會能夠碰面。」田中說,可以親身感受到關係慢慢地展開。

就在想推廣這個活動的時候,二○一一年三月發生了東日本大地震,引起非常嚴重的災害,很多人因此受到衝擊。另一方面,也有機會切身體會到萬一有緊急情況發生時,地區連結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生活俱樂部東京新制訂的二○一二年度方針中,決定成立二十至四十人規模的社群,並且具體實施設置領導人、以及建立社群聯絡網。

「現今是必須慎重處理個人資訊的時代。雖然當初很擔心那樣的建議不被接受,出乎意料之外,年輕人認為『社群聯絡網』很重要,非常贊成,事情發展得__很順利。」田中說。首先,從尋找地區的領導人開始。在地區曾經有班或班長會經驗、知道連結重要性的人,比原先意料的多。對地區的關係變得淡薄產生危機感而願意擔任領導人的社員出現之後,號召昔日好友也就進行得很順利。在二○一一年度,北東京生活俱樂部成立了二十三個社群。也有即使在以前關係很淡薄的地方,經領導人拜訪當地每個社員、寫信給他們之後,便成立了社群。

「當然也有人拒絕。但是,具體想像當災害發生時,要如何取得消費材等問題,以此為號召,效果還不錯。」田中說。當災害發生時,消費材也有可能不能如往常配送到各個家庭,因此也曾經作過這樣的演練,把東西先配送到社群的某個地方,再請大家來取貨。很多社群在演練當天,先生和小孩等家人也來參加,想像當災害發生時的情況,互相確認社群聯絡網家庭成員間的傳達順序等,加深彼此的關係。

由社員擴展的地區福祉

從二○一三年度開始,倡議成立社群,不僅是為了防災,也為了要成為日常生活中互助的單位。從二○一五年度開始的第六次長期計畫中,正式定位為組織的一部份。現在,整個生活俱樂部東京,共有三百二十三個社群,一萬二千人參與。「希望社群可以成為互相傳達消費材優點的場合,守護獨居的高齡者和父母親不在時的兒童等,讓即使不是社員的人也能安心地生活。如果將來社群能成為地區的核心,也不錯喔。」田中說。未來也可以向生活上有困難的人,介紹生活俱樂部相關團體所舉辦的活動和福祉事業等。

去年秋天,練馬區的社群和當地的居民合作,舉辦萬聖節活動。事先將糖果袋寄放在附近的人家裡,拜託他們當小朋友們來拜訪時,把糖果袋分給他們。參與其中的有單身者,也有高齡夫婦,他們都很樂於和小朋友互動。如果小朋友和高齡者之間,存在平常就能彼此問候打招呼的關係,也就能互相守護。從社員間的連結,擴展到地區的互助,社群營造是第一步。


孤立的單身高齡者─60歲以上高齡者的對話頻率(包含電話和電子郵件)

約有3成的單身男性,2成的單身女性,2~3天內的對話次數在1次以下。對話次數1週不到1次的人,約1成以上。(資料來源:日本內閣府「2017年版高齡社會白皮書」)

1980年65歲以上的單身家庭數是91萬戶,2014年是595萬9千戶,約增加為6倍,預測今後也會增加。(資料來源:日本「2017年版高齡社會白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