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綠繪本跟小朋友說故事,也帶領其他五感體驗遊戲,讓小朋友透過體驗認識真食物。(攝影/林玉珮提供)

文/林玉珮.第六屆社員代表暨木柵區營運主委、主婦聯盟基金會綠繪本召集人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8月,166期

教食育,先說一個綠繪本故事

處在「食在不安」、「食破天驚」的二十一世紀,綠色飲食已成為許多國家推進的政策及公民核心素養之一。有人開始為綠食育著述立說,有人開課講授,有人把孩子帶到田間種植,有人讓孩子參訪生產者,有人引孩子近庖廚……,好讓孩子認識食物,了解食物從哪裡來?怎麼生產?如何加工?該怎麼利用?又如何的關聯及影響我們的生活及環境?從而培養對「良食」(利己利人並與環境共好的食物)的情感及選擇能力。從不同的場域出發,各家方法都有其精彩,這些都很好,我也會嘗試做,但我更喜歡先為孩子說一本關於食物的綠繪本故事。

「如果事實是種子,可在日後產生知識和智慧,那麼情感和感受就是孕育種子的沃土。」瑞秋.卡森認為童年時光是準備土壤的階段,一旦孩子的情感被引發,就會想要了解那些撩撥情感的事物,而一旦發現或得知了相關知識,產生的意義就會持久。

對我而言,一本好繪本透過生動的圖畫及有趣的故事,可以輕易地觸動孩子對美的感受,對新鮮與未知事物的興奮、同情、悲憫、讚嘆與喜愛,提供求知創新的養分,更棒的是,大人小孩都樂在其中,非常有意思。

繪本對了,感覺就來了。當孩子被打動後,我喜歡聽聽孩子怎麼說,再運用圖文的關鍵情節或細節來提問,讓孩子連結生活的經驗,還會設計延伸活動,盡可能讓孩子五感全開去探索,在實驗、體驗、創作中長出綠食力。

《胡蘿蔔忍者忍忍》 一粒萬倍的發發功

食育綠繪本可以選擇從認識生活中常吃的食物開始,比如說圖文敘事神氣活現的《胡蘿蔔忍者忍忍》,就是認識胡蘿蔔生態的絕佳食育綠繪本。

作者把胡蘿蔔擬人化為忍者忍忍,不只增添了故事的戲劇性,也藉由忍者所代表的一種隱匿、神秘、高深莫測的力量,來展現植物體內不可思議的生命力。忍忍用力發功,傳達作為儲藏根的胡蘿蔔把儲存大量的營養往上輸送,而當讀者看著忍忍一次又一次的發功,也驚喜地看到胡蘿蔔從出芽、長出羽狀複葉、旺盛成長到開出雪球般的繖形花序的不同成長階段。過程中忍忍並不孤單,因為土壤裡有鼴鼠、蚯蚓、蛇來作伴,花開時有花蜂、螞蟻、花金龜等昆蟲和蜘蛛來造訪。而當花枯結子時,忍忍也變得暗褐乾癟,但他仍用盡最後氣力發功「一粒萬倍」分身術,把所有種子迸散四方。不久,田野上長滿了數也數不清的胡蘿蔔忍者,他們也跟忍忍一樣,發~發~發功。

「一粒萬倍」,把繪本張力帶到最高潮,也寓意深遠。當種子淪為商品、專利化,也就被剝奪一粒萬倍的自然生命力,這或許是《胡蘿蔔忍者忍忍》作者在書末附上「忍忍的採種」的用意,希望透過採種、留種知識與技能的傳習,來對抗種子公司的市場壟斷。雖然在台灣園藝行買到的胡蘿蔔種子幾乎是雜交一代的商業種子,留種種植後會「走種」,但我們還是可以帶著孩子練習採種,把保種的觀念傳遞給孩子。此外,若要讓孩子很快看到「忍忍的發功」,從胡蘿蔔蒂頭下方一.五公分處裁切,放入淺皿中,置於日照良好處,每天換清水,注意水位不能蓋過蒂頭,很快的就可以看到出芽長新葉。

▲(攝影/步步出版提供)

《好麥給你好麵包》 好麵包從產地好麥開始

我們雖是米食民族,但生活中早已「無麥(麵粉)不在」,小麥嚴重仰賴進口。在農委會的糧食供需年報上,直到二○一四年本土小麥才突破長期的掛零,一千顆麥子總算有一顆是從台灣土地上種出來的。《好麥給你好麵包》可以說是回應走了十年的本土小麥復耕運動的第一本綠繪本,也是從產地到餐桌認識好麥、製作好麵包的食育工具書。

作者楊馥如透過鏡頭的寫真紀錄,佐以文字說明,讓我們遠眺麥田風光,俯視方鑽出土壤的小麥草,看清麥穗上探頭的小白花⋯⋯,於是每一翻頁就像置身在小麥從灑種到結穗不同階段的場景,也習得相關的知識。有趣的是,簡約流暢的文字,經由字體大小的變化以及活潑排版,讓文字兼具圖畫能力,小麥的成長躍然紙上。

▲(攝影/玉山社出版公司提供)

除了紙上導覽小麥產地之旅,馥如重現用傳統石磨把小麥磨成麵粉,圖解做麵包的製程,並擴及介紹世界各國的麵包與文化,喜歡做菜的她也分享了利用麵粉的中西式食譜,還提供別出心裁的照片遊戲來認識友善環境種植法,這些都可以做為延伸到生活的親子活動。與孩子共讀此書後,不妨來幾個番外篇,說說喜願施總兼推動本土小麥復耕的故事,分享去年發生小麥穗上發芽事件時,合作社如何推動「合作雙拼」計畫來支持喜願全麥麵條、米籽條?你會因而發現,《好麥給你好麵包》只是個開始!


▲你看過小麥種子發出綠色嫩芽的樣子嗎?(攝影/玉山社出版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