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陸彤昀

雙肩微聳,背包斜依之肩膀明顯上揚,俏麗的褐紅色短髮搭配樸實的褲裝,不急不徐邁著步伐前行,這樣的身影,在每個上班日準時於八點五十分左右出現在總社五谷王廟站牌附近,數十年如一日。她,就是今年五月底屆齡退休的社籍管理專員,人稱「小蘭」宋春蘭。

春蘭姊規律的行事為人風格是辦公室同仁眾所公認的,不僅上下班準時、用餐準時、飯後刷牙準時、去物流區買瑕疵菜準時,連倒水、打字疲累時伸展筋骨等細微瑣事旁人也可準確預知。她如同「忠實噴泉」地準時、準確地操作每一項所負責的業務,極少遲誤。

社籍管理工作瑣碎、繁雜且一成不變,時下年輕人可能覺得乏味的工作,春蘭姊從綠主張時代就開始參與,一路至今做了十四年。常覺得她像一頭認份的老牛般默默地做事—製作股票、蓋章、裝信封、聯繫社員……專注且認真地投注於手上的工作。

力行支持本土農業

在還沒有捷運的時代,家住汐止的春蘭姊往返通勤時間,坐車加走路就要花整整三個小時。雖然如此, 她仍表示這些年來從沒有想過要換工作,因為之前待過私人企業,規模有大有小,但沒有一家公司像合作社一樣看重每一個員工,並且平等對待。像理事主席淑德當年任職產品部經理時,春蘭姊就常看到她在廁所裡擦擦洗洗的,到現在即使擔任理事主席了也仍是這樣。這是讓春蘭姊最感動的事,也是她在經歷幾次組織轉型過程中,努力調適後,仍願意留下來的原因之一。

春蘭姊也是力行支持本土農業的好榜樣,儘管孩子大了常不在家吃飯,她還是堅持親自下廚, 鮮少外食。來合作社得到的不僅是物質上的收穫,還學到許多關於食品安全、本土農糧、消費倫理等與生活切身相關的知識,連帶也影響家人對生活的態度。有時碰到合作社缺菜期而改以市場上的蔬菜取代時,春蘭姊的兒子吃了一口後會反問:「這是合作社的菜嗎?味道怎麼沒有之前的鮮甜?」

春蘭姊說:「當初來合作社應徵工作的人大部分是中壯年,但現在新進同仁幾乎都是年輕人,能吸引有理念的青年人投入的NGO 組織是有未來的。」 她對合作社的未來充滿希望。(作者:人資部社籍管理專員)

117p1302(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