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者自主事業(Workers’ Collective或稱W. Co.),是指一群具有勞動自主意識與意願的人,基於互助合作的理念,共同出資並參與勞動,所成立的自主勞動事業體,跳脫了經營者與受僱者的架構,共同分攤勞務,達到自我實現與生活維持的雙重目標。

今年,我們特別請到在日本生活俱樂部的伙伴,來台進行經驗分享。藉由他們的實踐經驗與方法,讓我們一起看看生活俱樂部如何在合作社的原則與基礎下,透過勞動自主事業的運作方式,體現勞動者的價值與尊嚴,一步步落實合作社運動的理念與對社會之影響。

【直播現場】7/29分享會直播於合作社臉書
【講座議題之電子版手冊】下載PDF

【開場致詞】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 理事主席 李修瑋
【日本勞動者自主事業的歷史過程與社會背景、生協取貨站的誕生】
生活俱樂部生協連合會 會長 加藤好一

【勞動者自主事業「凜」的管理實踐與活動-以生活俱樂部生協東村山取貨站為例】
WNJ理事、東京W. Co.「凜」代表 小柳智恵

【意見交流與經驗分享】

提問一:生協如何選擇符合生協的勞動者團隊做為取貨站經營委託對象? 是否有相關評估項目? 例如:成員是否住取貨站附近?

提問二:勞務團隊的收益來自取貨站利用額,那麼勞務團隊在做供給計畫時,是否會偏重較好利用的產品,而忽略某些利用不快的共購品項? 但可能是理念型產品或外面買不到的產品?
承上,生協在此的立場與角色為何?

提問三:取貨站的工作人員如何進行專業教育?
生活俱樂部對取貨站的設置、規模是否有一致性的規範?

提問四:凜 團隊是否曾被社員投訴? 投訴的種類大多為何? 生協在其中的角色?

提問五:取貨站委託費用中,有一項是以營業額的百分比做基礎,請問,此基礎百分比是固定的,或是依照取貨站營業額的高低而有不同? 是否有設定營業額級距而有不同百分比?

提問六:生協的業務委託費用是營業額8%含其他評價制度總計是12~13%,請問當中是否除人事費用外,尚含取貨站相關營運費用?
取貨站毛利率27.4%,損耗率3%,請問損耗率3%是含在成本裡,或者列在營運管銷費用? 損耗率超過3%是算勞動自主事業要負責嗎?

提問七:請小柳女士分享個人從事W. Co.的心情與感想,挫折與如何保持熱情? 最喜歡與最困擾的事?

【分享會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