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響應美國母親Tami Canal 所發起的「反孟山都遊行」,臺灣家長也站出來反對跨國農化公司壟斷、打壓消費者知情權、隱匿基改食品風險等惡行。

文/黃嘉琳.校園午餐搞非基行動發起人 攝影/潘嘉慧.企畫部專員

五二○,在臺灣是四年一任總統就職的日子;華語世界裡還常聯想到「我愛你」的諧音;而今年的五月二十日全球有兩百多個城市參與了「反孟山都遊行(March Against Monsanto, 簡稱MAM) 」,臺北則由「台灣無基改推動聯盟」籌畫的活動,提出「公共場所禁用除草劑」、「反對美國施壓非基改學童午餐政策」,以及「反對基因編輯技術用於農作物」等訴求。超越政治,這是一群關心臺灣社會的民眾,站出來對這塊土地大聲說出的愛。

MAM的這項全球行動發起人是一位年輕母親-Tami Canal,住在美國西岸、養育四個孩子的媽媽從日常裡的種種疑問開始追索:要求食品標示有沒有可疑基改成分怎麼如此困難?飲食知情權豈非基本人權?到底該怎麼為孩子們選擇安全的食物?從一個看似單純的基改標示議題深入,她驚覺背後有農企龍頭和政商壟斷的黑幕重重,孟山都等公司對生物剽竊、食安危害與環境汙染的惡行影響了每個人的生活,因此完全沒有甚麼社會資源的她,從二○一三年春天開始在個人的社群網站上所發起了素人串聯的抗議行動,至今,每年都有數以百萬計的各地民眾齊上街頭。臺灣,也已經參與了第五年。

基改作物議題所牽涉的環境、社會、經濟與倫理等問題十分複雜,但又和你我的生活面向息息相關。其中,全球都關心的一個課題是除草劑濫用的嚴重性。

SONY DSC
▲圖說:反孟山都活動當天,台灣無基改聯盟志工們設攤向民眾推廣面對基改食品的自保之道-購買前務必注意食品包裝上基改標示。

基改作物配套 使用除草劑的風險

當前全球有超過八成以上的基改作物具有抗除草劑特性,以能抵抗嘉磷塞的品項為最大宗,嘉磷塞是農藥(例如:年年春)裡的主要有效成分。因此當生產者大規模種植時,施灑除草劑以除去雜草,而不用怕傷害到作物,不過卻也帶來作物可能殘留較多除草劑的疑慮,隨著浮濫使用的情況益發嚴重,衍生出能抵抗多種除草劑的超級雜草問題,更危及作物生長與環境生態。

當一九七○年代美國孟山都公司將嘉磷塞推出市場行銷世界之後,這項明星商品穩坐全球銷售冠軍,二十多年後孟山都成功研發並說服生產者種植能抵抗嘉磷塞的基改作物後,更同時以種子專利費與農藥銷售等雙重利潤賺得盆滿缽滿。但跨國農企公司的成功致富卻是建立在環境風險和健康疑慮之上,其安全性至今爭議不休。例如,二○一五年三月,世界衛生組織旗下的國際癌症研究署將嘉磷塞列入「2A等級-可能對人體有致癌風險」的物質;二○一六年六月,嘉磷塞於歐盟授權許可到期,但由於各會員國遲遲無法對其安全性達成共識,只好短暫延長其許可年限至二○一七年底再行決定。

有些歐盟會員國開始自主實施相關管制措施:義大利禁止嘉磷塞使用於公園或花園等小孩及老人經常活動之處、遊樂區、學校操場,以及鄰近衛生設施的區域,同時不准於作物收穫前使用;比利時則宣布,非農業專職人員不得購買和使用嘉磷塞。

反觀臺灣,今年公布的資料顯示,二○一六年除草劑銷量高達二萬零六百八十公噸創下歷史新高1。跟世界其他地區類似,我國使用量多的農藥就是嘉磷賽、鋅錳乃浦、固殺草、巴拉刈、陶斯松等。【備註1】

臺大農藝系榮譽教授郭華仁長期推動民間非基改運動,在臺北MAM行動現場呼籲,要求臺灣主管機關應重視除草劑帶來的危害,盡快禁止公共場所使用除草劑。他表示,除草劑不只殺草,也可能影響微生物與某些動物的活性;環境中的草類樹木種類繁多,生存其間的動物各有其取食偏好,若以除草劑把眾多野草殺盡,下一步便會造許多生物無法取得食物而消失;除草劑如嘉磷塞等,具有干擾內分泌的能力,是一種環境賀爾蒙,可能影響人體生長發育與生殖能力。

SONY DSC
▲圖說:隨著食安意識增高,坊間推出基因檢測快篩儀器,活動當天免費協助民眾檢測樣品是否含基改成份。

非基改學校午餐 頻遭點名

今年美國參與MAM的群眾也提出學童午餐食材中應禁止基改食品。這與三年前臺灣一群關心學校午餐的志工家長於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期間,發起「校園午餐搞非基」倡議並成功立法規範的行動跨洋相呼應。儘管這是一項由公民、家長提出、深具民意基礎的學童食安要求,美國貿易代表署仍基於自身經濟利益而連續兩年直接於貿易障礙評估年度報告中,點名此項政策缺乏科學基礎,損及美國貿易出口利益。顯示跨國農企業的壟斷和干預的黑手伸入了國際貿易政策,未來可能以經貿外交的壓力逼迫臺灣政府讓步。

【備註1】上下游新聞市集。2017年5月23日,取自<台灣除草劑銷售量創歷史新高!年銷26億元,單位面積用量全球名列前茅>

關心反基改,你我可以這麼做!

身處基改食品充斥的生活,消費者想要自保就從下面兩個行動出發:
①支持本地生產的農作物。
②購買時多多留意食品標示,拒絕購買含有基改成份的商品。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7月,16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