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黃芬香走進養殖池,撈出池中的外來種。

文•攝影/朱安棋•企畫部專員 插畫/達非設計企劃工作室•Hui

二○一七年六月二日拜訪養殖生產者黃芬香時,正值梅雨鋒面挾帶西南氣流,為北部帶來驚人雨量。中午用餐時,與她一同看著北部傳來的災情新聞,對於颱風季節未到就造成這麼嚴重的淹水情況,面對這樣異常的氣候變遷深感無可奈何。她很擔心鋒面南移後,帶來的雨勢將影響再過一個月就可以採收的黑金文蛤。

氣候異常下
維持生態養殖的挑戰

從二○一六年年初的霸王級寒流開始, 直到九月的莫蘭蒂颱風,接連天災造成全臺灣文蛤產業災情不斷,二○一七年四月底更是出現黑金文蛤大規模品質不穩定的情況。主婦聯盟合作社產品專員莊桓昌說明,「農曆三月、六月、九月通常是季節轉換時刻,這些月分的季節變化讓文蛤的體質變得虛弱,特別是三月冬天轉換春天的時期,日夜溫差相對較大;加上從東北風轉西南風,造成沙下溫度改變,養殖池底會出現由下而上的地氣。」文蛤體虛狀況下,遇到鹽度突然改變,更容易引起死亡。

黑金文蛤為什麼虛弱了 (2)
▲圖說:經歷霸王級寒流及數個颱風後,養殖池生態驟變,出現許多搶食文蛤營養的薄殼貝類。

文蛤養殖過程中,對池底環境、藻相變化較為敏感,黃芬香每天觀察池底痕跡判斷文蛤的健康狀況:一旦文蛤從土裡冒出來,在池底移動,池底泥土就會出現痕跡,往往就是文蛤體虛的徵狀。她採取低密度生態養殖,將黑金文蛤與虱目魚、燕鯧一同混養,由於堅持不用藥,燕鯧成為重要的工作魚,吃下體質虛弱而浮出水面時的文蛤,避免整池水質被影響。

此外,對於飼料的品質亦有她的堅持,例如燕鯧看起來黑黑的賣相不佳,卻是餵以飼料最高等級的鰻魚料,因此肉質鮮甜,鹽烤燕鯧或燕鯧米粉,都是她相當推薦的美味佳餚。

二○一七年與往年不同,提早在農曆二月下雨,雨水中的氮造成養殖池中藻類生長迅速,文蛤以中小型藻類、菌類為主食,藻類迅速生長趕不上文蛤食用的速度,加上霸王級寒流之後水中生態隨之改變,原本跟著海水一起帶進來的小魚、小蝦不見了,並出現許多外來種螺貝類,如孔雀蛤、薄殼貝類、管蟲。

平均一個養殖池要請六個人清理,兩天時間才能將外來種清得乾淨,否則文蛤的營養將被貝類瓜分,造成生長不易。此外,雨後大型藻類生長迅速,文蛤無法消化,吸收後很快吐出一團團藻塊,污染池水;其中絲藻快速大量生長,連愛吃絲藻的虱目魚也消化不了,還要動用人工撈除。

黑金文蛤為什麼虛弱了 (4)
▲圖說:養殖池中常見生物,外觀類似海綿或大型藻類。黃芬香說明繁殖速度很快,還會噴水。

文蛤收成時會先進行篩選,接著進行吐沙,裝袋前檢查是否有異味及裂痕,再進行真空包裝。隨後置於冷藏庫,物流取貨前一小時裝箱;進箱前,逐一檢查是否失真空。霸王級寒流以來,黃芬香發現,即使出貨時文蛤是活著的狀態,卻可能因體質較虛弱,在運輸或儲存過程中死亡,導致品質不穩定。收到合作社反應後,持續嘗試調整文蛤的篩選方式,近期甚至只要來自較虛弱的養殖池,每顆都會輕敲測試,飽滿度稍差的一律挑除,盡力避免不理想狀態。

黑金文蛤為什麼虛弱了 (5)
▲圖說:柯昭綺分享兩種篩選文蛤規格的篩網,篩選後每包黑金文蛤約25粒至35粒。

無心插柳
卻成難以取代之味

黃芬香年輕時曾在臺北工作,隨後跟著先生柯昭綺回到臺南繼承家中養殖池,目前養殖面積達三十六公頃,不含夫妻倆共僱用六位正職員工。雖然一開始夫妻倆沒有相關背景,從零到有已累積三十年養殖經驗。談起與主婦聯盟合作社的緣分,當初是從石斑魚開始合作,原本黑金文蛤僅是在池邊隨手放養,收成後拿來送禮用,直到某次當時產品部經理施宏昇、產品專員莊俊彥品嘗後,鼓勵她供應合作社。

最初是用籃子出貨,再由物流部南倉以網袋秤重分裝,一開始僅供應台南分社,在生長狀況較為穩定後,為了供應全臺灣站所,才購入真空包裝機等設備進行後續處理。莊桓昌說明:「一般養殖戶只要負責養殖,收成時談好價格交給盤商,就不用處理後面的包裝、物流配送等事情。」

此外,為了全年供應合作社,輪流於四到六個大小養殖池中,施放文蛤苗約一百萬粒,收成時每天依照訂單數量請工人來採收,相較於一般養殖戶一次收成,無形中增加許多人力成本,而文蛤待在池中也增加風險,因為水相每天都在變化。

這天適逢農友張肇基也來拜訪黃芬香,他笑說:「寧願從事耕種也不要從事養殖,因為養殖會被池子綁死。」即使面對氣候異常,將帶來更多不可預測的挑戰,黃芬香卻依然甘之如飴,並帶著一家子投入。邀請社員透過共同購買的力量,持續支持、陪伴。

黑金文蛤為什麼虛弱了 (3)
▲圖說:柯昭綺分享兩種篩選文蛤規格的篩網,篩選後每包黑金文蛤約25粒至35粒。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6月,16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