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在套袋前必須修剪多餘的小顆粒,是為了成長期的飽滿,讓每顆葡萄間保留最好的生長空間。(攝影/洪瑞澤)

文/洪瑞澤、邱妍菩•產品開發部產品專員 攝影/邱妍菩

下過雨的午後,天空顯得特別藍。這是第二次來到臺中新社農友古東喜經營的「御品葡萄」,滿園的草香聞來清爽舒服。一踏進葡萄園,迎接而來的是一隻夜鷺,古東喜曾說,在園中常看到許多樹蛙,或許就是這隻夜鷺前來尋覓的主食吧!繼續以緩慢的步伐前進,輕踩在那鬆軟的土地上,感受到的是用心呵護土地的那份心意,更讓人滿心期待那豐碩、渾厚葡萄的採收時節。

距離二○一七年三月初造訪以來,已經一個半月了,這回抬頭望去,那時的初吐枝芽,現在已結出成串的小果,待疏果、套袋完成後,就等著一起迎接這一季的收成了,一切以尊崇自然的生產方式,祈求著風調雨順迎來滿園的收成,這就是農人們最大的心願。

堅持,改變的關鍵

二○一七年,主婦聯盟合作社推廣「巨峰葡萄禮盒」的主角─古東喜,在十年前從事人壽保險業務,而今日已經是一位栽種面積近一公頃的專業葡萄農民。當問起為何會返鄉從農?只淡淡的回答一句:「因為喜歡農村,覺得應該回來,就回來了。」承接著父母親經營的葡萄園,剛開始那幾年還是實施慣行農法,但也思考著是否能夠讓每一口香甜的葡萄吃得更心安,於是參加了中興大學教授與農民共同成立的台灣安全高品質農業推廣協會,也從中與農民們學習如何減農藥栽培。

幾年後著手開始分區試驗,不再大量使用化學肥料並改用有機肥料外,也從數十支農藥減少到目前合乎合作社《農產品生產自主管理》安全級水果類標準(衛生福利部公告農藥殘留標準二分之一以下,不超過四種農藥,危害指標須小於一)。

在一般葡萄檢驗出數十支農藥屬正常的狀況下,要如何做到不超過四種農藥呢?關鍵有三。其一為草生栽培,豐富的草相涵養土壤水分,使得葡萄結果期更穩定;其二為掌握葉果比,當光照、積溫充足時才能轉換糖分、轉色成渾厚的紫黑色;其三為施藥濃度較薄、施藥次數減少,部分改用非農藥防治資材─波爾多液、亞磷酸等等。不過,葡萄自套袋到採收期至少要兩個月以上,即便很有經驗的古東喜也曾遇到最難克服的問題─葡萄晚腐病,當果實糖度開始增加、果皮轉色時期就容易發生,已經套好袋的狀態下是連噴藥都無法防治的,所以即將到來的梅雨季就是關鍵期了!更加考驗著堅持減農藥栽培管理的風險,如何在安全、高品質中,也兼顧農友的生計問題。

201705_古東喜_葡萄 (1)
▲圖說:2 月,農曆年後的葡萄園裡剛完成整枝,等待低溫過後的開葉萌芽。

201705_古東喜_葡萄 (2)
▲圖說:3 月,春天的葡萄枝條上,正慢慢冒出新芽,因為營養管理得宜,嫩芽長得很好!

201705_古東喜_葡萄 (3)
▲圖說:4 月,葡萄的葉片長出來了,花苞也正成型,停在葉片上的熊蜂是授粉不可缺的小幫手。

201705_古東喜_葡萄 (5)
▲圖說:6、7 月,成串轉色完成的巨峰葡萄等待採收,甜美果實的背後蘊藏著農友的理念。

走在園中,古東喜娓娓道來這一路管理技術的過程,雖然說起來輕鬆,但可想而知,如果與過往慣行農法的操作方式比較,兩者收益上的落差,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一般葡萄農民會以植物生長調節劑抑制葡萄枝條的徒長,來提高著果率,但御品葡萄則是自然著果,雖然果串看起來較為稀疏,反而在果實膨大期間更有空間成長。一眼望去,滿園結果成串的青綠色葡萄,想著今年的產量應該表現不錯的同時,他卻稀鬆平常地說:「這疏枝剪果最少要剪掉三分之二,原本可收成一萬兩千公斤,降到只剩四千公斤。」哇!竟然捨去三分之二的產量!如果是採用慣行農法,或許很有可能滿園收成,但由於只使用有機肥料,在植株管理上,反倒不能讓枝條有太大的負擔。為了求質,量是必須捨棄的。

主婦聯盟合作社與古東喜自二○一五年夏果開始合作,已邁入第三年,以往是以散裝五百公克的三角袋包裝販售。二○一七年夏果開啟合作社與農友「專區專種」的合作模式,農友能夠專心生產,社員也能利用最佳品質的安心水果;此次更增加禮盒式包裝,除了提供社員送禮需求,也減少運輸上的損耗。邀請社員將安全把關的農產品分享推廣給親朋好友,合作社未來更能朝向與農友穩定契作、可達規格化的農產品品質,給予在友善農業奮鬥的農友們更大的支持!

201705_古東喜_葡萄 (6)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7年5月,1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