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於《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一書,作者/陳怡樺 攝影/陳郁玲

採訪時間:2016年2月
成立時間:2012年5月
社員數:10位社員
受訪者:Alice McLarnon、Josephine McDonnell、Teresa Martin、Patricia Deane(社員)

二月份的北愛爾蘭,正是必須做好保暖的溫度。全副武裝,迎著陣陣冷風,隨著古狗大神的指示,離市區越來越遠,我們繼續走著,直到和平牆出現,轉個彎便到了Belfast Cleaning Society(Belfast清潔合作社,本文簡寫為「BCS」)所在的廠房區。甫踏入BCS今年一月才剛遷入的新辦公室,四張溫暖笑臉連聲歡迎著我,同時迎接我們的還有滿桌甜點與零食。在Alice和Josephine的安排下,展開一連採訪三個勞動合作社的硬仗。

BCS的開始,Alice無疑是最重要的啟動紐。2006年,資深社區工作者Alice 加入工運團體Trademark,這是她認識「合作經濟」的開始,也是BCS 的起點。時間回到2009年,當時擔任Enterpreise Hub計畫顧問的合作經濟倡議者Jo Bird和Trademark接上線,也同步開展北愛合作社的推廣事業。在Jo的協助下,2012年5月,BCS成為北愛第一個立案的勞動合作社。「草創第一年,BCS能保障的工時不多,幾位夥伴因家庭、個人因素而離開了。」Alice是唯一從草創時期留到現在的社員。Josephine、Teresa和Patricia是這三年間陸續加入的社員,也是現在的中流砥柱。

BCS成立後兩年接到的第一個大合約,是由北愛爾蘭的啤酒品牌舉辦的年度音樂祭Tennents Vital music festival。「一連三天的活動,清理了超過六萬五千人次的現場,數以百萬計的啤酒瓶、啤酒罐,滿地像下過一場啤酒雪。」Alice和Josephine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歷歷在目的往事。當時只有五個社員的BCS,為了面對這場硬仗,找了四十位臨時幫手。Alice說:「我們完成了,我們也賺錢了!」

辦公室、餐廳、咖啡館、診所、商店和住宅等空間清潔,是BCS的例行業務。「年度大合約的獲利是讓我們穩定經營的基礎,用來支付保險、間接成本等開銷,幾乎佔了年度預算的15%,而例行業務是用來支付每月薪資。」負責財務的Alice說,BCS是大家共同擁有,財務規劃由大家一起討論,勞務和薪酬分配也由大家一起討論。

Belfast Cleaning Society清潔勞動合作社 (2)

「合作社的穩定大於個人的分紅獎金。」Alice把話題帶回2015年聖誕節前的那一次例會。

「我們一共有多少錢?」大家問了負責財務的 Alice。「付完這個月的薪水,繳完稅,買完清潔耗材和待添購的辦公設備,我們還有2,000英鎊的淨盈利欸!」Alice一邊查帳一邊向大家報告。

「我們太厲害了!來辦個Party吧!來分獎金吧!」現場一陣歡呼中,眾人七嘴八舌地提議著。最後的決議是:保留1,400英鎊放回公共基金,作為未來的備用金,每個人獲得100英鎊的獎金。

BCS是最低生活薪資(Living wedge)的倡議者,也是實踐者。2016年4月,英國政府將最低生活薪資調整為每小時7.2英鎊,但早在2月之前,BCS時薪已有7.85英鎊的水準。Josephine說:「我們的時薪還比醫生的時薪高。」(採訪當時,NHS初級醫生的薪資議題正在發酵,當時初級醫生的換算時薪只有7.6英鎊。)「合理的薪資,讓社員更有自信。」BCS經討論後決議,時薪為7.85英鎊,高於當時的國家規定。過去也曾在清潔公司任職的Teresa談到,以前的工作很多,薪水卻很差,而今和家人或親友談到自己的工作時,更有信心。此外,BCS的每週保證工時為十六小時,但根據業務量,通常是25~30小時。

對BCS的社員而言,社員既是擁有者(Owner)也是勞動者(Worker),由於現階段規模不大,每個社員也都是理事(Director)。每年改選理事主席,Teresa是現任的理事主席(Chairman)。Alice連忙說:「是Chairwomen啦!」

Josephine回憶了一段有趣的往事,她曾接到一通電話:「我要找你們的主管簽約。」她壓住話筒、一臉疑惑對著大家說:「他到底要找誰啊?」在BCS,每個人的職稱都是社員。

BCS的試用期為六個月,成為正式社員前的身分是雇員,薪水與社員相同。社員必須參與例行會議,協助宣傳工作如上街發傳單等。

「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一起分擔所有工作,權益和義務都是保障。」採訪過程中,這句話 Alice重複提了好多次。對BCS而言,「一人一票、人人均權」是合作社的根本精神,而每個人的聲音都有同樣的價值。

「我們都不想當老闆,也不想管人。我們也不想將成員分類,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擁有一樣的權利。每個人都是社員,沒有雇員。」年紀最小的Josephine語氣相當堅定。2016年起,未來歷經六個月的思考試用期後,不願意成為社員者,也就無法續聘。同時,BCS也決議,只有社員能夠分配結餘獎金。Alice又說了一次:「我們希望真正做到共同決策,沒有分別。」

「有些夥伴只想工作,拿到該賺的錢就好,不想參與社務。他們都是很好的雇員,但目前我們更需要的是,能一起投入事業體營運的社員。」Josephine有點惋惜,但BCS的大門永遠為他們敞開,如果有一天想成為社員,永遠歡迎。除了備用公基金,「去年也提供經費支持本地婦女團體舉辦合作教育課程,並支持青年足球隊的訓練活動,後來他們打進決賽去對抗英格蘭隊啦。」Alice講完,又是全場一陣大笑。

Belfast Cleaning Society清潔勞動合作社 (3)

清潔工作是很勞力的工作,也不是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經常在週六、週日接到緊急任務,但BCS堅持勞動契約的保障和合理。「在合作社的經營模式中,每個社員會更了解自己的角色和定位。很高興我們做了對的選擇!勞動合作社成功運作,而且往更能保障勞工權益的方向走去。」Alice說,未來不只是空間清潔,業務可望擴展,需要更多的社員。

一連三個月,Belfast清潔勞動合作社悲喜交加。8月、9月先後送走了去年才退休、意外離世的Trademark創辦人JoeLaw,還有創社時期社員Queenie;10月底又接獲拿到北愛爾蘭區域「Living Wage Winners」一獎的肯定。「如果你夠堅定,那你已經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了。」年紀最輕的Josephine忽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2016年10月,BCS邁入第四年,社員人數也成長到十人。彼此支持中,BCS一路走到現在,也走向未來。

【好書推薦】《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2/13~3/31限定上架

《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書封

作者陳怡樺於2016年春天,前往合作運動起源地──大不列顛,採訪29個合作社及機構,看見合作社各種不同的樣貌。希望能夠透過這些故事,讓台灣的合作事業有更多的可能和想像。本書以簡單易讀的文字,傳達合作社經營的理念與管理上的小事情大道理,值得一讀!

《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原價350元,七折限時優惠=245元/本(無身分折扣),班個配社員訂貨時間為2月15日(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