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於《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一書,作者/陳怡樺 攝影/陳郁玲

採訪時間:2016年3月
成立時間:1996年9月
社員數:69位社員員工、6位兼職員工
受訪者:Britta Werner(主責人資、2016年Co-operatives UK副主席)

三月蒼白的天空下,公車駛出複雜忙亂的Picadilly Gardens,朝西南方奔去,穿過曼徹斯特大學群的校區,掠過幾處住宅區,抵達Chorlton小鎮,在停止營運的Chorlton休閒中心下車。走過高高的木蘭樹,眼前是去年完成原木新裝的獨角獸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在勞動合作社圈享有盛名的「獨角獸」雅緻怡人。雜貨鋪一如社區超市般門庭若市,入口處擺滿了零售的木頭和蔬果種子,電動門一開,「All our fruit and veg areorganic」迎面而來,新鮮蔬果三三兩兩擺放在入口處。幾個媽媽推著娃娃車從角落的兒童遊戲區走出來,後邊跟著手拿蘋果、香蕉的小娃兒,笑嘻嘻地一口一口啃著。

獨角獸Unicorn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4)

頂著棕黑色的清湯掛麵,Britta一身俐落地從「staff only」的門後現身,環顧四周問:「要不要逛一下?」豈料,我們竟然站在冷藏區前,一聊八十分鐘,沒再移動過,心跳也隨著Britta的語速和獨角獸的發展起起伏伏,難以平穩。

1996年9月,歷經足足兩年的準備期,獨角獸勞動合作社正式成立,當時只有兩名員工社員。草創時期的獨角獸面臨著可能破產種種風險,終於在政府的資金服務「Co-operative & Community Finance」和親友金援者的強大後援中,挺過第一年的營運,員工人數也成長到十人。二十年後,獨角獸的總使用面積將近三千坪(一萬平方英尺),總員工數達七十五人。

2003年是獨角獸的轉折年,剛滿七歲的獨角獸收到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屋主打算賣掉房子。面對重大改變時,當時的工作夥伴討論出一個方案是「向社區募資」。Britta回想,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測試,測試獨角獸與社區的關係,這個決定也讓獨角獸和社區真正連結在一起。「我們的消費者非常信任且支持我們!」從計畫集資、買房子到償還貸款,獲得超過三百位消費者支持。借貸金額總計三十五萬英鎊,獨角獸提供給贊助者的利率約 5 %,高過銀行定存利率 3%,但多數借貸者選擇的是零利率方案。獨角獸將與其有借貸關係的夥伴稱為「借貸股東」(Loan stock)。
借貸期限到了最後一年,獨角獸有了新計畫:購買農地,距離店舖約二十英里遠、佔地一萬平方英尺的農地。期望經由自種蔬菜,提高本地新鮮蔬菜的品項。獨角獸以「再投資」(re-invest)向借貸股東提出此計畫, Britta 說,多數的贊助者都願意將贊助金留下,讓獨角獸再次投資。不過,運輸成本太高,耕作了六年的小菜園,前年因運輸成本過高而決定暫歇,未來的使用方式還在評估中,依然充滿無限的可能。

獨角獸Unicorn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5)

▋共同擁有、自主勞動

獨角獸草創成員曾於位在北漢普敦的每日麵包勞動合作社(Daily Bread)工作。在那裡,Adam首次受到勞動合作社的洗禮,也深深著迷於這樣的工作型態,獨角獸因此成了勞動合作社的一員。Britta 強調,勞動合作社裡的營運主體是社員,每位社員都是老闆,擁有營運、討論、決策的權利,過程中,營運的責任與風險被分散,不似傳統公司那般,擁有越多股份的人承擔越高的風險。

獨角獸的正式員工需負擔每週最少二十小時的工時,同時也是社員,社員職銜皆為Director,成為員工社員也會成為管理Director之一,擁有實際權利義務(相互管理的權利)。Britta談到,合作事業體的運作過程中,每個社員的貢獻都有其意義與目的。每個社員都是彼此的支持和支援,這是勞動合作社裡最重要的部分,獨角獸裡沒有老闆、沒有經理,自主管理共同經營。薪資方面,以英國的平均月薪約落在2,200至2,500英鎊為基準(7.20英鎊的最低生活薪資計算),獨角獸的全職月薪平均有2,200英鎊的水準(獨角獸的全職時薪為11.5英鎊,兼職人員的時薪以全職者的八折計算,約9英鎊。)

獨角獸Unicorn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7)

「每週例會」是獨角獸社員最重要的參與機制之一,由六十九位擁有決策權的社員一起開會,而且是不得缺席的會議。Britta舉例,該會議討論及決策的議案以影響全社層面為主,也就是與事業運營社員權益直接相關議題,如金額超過 5,000英鎊的議案需由社員大會通過,而去年剛完工的新門面即為一例。六十九位社員員工共同決策,我笑問:「在哪裡開會呀?」Britta指指天花板,樓上的辦公室。

除了全體會議,還有其他如倉庫小組、採購小組、生鮮小組、財務小組、訂單小組等小組個別會議,分組進行第一層議案討論及決策。每個小組有一位輪流的統籌員(Coordinator),該職務與其他職務並無位階高低或薪水多寡的差別,不同的是,任職期間比其他成員更全面了解小組的近況。統籌員沒有直接裁決權,統籌員的權力是由整個小組授權,議案決策仍需回到小組共同決定。

每年的理事會選舉,獨角獸只改選主席和共同主席(Co-chair),會議中,主席的任務是掌握議事規則、控制時間,讓議程順利進行,會議之外,主席的工作是公開對外宣講的代表人,和傳統對「主席」的理解不同的是,主席依然沒有裁決權,所有的決策權在全體社員身上。Britta笑說,組織邏輯好、場控得宜、有時間感的人很適合當獨角獸的主席。

作為零售業通路的獨角獸勞動合作社內也有兼職員工(Casual staff),兼職員工是忙季的重要支援,但兼職員工不具社員身分。許多兼職夥伴初到獨角獸不認識勞動合作社,待著待著也就認識、體會到了「勞動合作社」與傳統企業的不同,甚至超過一半的兼職員工後來都成了正式員工。Britta從兼職身分加入獨角獸至今超過十六年。

獨角獸Unicorn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6)

獨角獸的「多部門分工(Mutil task)」值得一書。「我的主要工作是人力資源及排值班表(ROTA),但我也輪班櫃檯結帳,也輪班清潔工作,同時我也是產品小組的成員。」Britta以自己為例說明。如此的分工方式,讓每個人在不同位置,因視角不同,對事情的理解也不同,讓每位夥伴多了理解彼此的機會,同時也更能針對問題聚焦討論。她抓抓頭說,執勤表也是最頭痛的事情。

「通常我們不動用表決,但也遇過少數爭議議題,需要動用表決。」約莫十年前,曾經有過一個爭議議案:凡是服務滿五年和十年,即有一個月的帶職帶薪假(Sabbatical Leave),若已任職滿十年未享用此項福利者得以折現。Britta回想,第一次全員例會中有三位社員表示反對,之後召開工作坊分組討論,將決議帶至下一次會議,依然還是沒有共識,最後終於進行表決,兩位反對,其餘同意,結束了這個獨角獸創立以來最爭議的提案。Britta也提到,在新規定提議或制定前,提案的成員會先徵詢至少五位社員的意見,五個社員附議才往下一步走,若是一開始就沒有人願意支持,也止步於此。

「沒有主管整天又喊又叫指派工作。工作的內容都是在會議中由大家一起討論出來的,比如廁所掃幾次,貨品如何擺放等。」Britta說,這裡沒有資方也沒有單一擁有者,共同經營也是共同承擔。面對複雜的議題,獨角獸嘗試用美好且正向的方式運作勞動合作社。

此外,獨角獸勞動合作社營業額中提撥5%作為公用基金,此基金作為支持國內外各類團體或計畫之用,如目前4%正在尼泊爾婦女草根計畫,1%支持本地計畫。除了資金支援,獨角獸也有提供一盒蔬菜或一箱水果的產品贊助。

▋作為農友最堅實的夥伴

獨角獸雜貨勞動合作社是一間不消費動物(Animal-Free)店舖。西方飲食中常用的牛奶、起司,全由豆製品代替,銷售產品從有機食品、蔬菜、堅果、乾貨、酒精飲料、清潔用品等民生必需品一應俱全。不同於多數大賣場生鮮蔬果必須整包購買,獨角獸提供顧客採買散裝蔬菜的選擇,單買一根紅蘿蔔、一顆洋蔥、三朵蘑菇都沒問題。「不是每個人都有人做伴吃飯,單身者或已有預算限制的人面對總是一大包的份量會很苦惱。」Britta體貼地說。產品都由生產者、供貨商直送店舖,非常新鮮。不少生產者就在獨角獸附近,如沙拉菜生產者就離他們不遠。Britta透露,獨角獸控制成本、維持合理且有盈利的價格是整批採購後,分裝出售,「關鍵在於我們擁有足夠的倉庫空間和分裝室。」

獨角獸Unicorn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2)

2015年對農友來說是很難熬的一年,先是乾旱成災,後是洪澇不斷,獨角獸提供農友緊急借貸或捐款等各類支援。「農耕是很辛苦的工作,但收入總是不對等,穩定的收入對於農友而言很重要,尤其極端氣候對農務的影響已經出現,而且會越來越明顯。」Britta和獨角獸的成員感受更深,不少公司或組織都已經開始制定相關政策來面對氣候變遷造成的問題,獨角獸也嚴陣以待。她接著說:「對我們來說,農友太重要了!獨角獸雜貨鋪針對農友成立一筆專用基金,基金來源是每年百分之一的收入,提供農友申請,從農機購買到農地購買皆可申請。」 Britta舉例:「沙拉菜農友找到適合建造溫室的空間,需要一萬英鎊的經費,但資金不足,我們就以這個基金支持。」

八十分鐘的談話後,跟著Britta推開收銀臺區「Staff only」的門,一陣冷風迎面吹來,爬上室外的樓梯按著密碼進入室內,走進二樓的辦公區,這裡是每週七十人一起開會的地方,也是共同廚房空間,室外還有2005 起增設的太陽能板發電裝置。隨著樓梯而下,牆上是所有員工的照片,推開大門又回到忙碌的門市。

獨角獸Unicorn雜貨鋪勞動合作社 (3)

曼城這座承載理想和夢想的城市,二十年前,不論是「無動物」或「合作經濟/合作社」這些非主流的夢想,都在此發芽開花。如今,每週有約六千名顧客到獨角獸採購,每到週六,全社進入最忙碌的備戰狀態,兒童遊戲區也進入最瘋狂的時段。隨著城市擴張,越來越多人遷入Chorlton小鎮,甚至越來越多中產階級移入,Britta坦言:「越來越容易達到我們的銷售目標。」因此,獨角獸也有另一項使命,購買友善環境的農產品不一定要花大錢,而支持友善土地農友,也是愛地球的表現。

開放加盟再開分店是常見的營運模式。剛滿二十歲的獨角獸怎麼想?「我們會希望讓店面擴大,但應該不會想開分店,複製另外一隻獨角獸。讓其他人創造類似的獨角獸,或另一隻鳳凰吧。」Britta這樣說。獨角獸的老社員、創辦人帶著自己的夢想離開,到其他地方築夢,Britta細數著新的社區小鋪、新的糕餅鋪、烘焙教室,帶著相同的理念,無論是對食物的理念還是對合作社的理念,像種子一樣,四處飛翔落地開花。她的眼睛閃著光,期待不一樣的獨角獸的存在,讓每個社區、街區都更豐富多元且美好。

你/妳看見,有隻閃著金光的獨角獸飛在空中嗎?
我看見了。

 

【好書推薦】《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2/13~3/31限定上架

《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書封

作者陳怡樺於2016年春天,前往合作運動起源地──大不列顛,採訪29個合作社及機構,看見合作社各種不同的樣貌。希望能夠透過這些故事,讓台灣的合作事業有更多的可能和想像。本書以簡單易讀的文字,傳達合作社經營的理念與管理上的小事情大道理,值得一讀!

《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原價350元,七折限時優惠=245元/本(無身分折扣),班個配社員訂貨時間為2月15日(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