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圓圓媽咪(現居台南)

這只是開始

剛進入冬天,接連紫爆,全台進入空污季以來最遭糕的一週,去年這時候也是已是汙染範圍廣、濃度高,西半部十四個測站髒到爆表的開始,台中火力發電廠二十七年來第一次因空污降載。

這只是開始,是去年某篇報導的標題。今年也是,一早起來我們所居住的安南區PM2.5已達140μg/m3,去年是128μg/m3,手機中的APP跳出提醒,環境保護署提醒敏感族群減少在戶外劇烈活動,我們出門前開空氣清淨機,載上醫用口罩,然後提醒老師及學校,今天紫爆戶外課是否可暫停。
雖然根據研究要阻擋PM2.5,常見的醫用口罩最多也只能阻擋30~40%,而布面口罩阻擋率甚至不到10%。可難過的是,我們除了減少外出、提醒學校等自我保護外,我們似乎沒有更積極的作為?

黑色綁架_空汙_600

黑色綁架 

兒童呼吸的速率,大約是成人的兩倍,因此空氣污染對兒童的傷害,更甚於成人,吸入的空氣更多,加上他們的腦部和免疫系統,還未發育成熟,比較脆弱。但怎能不呼吸?
連續紫爆,我們只能選擇盡量不外出,十二月是好幾所學校運動會的舉辦日,在某報看到某校發放口罩,有的學校更改日期,有的其實連空污旗都收起來,當成人長期忽視,空污限制了孩子外出奔跑的機會,就如記錄片裡所表述的,無所不在的空污,綁架了每一個孩子。
2012年5月環保署發布「空氣品質標準修正草案」,將PM2.5納入台灣空氣品質管制並啟動標準監測,是30年來重大的空氣品質立法,直到今年十月底修法將PM2.5納入「空氣品質嚴重惡化緊急防制辦法」,即依空氣污染防制治第14條,當空氣品質有嚴重惡化之虞時,各級政府可以發佈警告,並且限制汽機車使用方式、或工廠污染排放等污染行為。這次最重要的修正,是污染物增加了細懸浮微粒PM2.5,嚴重等級新增一個預警等級。但政府訂立此法規,環保團體紛紛指出,過度寬鬆,對於污染減量無任何幫助,舉例說明:目前PM2.5指標有10個等級,0-41微克是低級、36-53微克是中級、54到70微克是高級,71微克以上為紫爆,防制辦法卻要達到150微克才會進入初級防制,此數據是否合理?或者有任何健康評估作為政策指引?更是環團指出的問題。

由下而上的環境運動

2016年台中火力發電廠在2月22日及3月4日短短兩週內,由台中市政府提出降載要求,經由台電決議因應空污配合降載三次。因地方的空污源頭不同,中央訂的防制辦法只是一個指引,各地方還要依各自縣市的空污特性另訂管制辦法,並要求轄區內的大污染源提出防制措施。中央所訂立的法規是否合理?我們是否有去了解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防制標準及辦法是什麼?那居於全台污染主要來源之冠的六輕、高雄中鋼等發電及重工業呢?
無法避免的空污問題,其造成公害更是危及國家安全,去年由許多環團及非營利組織所發起的連署:未來總統應展開六輕治理政策辯論,我們是否有所自知,需要監督及關注政府的所為,更要了解空氣污染不是排放源所在地最嚴重,而是流動的空氣往哪裡去,每人都有責任,應由下而上從每個人開始及重視。
從自身作起,呼吸的空氣自己維護,從交通工具、生活習慣開始改變,也跟孩子開始說明,也要求我們的政府跟企業,不得販賣人民的健康,換取廉價的經濟效益,還我呼吸權。

黑色綁架_空汙_6002
※推薦~跟孩子一起了解:
窒息的城市/公視主題之夜

「脫口罩、找藍天」影像計畫

宜蘭小學生—藍文翎空污記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