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臺中和平農友張源益住家後方山坡發生土石流,屋子右側果園遭土石掩埋,土石從一樓窗戶灌入,幸好人員平安。(攝影/何有倫)

文稿彙整╱潘嘉慧 文╱郭懷恩、何有倫、莊桓昌•產品開發部專員

這幾年因為極端氣候變異,增加了農業生產的考驗,第一線農友與生產者感受最為直接,如何與大自然和平相處,成為農業新的課題。除了防範颱風帶來的大風大雨,氣溫不斷上升,增加田間管理的難度,例如病蟲害問題、柑橘類曬傷;天氣冷了得想辦法提升作物的耐寒性。苗栗三義農友張.賓說:「務農這麼多年,今年狀況特別多,加上颱風把溫室都吹壞了,還來不及修復,果蠅馬上入侵叮咬作物,面對各種接二連三的狀況,都快要失去信心了。」臺南七股生產者黃芬香在臉書寫著:「極端氣候下,一次次的摧殘,僅剩無奈,心中那股對無毒生態養殖的熱情,不知還能延燒到何時,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走出困境?」雖然主婦聯盟合作社同時啟動《農友及生產者緊急需要預付貨款辦法》,但接連而來的災損,導致設施與田地受損,部分水果一年一收,收成狀況仍無法預期,向合作社預支的貨款,今年度的收成也不知是否足夠清償,經濟因此陷入困境。面對生產端的困境,理事會發起「用愛搭橋,拉近產消─社員合作集力,送溫暖到產地」募款專案,希望聯合社員的力量,為第一線的農友與生產者打氣加油!

201611_風災後-(2)

▲圖說:臺南永康農友樓正福的溫室倒塌嚴重,帆布、結構體皆被吹壞。(攝影/樓正福)

蔬菜設施受損嚴重

莫蘭蒂與梅姬兩個連續強烈颱風,造成所有蔬菜農友的損失,即將收成或剛定植的蔬菜幾乎無一倖免;殘存的植株,轉晴後被太陽一曬,受損的根系很快就枯萎了。莫蘭蒂颱風時,彰化溪湖農友陳世勳才剛種下秋季作物,被颱風打亂了所有的生產計畫,全部得重新來過;臺南玉井農友陳明宏使用多年的網室被強風吹破,很快地換了全新的網子,梅姬颱風卻再度整個破壞,連結構也損壞;臺南永康農友樓正福的六棟溫室倒了一半,本來慶幸還有一半,剩下的在梅姬颱風時也倒光了。不單是作物和設施,屏東恆春農友尤憲德家門被吹掉,風雨直接灌入倉庫和住所,一家人被迫將汽車開入倉庫,在車內避風雨。

梅姬颱風在西部平原造成很多設施損壞,網布、塑膠布面臨缺貨,還不一定搶得到工人修復;就算修復了,也不一定訂得到菜苗。合作社多位農友的溫室、網室帆布被吹破,設施結構體甚至損壞至無法使用;目前還在逐步修復中,依受損程度不同,恢復期至少需一至兩個月,還得確認材料、工人是否能夠配合。

水果產量不如預期

十七級的強風造成南屏東地區的房屋、電力設施嚴重破壞,果農的住家都有停電或輕微損壞的狀況。每年屏東枋寮農友鄭欽永的蓮霧會分四次催花,莫蘭蒂颱風將第一、二批已催花的花苞、葉片打落,加上梅姬颱風攪局,目前僅能好好保護留存的花苞,他提到未來要為蓮霧樹蓋網子,盡量保護花苞。屏東枋寮農友陳俊傑的荔枝新梢遭強風打斷,只能等待重新長出;臺東海端農友胡金至的水蜜桃樹倒掉約二十棵,大雨造成路段坍方;嘉義太保農友官加展、臺南玉井農友許玉鈴的木瓜也多是落葉落果、倒伏。可預見的是,二○一六年將大幅減產,供應期也將延遲。

水產難逃淡水侵襲

莫蘭蒂颱風重創南部水產養殖業,臺南生產者黃芬香除了水車等硬體設施受到嚴重損害外,魚塭也出現潰堤。連日大雨,海水養殖場幾乎成了淡水養殖場;上游的曾文水庫啟動洩洪後,更是雪上加霜,導致下游河口地區跟著變成淡水。劇烈的鹽度變化嚴重影響文蛤的生長,河口鹽度恢復正常之前,生產者只能暫停採收。

嘉義布袋生產者鰻鄉、雲林口湖生產者美信同樣飽受池水淡化之苦,魚蝦死亡率提高,而實際損失往往要等到收成時才知道,無法像陸地的牲畜或農作物可以很快完成清點。水產業、畜產業的生產規模大,一旦遭遇天災,資金週轉會相對困難,過去合作社多次以預支付貨款的方式幫忙渡過難關,希望這次社員們也能合力共襄盛舉,讓辛苦的農友與生產者早日恢復元氣!

201611_風災後-(1)

▲圖說:臺南七股黃芬香的魚塭潰堤,石斑魚從缺口游出,正待怪手工人前來填土修復。(攝影/黃芬香)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6年11月,158期。

募款banner_WEB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