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長者們各就各位,看護人員忙著準備泡茶,一邊提供午餐及綠茶。

文·攝影╱黃惠秋·新竹分社社員

「高齡化社會」、「居家服務」、「長期照顧服務法」、「長期照顧保險」⋯⋯這些詞彙頻頻出現在媒體,也相對提升大眾關注,相信大家已經耳熟能詳。同時,一些驚人的數據資料再再提醒我們,臺灣正在以飛躍的速度邁入高齡化社會。而世界性的高齡化趨勢, NPO組織國際助老會( HelpAge International )於2015年9月9日發表〈全球老化觀察指數1:60歲以上的人口已達9億100萬人( 世界人口比約占12.3%),推估2030年將增加到14億,2050年為21億( 世界人口比約占21.5% )。

拉回近距離,環視週遭及審視自己的家庭結構。以自己為例,我的奶奶、外婆及住在日本的奶奶,皆因行動不便而在安養中心終老,特別是奶奶在安養中心住了漫長的11年,在此期間自己較常去探視,也因此陸續看到一些狀況。約是2010年,前往日本岩手縣的安養中心探視日本奶奶時,我被臺灣、日本環境的巨大差異深深震撼。

老得舒服

日本的安養中心,長者的基本個人空間大約是臺灣的3倍。照護人員是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也促進當地就業;臺灣多是外籍移工。每天,由專業的工作人員照護及帶領育樂活動,並非讓長者只是吃飯和睡覺地過日子。環境乾乾淨淨,空氣中也不會有明顯異味,因此進出安養中心較令人放心, 消毒意識相對較為微弱。

對於奶奶的照顧,因自己是孫字輩,尚須尊重長輩的安排,老實說確實留有一些遺憾。接下來,對於父母的照顧,自己也變成了兒女輩,在握有相當的主導權時,會想像可以做些什麼?如何改變看護環境? 可以少些遺憾,甚至是未雨綢繆地為自己的老年生活做好規劃。

這些一直停留腦海裡的想法,終於在2016年化為行動。多年來,主婦聯盟合作社對共老議題的討論,促使自己在3月自費到日本的神奈川生活俱樂部生協設立的老人日照中心「生活復健俱樂部幸」見學。其在福祉事業領域較為先進,透過相關人員用心安排,實地擔任志工,學習何謂「參加型福祉」。以下為此行親身體驗的分享。

依據日本的長期照顧保險制度,依年齡及身體狀況評估、家庭環境等等,確定長者每週幾天到日照中心,費用採行政府負擔及部分自費的方式。來到日照中心的大都是健康狀況較好,行動尚屬自由的高齡者居多。神奈川生活俱樂部生協屬合作社,參加型福祉的服務對象由社員擴展到地區,也歡迎非社員前來利用。

「生活復健俱樂部幸」內部採小規模多機能的設計,除了安裝安全防滑的扶手等基本空間設計,也注重採光及活動空間的運用。例如,座位同時兼具喝茶、吃飯、做作業、玩遊戲、做體操等活動功能,讓長者可盡興地進行稍具刺激性的休閒活動。

日本文化的一大特色是泡澡,因此長者們到日照中心的一大要事也是泡澡。工作人員陪同及協助行動不便的長者搓背,看到每位長者出浴的幸福模樣,可感受到舒服的泡澡讓澡堂如同天堂。

M-201609-156-p2702-600x400

▲圖說:均衡營養、健康美味的午餐,備有主菜煎魚燴洋蔥青椒,微酸甜的勾芡解油膩,以及小菘菜拌鴻喜菇,紅白蘿蔔、昆布、甜不辣煮物,當季水果草莓,主食白飯、味噌湯。

長者在午餐前的日課是日本廣泛重視的「口腔運動」,主要目的在於可以幫助長者順利進食,預防噎到。廚房有兩位工作人員,為長者料理美味的午餐,如同日本一般餐食,同樣注重視覺美感、實際入口的美味,午餐是長者到日照中心最期待的事項之一,吃到熱騰騰的套餐而心滿意足。因此午餐的美味度、長者的滿足感,是日照中心是否具競爭性的重要指標之一。我自己吃過之後,也覺得確實是物超所值。

據工作人員表示,午餐開銷超過預算已是平常事,但仍認為值得持續做下去。即使實際執行有些困難,食材仍盡量使用合作社的消費材。如此的努力,所收穫到的是平均八十幾歲的長者享用午餐時的愉悅。好心情,也促使長者有好食慾,食量與一般成人幾乎差不多。

照顧是人的事業

常言道久病無孝子,我們是不是有此現象─對自己週邊的人總會禮讓三分,但對自己最親近的家人卻很容易直覺反應?「生活復健俱樂部幸」工作人員親切和藹的因應態度,從不會用命令口氣與長者講話,和顏悅色的專業工作態度,即使為人子女也很難每天做得到。每個人的人格特質不同,照護人員更需要有愛心、熱心、以照顧人為樂的特質。

面對高齡者的整體生活需求而設計的照護產業,加入很多先進的生活科技,如輔具、研發中的看護機器人。但「人的事業」是無法取代的。例如,人與人的接觸、交談,工作人員相伴一起遊戲、體操、閒聊,除了可以讓長者注入活力,同時提升長者自理生活、維持自主的能力,也是老後生活防止失能、維護自尊的重要戰所。

此外, 為解決照護人力的需要, 也會鼓勵婦女接受相關訓練,二度就業成為工作人員,利他部分是看到長者幸福的笑容,利己部分是自我素質提升且同時得到回饋的收入,經濟能力提升了就業婦女的自信。

神奈川生活俱樂部生協的福祉事業是依據需求而來,成立並執行後會陸續發現其他種種「需求事業」也應運而生。實際上,照護人員在專業度上大多不被認同,例如認為是幫傭的工作。如何提供一個好的工作環境,薪資與專業同等,同時也讓長者有共好的活動休閒空間,種種事項環環相扣,是社員可立志「從我們開始」改善的方向。

備註

1 HelpAge International(2015). Global AgeWatchB Index 2015: Insight report. Retrieved August 22,2016, from

https://www.ageinternational.org.uk/Documents/Global_AgeWatch_Index_2015_HelpAge.pdf.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6年09月,1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