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為了挖掘各站所特色、串連站所資源,北北分社編輯委員會委員陳佩君(左一)、丘美珍(右一)首先到南港站訪問主委張其叡(左二)及站長巫雲瑛(右二)。南港站地區營運深入當地,連結社區及團體,一起發聲參與社區運動。(攝影/白嵐楓)

文·攝影╱黃淥·北南分社社員

「南港是沿著鐵道發展的,以前鐵道旁邊是工廠或貿易商,像是部分拆除的南港瓶蓋工廠。前面是南港橋,過了橋就是汐止,228事件時曾在這裡執行槍決。」1984年出生的張其叡, 對南港地區的歷史侃侃而談,在此成長、居住。2011至2012年在美國密西根州攻讀碩士期間,於大眾食品合作社( People’s Food Co-op )的利用經驗,促使他參加主婦聯盟合作社的入社說明會,當中提到「參與社務是社員的義務」,因此認為投入地區營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參與的視野

第一次走進南港站教室參與活動,是2015年8月的南港站地區營運委員會,當時並沒有主委,由「汐止建成路班」班長蘇淑蘭代理。在地區營運專員陳怡靜的鼓勵下,張其叡甫入社就接任代理主委,定期參與南港站及北北分社營運委員會、社務小組、年費小組,有時主持站所舉辦的活動,不定期到站所走走、關心,還會協助站所產品上架,平均每週至少參與二至三天。

「出國之前,別說是有機了,我連鍋鏟也沒有拿過。」不過家庭食育對他的影響是重要的:「在餐桌上媽媽會考我:『這是什麼菜? 』我回答得出來,隔天她從冰箱拿出生菜,再問:『這是什麼菜? 』我回答不出來,她就說:『跟餐桌上的是同一種啊! 』以前就是這樣一項一項認識食物。」由於美國外食相對昂貴且選擇不多,與母親一封封電子郵件通信中,他學會滷肉等簡單料理,認識美國特有蔬菜,如羽衣甘藍、球芽甘藍,親自採買、烹煮、調味。

適逢占領華爾街運動,美國社會充滿左派思潮的討論,張其叡參加的教會「美國聖公會」相當進步開放,更是影響他至深─敬拜時使用爵士樂,教會外掛著支持多元性別的彩虹旗,擁有同性婚姻的證婚儀程。他坦言,曾對同性婚姻存有疑慮, 牧師跟他說:「你怎麼知道上帝把同性戀創造到這個世界上, 沒有祂的用意呢? 」2012年美國總統大選將屆, 朋友聚會常一起觀看候選人辯論, 生活中充滿公共議題的參與及討論, 比如密西根州公路局所屬的一塊空地, 街友們組成一個相當有制度的互助社群留意營( Camp Take Notice ), 形成魔幻的聚落, 政府卻基於其他居民的反彈而驅離街友, 他在拆除前一晚去守夜,過程中對人權議題的視野更為立體。「如果沒有去美國,我可能會找一份薪水不錯,但沒有特別喜歡的工作。」

M-201609-156-p0501-600x400

▲圖說:2016 年5 月,北北分社各委員會舉辦產地見學,拜訪南投仁愛的萬豐有機蔬果產銷班,農友吳坤錦(右三)說明如何育苗。到訪前,農友忙著抓田裡的小蝸牛以保護菜苗,一早就抓了超過五百隻。(攝影/莊豪隆)

創造參與的需求

左派思潮像是「點燃了心中的火把」,開啟張其叡對公共議題的熱情。「合作社是某種參與社會運動的平臺,是社會運動組織化、體制化的成果。」他認為,合作社應是增加臺灣的社會資本─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性,一般家庭往往期待孩子功成名就、家庭美滿,但有些事情無法靠單一人民的力量去控制,必定需要公民社會去制衡, 需要更多公共參與。目前南港地區社員的公共參與相當踴躍,從關心孩子的飲食安全、遊戲空間開始,思考需要怎麼樣的生活環境。社員黃嘉琳是「校園午餐搞非基」的推動成員之一,她提出每年舉辦的園遊會是校園食安大漏洞,往往販賣垃圾食物, 於是發起「翻轉園遊會」,首站為2016年4月舊莊國小母親節園遊會,23位社員協力舉辦食育活動,包括認識碳足跡、本土及外國作物、食品添加物、綠繪本說故事,以及小麥草盆栽、汽水D I Y等活動,約有215人參加。

共同討論、思索、行動,從日常的站所講座,到集眾人之力舉辦大型活動,地區營運貼近張其叡對於公共事務參與的想像。然而隨著投入時間變多,疑問也隨之增加。合作社的基礎在於社員的出資、利用、參與,然而大多數是利用型社員,很少社員實際參與社務。張其叡認為,消費是義務的基本環節,要有更多督促社員參與社務的方式或法規,加強社員對社務的認知,否則合作社與其他通路的差異並不大。

M-201609-156-p0502-600x400

▲圖說:翻轉園遊會活動之一「打擊惡勢力」,透過射擊遊戲認識食物。(攝影/林真)

張其叡亦代理參與生活材委員會,社員推薦產品的程序相當複雜,首先由社員提出需求,地區營運委員會通過後提案分社生活材委員會,再次通過後交予該分社其他站所進行調查確認,提案總社生活材委員會,同意開發後進行產地拜訪、產品檢驗等流程。社員推薦一項產品,需要經過許多關卡、許多委員同意,固然基於確認社員需求、避免產品滯銷,但社員的身分與家庭條件不同,對於生活必需品的認定也不盡相同,生活材委員的意見,真的有辦法代表眾多社員的需求嗎?

為了更具調整體制的力量,張其叡決定參選第六屆社員代表選舉。他同時自覺對區內社員並不是那麼了解,嘗試在站所發放名片,有意參與社務的社員可與他聯絡,希望加強聯結,了解社員的真實需求。

「我的身分的確不太一樣:我是男生,我還沒有小孩,這樣說或許有點冒犯:我還沒有變老。其實也沒有這麼不一樣,大家都有一些共同的抵抗,對生活才有一些共同的堅持。」在地區營運委員會中,張其叡把自己定位成行政人員,了解社員們想要做什麼,接著想辦法執行出來。例如,陳怡靜表示,南港站許多媽媽社員須配合孩子調整作息,面對這樣的工作夥伴,南港地區營運委員會則盡力營造友善親子的討論空間,站所擺放玩具、美勞用具,媽媽開會時,孩子在一旁玩耍,為了育兒而臨時離席,也能給予充分的體諒。甚至嘗試辦理「親子入社說明會」,過程中安排照顧孩子的人力與空間,讓父母可以更自在地認識合作社,成為合作社的一分子。他認為,需要一些切身的關聯,參與公共議題才會變成自己人生的主軸。

M-201609-156-p0601-600x400

▲圖說:南港站附近的中研公園近期面臨改建,經過聯盟不斷爭取,成功為孩子保留具特色、創意的環境。

還我特色生活

2015年臺北市政府大量拆除公園內的特色兒童設施,如磨石子溜滑梯、沙坑,改以聚乙烯或玻璃纖維強化塑膠等塑膠材質的組合遊具取代,每座公園長得大同小異,充滿相同的「罐頭遊具」,甚至以成年人的健身設備取代遊戲場。同年「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成立,要求市政府提供使用者對公園設計、建造、改建的參與管道,以及遊戲場設計須滿足兒童學習、遊玩的需要。身為聯盟成員的南港站委員王嵐本身是職能治療師,對兒童設施具有醫療見解,積極與里長討論公園規劃,經過漫長艱辛的過程,張其叡稱之為與公部門鬥法,成功爭取到溜滑梯、沙坑、鞦韆等設施。期間,南港站地區營運委員會扮演穩定的後援角色,在站所舉辦相關講座,利用臉書號召參加公聽會或協助線上連署。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6年09月,15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