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苗栗大湖、銅鑼等地區的農地面積小,不適合大型農機做畦,所以只能依靠人力耙行,因此充足的勞動力對農場非常重要。(攝影/陳櫻櫻)

文‧ 攝影╱黃淥‧ 北南分社社員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6年01月,148期

二○一五年十二月初,苗栗銅鑼的青其有機農場裡,第一批草莓正要轉紅,與雪白花朵、青綠葉子相間,田區清爽整齊。「青其」是客家話「最新鮮」的意思,謝其宏、陳櫻櫻夫妻經營三分租地的農場,正處於有機轉型期。田埂筆直綿長,草莓畦上鋪著銀黑布,布底下設有滴管。四周一排排的鐵柱,皆由謝其宏立柱、架上防鳥網,避免鳥類大舉進入田區,搶先吃光草莓。鐵柱上懸掛的彩色瓶子,是昆蟲性費洛蒙誘蟲盒,如斜紋夜蛾性費洛蒙能誘捕雄蛾, 利用生物性農業資材,讓草莓平安健康成長。

祖傳的草莓苗

草莓於冬春之際收成,實際上自四月採收完最後一批後,五月起就得馬不停蹄地,為來年的草莓佈置肥沃舒適的生長環境。先是清園、整地,六、七月放水淹田,讓土壤缺氧,達到殺蟲與殺菌的效果;八月曬田; 九月整地,開溝做畦,並鋪設滴管,好讓草莓有效率地吸收肥料與水分;十月鋪設銀黑布防草,也避免果實與土壤直接接觸,接著準備定植草莓。

一九五○年代,苗栗大湖的農民自臺北帶回草莓種苗,大湖盆地日夜溫差大,土質也十分適合草莓的生長,開啟了苗栗地區種植草莓的歷史。謝其宏的祖輩在苗栗務農,原來種稻,隨著草莓在苗栗地區逐漸普及,便嘗試種植。謝其宏年少時也曾幫忙家中草莓園,當時尚未發明防水的銀黑布,必須在田畦兩側鋪滿稻桿,讓果實不致與土壤接觸。

常年累月的種植經驗,累積了許多關於草莓的智慧, 陳櫻櫻說:「我們現在種的品種叫做長柄豐香,就是老一輩所選擇的,他們發現果柄比較長的豐香果實品質比較好,就自己留種,傳承下來。」長柄豐香果實色澤較為深紅,滋味豐富,果香濃郁。再者, 結果量相較其它品種來得少,陳櫻櫻認為這種特性更便於管理。結果量較少讓養分比較集中,不需特別疏花;果實能被充分採收,不易因為採收不及,造成果實腐爛而浪費。

目前農場的草莓苗皆為自己育苗, 較能保證苗的品質與安全性。一般慣行農法,在培育草莓苗的過程中,使用較多化學藥劑防治病蟲害,苗在田間定植後,由於缺少了藥物的保護,突然暴露於自然環境中, 往往損傷慘重。青其有機農場在育苗期間嚴格管控用藥,草莓苗到了田間,生長條件與育苗期較無差異,不易適應不良。草莓栽培易受病蟲害影響,青其有機農場與苗栗區農業改良場合作,由改良場提供防治資材,如以菌制菌的液化澱粉芽孢桿菌「苗栗活菌一號」,用以防治草莓病害「灰黴病」,青其有機農場則回報使用資材的經驗、效果,作為改良場研發的參考。

M-201601-148-p05-400

▲圖說:尚未蓋上銀黑布、種下草莓苗的田畦,中央的黑色管線為滴管。肥料與水分都仰賴滴管的灌溉,只要啟動加壓馬達,液體就可以有效且均勻地輸送給每棵植株。(攝影/陳櫻櫻)

農業是一群人的合作

六年級前段班的陳櫻櫻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園藝學系,曾在育苗場工作,婚後投入草莓栽培,主要負責田間管理,所學背景讓她熟悉介質栽培草莓,較少接觸土耕栽培。自二○一四年起供應草莓給主婦聯盟合作社,開始嘗試土耕栽培。然而大自然千變萬化,比溫室多出許多無法預測的變因,工作變得繁重許多,陳櫻櫻認為,

介質與土耕栽培的草莓風味差異不大,然而土耕可以讓植物有較大的生長空間,且日照充足,果實比較鮮豔且有光澤。

一座果園除了需要嫻熟的田間管理技術,完善的硬體設施也相當重要。謝其宏畢業於聯合工專環境工程學系,田間處處可見他對環境的用心,例如:草莓不耐雨水,與潮溼的土壤接觸易發生病害,影響外觀,甚至造成植株罹病死亡,謝其宏悉心規劃排水道,確保田區排水順暢。

草莓園中繁重的工作無法全靠夫妻倆,除草、整地等工作,須聘請工人才有辦法完成。有的工人也種草莓,農閒時來幫忙,工作品質比較好;有的工人沒有種植經驗,專門幫工,有時還須回頭為這些工人善後,負擔反而更重。然而草莓園的田間工作繁累,「要請人幫忙,要跟他培養感情, 否則有時候還請不到人來。」這些工人多半年紀較大,難以請到年輕工人,而陳櫻櫻觀察到, 農村裡有工作能力的青年,往往就自己創業了,不可能有時間幫工。

M-201601-148-p0601-600x400

▲圖說:陳櫻櫻乘坐採收車除草、採收。採收車可以避免持續彎腰,也能放置工具,方便拿取。

除了必須確保田間有足夠的勞動力,人力管理也相當重要,但也不是工人越多,工作就越容易完成,調配適當的人力與時間,才能進行得更順利。通常「一工」指八小時,「半工」是四小時,陳櫻櫻說:「每件工作的性質不一樣,一些比較繁重的工作,我自己知道做四小時後,身體就會承受不了,這個工作就要安排兩個半工,而不是一個一工。」

難得農閒之餘,看著農場四周的小溪流過,水源清淨,灌溉溝渠內甚至可見野生的黃金蜆、蝦與魚類,謝其宏笑稱:「這些水中生物就是農場最好的水質檢驗儀器。」當他觀察這些生物平安健康,就知道水質無虞,草莓也將在悉心陪伴中慢慢成長。

M-201601-148-p0602-600x400

▲圖說:謝其宏仔細地測量田地斜度,挖掘可以順利排水的溝渠。

農耕日誌裡的農情

青其有機農場的用心嚴謹,也呈現在臉書粉絲專頁上。臉書主要由陳櫻櫻經營,「一方面可以給消費者認識我們對作物做的努力,另一方面,我才會記得自己做過什麼,不然有時候你做一做又忘記,明年又犯了一樣的錯誤。」臉書上幾乎是農場的工作日誌,詳盡書寫每日工作進度,以及對於工作方式的心得與反省。如二○一五年五月二十三日寫下:

「清園中。今年最辛苦的工作,莫過於清園,因為全部採人工割除方式,女生平均一天約割除八百至一千一百棵,割完後,不僅雙臂無力,手指頭也無力, 男生平均一天約割除一千一百至二千棵,割完後,也一樣全身痠痛,為什麼那麼辛苦人工割除, 只因為我們是有機農場。」

誠懇詳實的田間紀錄,讓我們看見農友對於工作的重視,也得以認識草莓園一年四季的不同風景。

M-201601-148-p0603-600x400

▲圖說:草莓花序中央的果實通常最大顆,也最快成熟,其餘小果則不易長大。青其有機農場採收中央的大果後,就摘除兩側的小果,避免養分浪費。右邊插畫為草莓花。(攝影/林鎮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