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林碧霞(左)與謝麗芬(中)經常連袂拜訪農友,雙雙以其女性園藝專家的實務背景,並以身為母親的溫柔堅定,諄諄陪伴農友共學。1996年11月20日,她們拜訪高雄大樹的農友張肇基(右),談瓜類的有機栽培。

文|黃淑德 現任第五屆理事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5年10月,145期。

與癌症共存了四年,碧霞終於離開病痛了。她四十歲以後的人生裡,用二十五年成就了共同購買運動的發展。沒有碧霞博士,就沒有現在主婦聯盟合作社的樣貌。

從一九九二年加入主婦聯盟基金會,碧霞展現徐徐諄諄的風範與創新力,為共同購買運動的本土行動及扶持小農定了大方向,在此補述向她致謝致敬。

在消品會形塑共同購買

一九九三年春夏交際,我剛加入主婦聯盟基金會,碧霞仍任職於臺灣大學園藝學系實驗室,每週二下午的消品會是很有意思的,桌上擺著碧霞與翁秀綾農訪攜回的樣品,如花蓮的良質米、金針菇乾、茶葉改良場的茶葉、屏東農會的紅豆,說著披星戴月搭火車輾轉到產地的情事,接著商討訂價及供應計畫,教我們用茶壺孵綠豆芽、網袋孵苜蓿芽。至今主婦聯盟合作社供應的龍眼蜜、丁香小魚乾、龍眼乾、紫蘇梅、小蘇打粉、茶籽粉、皂絲、再生衛生紙等,都是第二年就開始供應的乾貨及生活品項。

秀綾帶著消基會實驗室的經驗與人脈,碧霞與鄭正勇教授引介農業界的網絡,接著臺中籌備的共同購買中心則有謝麗芬的投入,自然就把先生倪正柱教授(中興大學園藝學系)也納入顧問,北、中都有園藝學系專長的伉儷無私的貢獻,為共同購買運動奠定紮實的基磐。

最溫柔的農學老師

聽過碧霞演講的社員不少,但受益最多的應該是合作社的農友。二十年來,每年春秋兩次菜農大會及一次果農大會,碧霞與鄭教授經常連袂與會,她多次以植物營養為題,教農友從外觀判別農田的礦物質缺乏情況,陪伴農友走過有機農業的跌撞摸索期。耐著性子,將過量氮肥與蔬菜體弱徒長、水果風味品質欠佳的關聯向農友解說,苦口婆心強調著把土養好才是務農本分。

碧霞累積了二十年田間及實驗室的實務能力,與每年訓練新進學生的教學經驗,練就了理性而溫暖的口語能力,能以輕鬆平易的口吻與農友在田間討論,跳過專業術語而善用比喻讓農友聽懂,專業而不傲,善誘不拒遠,這樣的特質為蔬菜共同購買運動打下穩固與農友合作的互信基礎。碧霞與鄭正勇教授開放家中電話給農友隨時請教,義務跋涉往返於農地果園指導,更不時推薦優秀農友到共同購買中心。

創意的配方師

共同購買的第二年(一九九四年),從米榖、堅果乾貨開始建構組班的會員需求,碧霞發揮了營養配方的創意,配出「混裝穀類」(現改名綜合五榖類),及「核果零食」,以補充國人精緻飲食容易缺乏的維生素B群與微量元素,這兩款原創的配方受到班員喜愛,至今仍是合作社冷藏櫃中穩定供應的產品。

合作社供應的清潔劑歷經二十年的不同時期委託生產、多次的配方修改,一直都有碧霞對清潔、健康與生態風險的三重考量,也是將主婦聯盟基金會推廣肥皂運動、拒絕環境荷爾蒙的人間最佳實踐。她從農藥配方見到介面活性劑持久污染的危害,轉成堅持以安全的成分來開發綠主張的家用清潔劑,社員家庭是最大受益人。

消費者自主把關的講師

一九九四年開始舉辦「吃的自力救濟營」系列課程,主婦聯盟基金會的志工與民眾談農藥殘留、家庭園藝入門、在家自製堆肥、硝酸鹽與蔬菜健康等。義工媽媽們在消品會上試做肥土菌混合果皮菜屑發酵、認識快速的生化農藥檢驗法、學習操作蔬菜的硝酸鹽檢驗,碧霞帶著我們認識微生物發酵、學做廚房的化學實驗課,以及判讀檢驗數據。

她解構了專家知識與實驗室,讓主婦重新學習生活化學及DIY操作,進而加深對營養與健康土壤循環的了解。

「廚餘回收」政策的推手

今天我們已經習慣垃圾要分類,廚餘要分離回收,這事主婦聯盟基金會居功厥偉,碧霞就是把「廚餘」變成普通名詞的推手。她將在日本學到的伯卡西(Bokashi)肥土菌之菌種培養本土化,教由環委會與消品會等成員試探試做。

而後從一九九八年開始,碧霞時任主婦聯盟基金會副董事長,擔任「廚餘堆肥試辦計畫」計畫主持人,透過共同購買班長及基金會各委員會支持,在不同社區共約三百戶的廚餘堆肥化計畫,三年後在內湖兩個里的擴大試辦計畫,最後讓臺北市政府成為全臺灣第一個將廚餘從垃圾分類出來的地區。

對組織的陪伴,小農的支持

碧霞在共同購買組織發展中多以兼職參與,但凡遇組織內部衝突或重大議題時,我們會找碧霞討論,他們家的餐桌成了運動與研議解決方案的討論桌,鄭正勇教授以各式茶點水果招待這群女性志工創業家,熱誠接納這樣的叨擾,陪伴組織經歷多年的蛻變與成長。

碧霞對農產品加工製程的熟稔,在尋找與生產者合作及解決製程的協商時,產品部同仁的學習與獲益甚多。早期推動有機稻米時,碧霞曾以私房錢購置一部小型碾米設備,無償提供給原住民米農,解決其資金困難;對陷入困境的原住民農友,碧霞更不時伸出援手,這也是促成共同購買運動在綠主張公司時期便設置了農友急難救助基金及農友預支貨款解決週轉的緣起。

碧霞博士的夢想是保存臺灣的沃土給未來子孫,而農業是我們共同生存的依賴,她從綠主張公司董事長到合作社產品顧問,希望更多人將她溫柔堅定的話語持續落實:「對的事情要有人來做,對的觀念要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