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已故的前理事主席謝麗芬(右四),以其農學背景和對農友的體貼同理,早期協助農友解決諸多生產、銷售的問題。

文|主婦聯盟合作社‧攝影|朱安棋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5年5月,140期。

熱愛生活、行動派的主婦們,在共同購買運動的路上留下什麼足跡,《綠主張》月刊將系列摘錄《菜籃子革命》各篇精彩內容。

「共同購買」和「團購」有何不同?

表面上看起來相似,都是集結購買力,然而在實質上,兩者的出發點、核心理念,卻是大不相同。較屬於辦公室同僚「互助」、「代購」行為的集體團購,著眼於大量、方便、買便宜,也就是以量制價。

共同購買這概念起源於日本,日文中的共同購買稱作「提携」(teikei);日本人選用提携兩個漢字, 其實是有意義的─消費者和生產者的互相提攜。也就是,共同購買並不強調方便與多量購買的折扣降價,而是主張透過與生產者直接的長期合作,請生產者持續生產安全、對人與環境都友善的食物與用品。

除了經濟面考量, 共同購買在消費過程中,也融入了綠色生活觀、人文關懷和環境永續的考量,實踐環境守護。更重要的是,共同購買主張消費者的「自主」與「合作」,鼓勵善用消費的力量,改變社會。

共同購買,不只是買賣

簡單說, 共同購買運動,就是找一群人挺一群人;以集結的消費力與合理價格,向生產者購買安心、安全的產品。而在這個行動中,消費的一群人與生產的一群人,彼此之間,並非只是單純買與賣的關係,更是因為理念而結合的夥伴,是共存共榮的生命共同體。

為共同購買供貨已超過十年的南投埔里農友林碧龍,從農過程中,曾遭遇過許多挫折─象神颱風來襲時,滿園的木瓜與設備全被摧毀殆盡;已故的主婦聯盟合作社前理事主席謝麗芬,絞盡腦汁,為颱風吹落的青木瓜尋找出路。而在初入農業這一行時,林碧龍所栽種的百香果,竟選錯品種,別人家果園裡的百香果紫紅豔麗,自家卻是黃澄澄,以致無人敢問津。

幸好, 又是謝麗芬急中生智,教導他們將賣相不討喜的百香果改以榨汁供應,有效將損失減到最低。共同購買運動是在一次次解決問題的過程中,讓生產、消費兩端建立彼此共好的情誼。

共同購買,因理念結合而合作

在資本主義商業運作中,買賣猶如拔河對立的兩端;買方要東西好、價錢便宜,量大殺價,團購享折扣;賣方則是要賣價好、利潤高,賣得愈多賺得愈多。尤其在所謂自由市場、全球化的資本主義商業競賽中,以獲利為目標的拔河賽,處於消極被動一端的社會大眾,注定是最大輸家。

M-201505-140-p2502-600x400

圖說:生態養殖者邱經堯、邱健程兄弟正拿著從池子中撈出新鮮的蝦子,向社員解說生態養殖的原理。邱家兄弟目前管理30公頃的土地、46 個池子,在嘉義布袋共同經營著鰻鄉企業社。

但在共同購買行動中,買賣雙方是合作互信的關係;買方的消費者以主動集結的購買力,對生產者提出要求,也許下承諾,並且透過生產者之旅、產地拜訪、消費者品質委員會的討論,消費者可以親身介入生產製程,充分瞭解原料、食品添加物、生產環境、最大產量、運輸過程、價格的訂定等等。賣方的生產者則在充分瞭解消費者的需求後,持續生產或製作出消費者所需要,安心、健康又友善環境的生鮮或加工食品。生產與消費的兩方,彼此開誠佈公,誠信以待,從原料、生產、配送,甚至是訂價,任何問題都能彼此討論,共同解決,是相互協力的夥伴關係。

共同購買的生產者,也迥異於資本主義市場以追求利潤為出發點的廠商,而是以理念為依歸,因志同而道合。就如同早在一九九八年,當共同購買中心在尋找非基改黃豆,必須自行進口時,名豐豆腐即義無反顧,克服種種製程上的問題,全力支持以非基因改造的食品級黃豆開發安心的豆製品。

共同購買,誠實是生產者首要條件

食安問題層出不窮,並非無法可管,事實上,法令已多如牛毛。最大關鍵其實是在於生產者的貪婪造假。早在廿年前,主婦聯盟合作社的共同購買運動創始者就清楚認知到,誠實是生產者的最重要品格,也因此,尋找共同購買的生產者時,就將誠實互信列為首要條件;要求生產者必須以誠信、正直的態度,抱持著「給自己家人吃」的信念與心情進行栽種或生產。

M-201505-140-p2501-600x400

圖說:2014 年8 月,生活材委員們來到嘉義布袋的洲南鹽場拜訪生產者,體驗整修鹽田堤岸,舉起沉重的馬蹄槓拍打土堤,連做幾回合後,腰桿就快挺不直了,更令人敬佩老鹽工的精神。

二○ 一四年十月沸沸揚揚的黑心油品事件中,為主婦聯盟合作社供貨多年的生產者一德立生產的滷肉燥, 也因使用到正義豬油而遭受波及。一德立負責人鄭月虹在事件爆發後,立即寫了一封公開信給社員,除了致歉之外,更真誠地提出具體解決方案。鄭月虹說:「在信任完全瓦解的此時,也得不到更好的選購食材狀況下,我不但會自行炸豬油,不再選購豬油製品,同時也會開發、釀製屬於自己專有的醬料和配料。」生產者信守誠信正直,才是消費者安心、安全的最大保障。

事實上, 早在主婦聯盟合作社的前身─綠主張公司時期,許多會員就不再只是資本主義社會中的消極消費者,對於食品、日用品,不是被動地接受廠商的制式商品,而是主動要求廠商生產符合生活理想:必須是健康原料、排除不必要的添加物、照顧弱勢族群、環境友善等等,不僅要吃出健康,更要活出對人群的關懷,對環保的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