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弗來安特有各種發電產能的法寶。

文‧圖/于立平
原刊登於《綠主張》月刊,2014年12月,135期。

進入德國南部的黑森林地區,有著暖暖的太陽、濃濃的青草香,車行過茂密的森林,來到弗來安特(Freiamt),家家戶戶的門前堆起木頭,屋頂上則佈滿太陽能板,山丘上還矗立著風力發電機。這個山中小鎮住著四千多位居民,農牧業是主要的經濟模式,現在弗來安特靠著能源自主打響了名氣,開始經濟轉型。

一九九六年,弗來安特的居民拒絕財團租地設立風力發電機,他們自己成立風機合作社,每位居民只要投資三千到兩萬歐元,就可以成為風機的小股東,於是一百四十五位居民合資了兩百萬歐元(約八千萬台幣),在家鄉架設起第一座風力發電機,故而稱之為「居民風機」,並當作他們的投資副業,從此開啟能源產業之路。

然而居民生財的工具不只這項,綠油油的草地上,工人忙著採來自現場收牧草,這些牧草不是用來餵牛羊,而是用來做沼氣發電;除此之外,太陽能板更是每戶農家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弗來安特居民的生活策略是想盡辦法節能,又不浪費任何一種發電的可能,像是黑森林的木屑,可以釀酒又可以提供暖氣,就連美味的牛奶在降溫過程中,都可以擷取熱能來生產熱水。居民驕傲地說,石油從來不是黑森林居民的能源選項,現在弗來安特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居民從事能源這門生意而獲利。

全民開源節流

在德國,類似弗來安特這樣的能源小鎮有一百多個,他們善用周遭的自然環境,透過多元化的能源規劃,不但電力自給自足,還有剩餘的電可以賣給別的鄉鎮,而且全部的電力都來自可再生的資源。

德國能源自主的意識,源自於一九七○年代的石油危機。德國九成的能源依賴進口,能源是經濟發展的血脈,他們不願意讓最重要的元素掌握在別人的手上,基於危機意識而開始思考如何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依賴。緊接著一九八六年發生車諾比核災,遠在一兩千公里外的德國也受到輻射塵影響,輻射污染的恐懼至今還深深烙印在許多德國人心中。核電有風險,化石燃料又受制於他人,德國人警覺要好好思考能源的未來,也逐步確認必須從降低能源消耗與發展再生能源兩方面著手。

M-201412-135-p1201-600x400

圖說:在德國歷史中,柏林總擺脫不了政治味,其中國會大廈是德國的政治中心,在這裡決定了能源政策的走向。

一九九九年德國通過《電力市場自由化法案》,打破了四家電力公司壟斷的市場機制,二○○○年國會再跨黨派通過《再生能源法案》,保證電力公司要以高於火力和核能發電的價錢,收購再生能源的電力,期限長達二十年,也規定電網業者須想辦法擴增電網,優先讓再生能源併聯,一方面對於核能、化石燃料加重能源稅,一方面提供投資再生能源發電的貸款優惠。

從法律面建構一個經濟框架,促使民眾不再只是消費者,也可以成為電力的生產者,無論是自用、賣電或投資,少了電費又創造就業機會。當投資者獲得保障,再生能源的發展就站穩了第一步,於是從鄉村到城市,家家戶戶都可以能源自主,發電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M-201412-135-p1203-600x400

圖說:丘陵上的居民風機,開啟弗來安特的能源之路。

不過,回溯德國的能源自主之路,「開源」是他們的第二步驟,首先展開的行動卻是「節流」。他們運用現代科技,想盡辦法提升能源效率,並降低能源消耗。例如:建築物占了所有能源消耗的四成,德國從一九七七年開始施行《建築節能法》,訂定新建建築物的耗能標準;三十年來,法令一再修正,標準越來越嚴格。

不只如此,德國的房子在租賃或買賣時,還必須有能源護照,使用者要明確記載隔熱、空調使用、二氧化碳排放等能源消耗狀況。一棟房子,光看外表很難判斷它的能源成本,有了能源護照,就知道這棟房子到底健不健康,如果節能效果不佳,不論是租屋或賣屋,房價鐵定很難看。

德國人認為,買房子或蓋房子都必須詳細計算它的生命成本,其中只有二成是建造成本,主要的八成是使用能源、水資源的生活成本,所以許多民眾寧願在興建時多花點錢,做好節能設計,免得往後要支付龐大的能源費用。

搶占綠能先機

德國人的節能概念與實踐,從國家政策到學校教育,甚至一般公民的生活細節,處處可見。德國人每年每人的平均耗電量,只有台灣的七成左右,全國的能源消耗更是逐年遞減,在生活中省能不完全是為了荷包著想,而是覺得能源是需要珍惜的資源。

另外,德國政府也制定了能源政策目標─到了二○五○年,將有八成的電力來自再生能源,並且要比二○○八年減少五成的能源消耗,同時還要比一九九○年減少八成的二氧化碳排放;甚至決定全面廢核,到了二○二二年,現有的十七座核電廠都將走入歷史。

有這樣的結果,絕非一蹴可幾,德國一路來積極佈局,早從二十多年前就從教育面為能源科技的研發與人才培育鋪路,現在大學、研究所有許多再生能源的相關課程,也是學生的熱門選項。德國搶占了全球綠能產業的先機,也慢慢取回能源的主導權,相關綠色產業帶來的產值,占德國GDP的一成以上,再生能源相關產業已經躍居第二大就業人口的產業,不只撐起德國經濟的一片天,更同時牽動著環保的希望。

雖然目前再生能源仍有穩定性、儲存技術、電網建置等發展困境,未來廢核也得面對核電廠除役等挑戰,但德國的能源政策不走回頭路,德國人民已經決定要走出不一樣的能源時代。(作者:公共電視「我們的島」製作人)